第1章 我是朱厚照

-

第一

江南

本書由萬讀小說(得間)授權掌閱科技電子版製作與發行

版權所有

·

侵權必究

大明京師,禦書房!

檀香四溢。

桌前更有宮裝美人相伴,丹鳳眼,鵝蛋臉,嬌豔欲滴,像是一顆熟透了的水蜜桃。

前凸後翹的S形曲線,堪稱完美!

朱壽靜靜的坐在禦案後麵。

此刻,陷入了沉思。

“王上,這個奏摺,您看臣妾批的是否妥當!”美人看了朱壽一眼,輕聲問道。

朱壽眼神複雜,看了她一眼。

一時間,心裡五味陳雜。

朱壽從來就冇有想過,穿越這件事情居然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是的,他穿越了。

穿越到一個叫做朱厚照的人身上。這個名字他很熟悉,在曆史上介紹過。

當他看著周圍的建築的時候,下意識地就認為自己穿越成了曆史上的明武宗。但腦海中的記憶,卻告訴他一個殘酷的事實。

這裡的一切,和曆史上截然不同!

這是一個未知的大陸,分東南西北四荒和中州。周天子坐鎮中州,大隋、大元、大宋、大明等等諸王國林立,大明隻是一個小王朝。除天子自稱朕之外,其餘的諸王國的國王隻能自稱“孤”或者“寡人”。就像華夏曆史上的戰國時期。

大明王後乃是大周天子所賜,姬姓武氏女,從中州而來,這是大荒中傳統,諸王國的王後都是大周天子賜婚。

從原主的記憶中,眼前的女子叫做武媚娘。

雖然不知道這個女子和曆史上女皇帝有冇有關係,但從原主的記憶中得知,武媚娘已經開始處理政務了,原因是原主喜歡玩耍,不喜朝政。政事多是武媚娘處理。

在原主身邊,還有一個叫做東廠督主曹正淳的傢夥,還有一個叫做鐵膽神侯朱無視的王叔。這不是天下第一中的人物嗎?

“真是悲催,這是什麼世界,旁邊一個將自己當做傀儡,一個想要奪取我的王位。”朱厚照,現在也是朱壽深深的歎了口氣。

從記憶中,知道這片大陸是一個武者的世界,還有許多耳熟能詳的人物,張三豐、喬峰、東方不敗、天刀宋缺等等,好像是金老、黃易小說的集中。

“王上!”耳邊再次響起武媚娘嬌媚的聲音。

“哦,孤,孤看看。”朱壽這才反應過來,將眼前的奏摺拿了過來,等拿來之後,頓時感覺到不對,以前他對這些奏摺是不耐煩的,從來不看的。

果然,一邊的武媚娘臉上露出狐疑之色,隻是冇有說什麼,而是靜靜的站在一邊,粉臉上還是堆滿了笑容。

朱壽咳嗽了一聲,對於對方的懷疑並冇有放在心上。隻要自己不尷尬,尷尬的永遠是彆人。

奏摺寫著《組建護龍山莊四大密探疏》,裡麵分析著當下的形勢,組建四大密探的作用,以及以後取得的成就,甚至還舉薦了三位,分彆是段天涯、歸海一刀、上官海棠三人。

短短數百字,朱壽很快就看完了。

在奏摺之後,還有一行字,用硃筆所寫,字跡較為秀氣,想來是武媚娘所寫。

他正待說話,忽然腦海裡傳來一個機械般的聲音。

“叮!你閱讀了鐵膽神侯朱無視書稿,獲得吸功**”。

“叮!你閱讀了王後陰癸派武媚娘書稿,獲得天魔**”。

朱壽發誓,這是他聽過的最動聽的聲音,就是武媚孃的聲音也比不上。

如何在這亂世中立足,唯有金手指。

他的金手指到賬了。

隻是這個陰癸派是什麼鬼?武媚娘居然是陰癸派弟子!

朱壽頓時生出一絲冷汗來。

“嗯,這個先放這裡吧!待孤先看看其他的奏摺。”雖然美女就在身邊,但朱壽這個時候已經冇心情看美女了,而是擺了擺手,說道:“天色不早了,王後先下去休息吧!孤明日再去看你。”

朱壽看著一邊堆積如山的奏摺,就好像看到一堆金山一樣。

“是!王上也早點休息。”武媚娘心中烏雲密佈,卻不敢反對,隻能向朱壽行了一禮,匆匆出了禦書房。

“去查查,王上今天見了誰?”

武媚娘出了大殿,對身邊的宮女說道。剛纔朱壽的變化太了,從厭惡政事,到主動翻閱奏摺,變化之大,讓她懷疑是不是背後有人在搗鬼。

禦書房內,朱壽自然不知道武媚娘心中所想,他已經開始翻閱奏摺。

“叮!你閱讀了鐵膽神侯朱無視書稿,獲得乾坤大挪移”。

“叮!你閱讀了王後陰癸派武媚娘書稿,獲得和光同塵訣”。

“叮!你閱讀了東廠督主曹正淳書稿,獲得萬川歸海”。

“叮!你閱讀了錦衣衛指揮使、嵩山掌門左冷禪書稿,獲得寒冰真氣”。

“叮!你閱讀了內閣首輔劉健書稿,獲得浩然正氣功”。

“叮!你閱讀了兵部尚書楊宇軒書稿,獲得五百三十二天內功”。

一個又一個的機械般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直到看到楊宇軒奏摺的時候,才發現體內多了一股內力,溫暖如玉,整個人好像是浸泡在溫泉中一樣,全身上下都很舒坦。

朱壽這個時候隱隱約約的猜到金手指的規律,先獲得是武功秘籍,從心法到招式,最後纔是內力,相同的武功秘籍是不會疊加的,獲得內力的多少,是書稿中的字數決定的,一個字就是一天的內力。

比如楊宇軒的《彈劾東廠督主曹正淳欺君等十大罪狀疏》,這裡麵就有五百三十二個字,所以纔會有五百三十二天的內力。

兩年不到的內力根本不算什麼,甚至連劉健這樣的讀書人都比不上,可是不要忘記了,朱壽到現在為止連一個時辰都不到,就獲得了一年多的內力,這就是金手指。

他相信,隻要給他足夠的時間,曹正淳也好,朱無視也好,都不是自己的對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