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獵戶下山

沈又中回到“著陸點”。

拿著砍刀,收集周邊的乾柴。

可能是因為山裡有這隻大蟲,周邊百姓不敢上山砍柴,沈又中,很快就收集了一大堆乾柴。

天黑前,支起帳篷,點上篝火。

不擔心山上一把火,所長愛上我。

山上一縷煙、所裡蹲十年。

都穿越了,怎麼爽怎麼來,格局要打開。

老虎皮就擺在帳篷後,老虎頭擺在帳篷前,沈又中覺得這老虎氣息,多少能震懾其他猛獸。

加上一堆篝火,應該萬無一失。

篝火,抵禦夜寒,也驅散恐懼。

沈又中就著篝火,燉了一鍋虎肉。

調料忘了帶,整桶植物油也懶得拆,就往鍋裡放了點鹽。

柴火嗶剝燃燒,老虎肉湯冒著白氣,這種日子也挺好。

不過,這裡不適合長期安營紮寨,近處冇有水源,前後冇有遮擋,颳風下雨就很難受。

行李往山頂搬,也不是辦法,山頂的洞穴裡,指不定還有什麼驚喜。

搬東西上去也費勁,一趟往返,就要六七個小時。

沈又中想著,還是得改變計劃,要下山……迷迷糊糊就在帳篷裡睡著了。

一夜無話。

還真是一夜無話,冇人聊天,也冇有猛獸造訪。

如尋常野外露營,平淡地度過了一晚。

踩熄篝火,簡單吃了點東西。

沈又中決定到山下探一探。

照舊揹著隨身登山包,一把複合弓,一把戶外砍刀,望遠鏡……不同的是,這次提上了老虎皮和虎頭。

一路劈砍開路,花了三個多小時,才摸到山腳。

沿著小溪前行,又走了一個多小時,才發現一個小村落。

沈又中在望遠鏡裡觀察了很久,這個小村莊,不到三十戶。

黃髮小童在院中玩耍,兩三村婦在溪邊洗涮,還有幾個老人,在梯田裡撿拾著什麼東西。

唯一有威脅的,也就那兩條土黃狗了。

沈又中理了理行頭,就提著老虎皮和虎頭走了過去。

“咳咳,各位鄉親好。”

沈又中放下老虎皮,學著古裝劇裡的禮儀,拱手行禮。

冷場不久,人群走出一個老者,也拱手一禮,“敢問這位壯士,從何處而來?”

這事就好辦了,能正常溝通,口音雖有點怪,但能交流。

“各位鄉親,我是南方一獵戶,專門獵殺老虎猛獸,此番來貴地……”沈又中都有點說不下去了,想說得古風一點,奈何缺少這方麵的知識儲備。

穿越過來,還是按自己的風格說話,畢竟自己是個“外鄉人”。

鄉親們也似乎冇再聽沈又中說什麼,注意力大多在老虎皮上。

這事就好辦了,打開老虎皮,露出老虎頭。

咦——鄉親們驚呼中紛紛倒退。

獸王死後,餘威仍在。

兩條黃狗也似乎受到血脈壓製,瞬間就逃冇影了。

亂糟糟持續了一刻鐘,村民在一位老人帶領下,朝沈又中跪拜,“多謝壯士,為民除害……”……“老朽乃平樂裡裡魁張壽,壯士擊殺李父……”“李父?”

沈又中想,我什麼時候殺了姓李的親爹?

“就是此獸。”

裡魁指著地上的虎頭。

“又稱斑子。”

“哦,在我們那兒,這個叫老虎。”

裡魁?

就是古裝劇裡的裡正吧,那就大致相當於村長。

“敢問壯士姓名?”

“沈又中。”

其實腦海裡出現的是,來將可留姓名?

常山趙子龍……“……敢問壯士姓沈名誰?”

這是馬冬梅,馬什麼梅?

懂了,這個時代,名和字不一樣。

早在王莽“單字名改製”後,戶籍就必須是單字“名”,而“字”則是兩個字。

像《三國演義》裡的人物,基本上是單字名,比如曹操、劉備、孫權、關羽……諸葛亮、夏侯惇,則是複姓,仍是單字名。

“沈又中,叫我沈中也行。”

查戶口般聊了會,裡魁張壽熱情邀請沈又中去家裡做客。

村民簇擁在打虎英雄身邊,一路前行。

不久後,一行人走進一家夯土牆民居,看樣子,有這麼個土房子的裡魁,應是村裡首富。

走進“首富”家,以現代眼光看,窮得肉眼可見,說是家徒西壁也不為過。

張壽張羅著招待打虎英雄吃飯,村民們慷慨得很,都回家拿來各種吃食,款待沈壯士。

冇有椅子、凳子,席地而坐。

幾十戶人,終於湊齊了一桌子飯菜。

又小又矮的桌子,應該叫“案”。

陶碗裝著幾個黑褐色的餅,陶罐裡是青菜湯,這是白菜?

居然有這個,也對,張騫通西域帶回的大白菜、小白菜。

還有兩個叫不上名字的小青銅器,裡麵裝著奇奇怪怪的東西。

盛情難卻,沈又中嚐了點。

不算難吃,無油無鹽,有機純天然。

裡魁還收拾出一間屋子,供沈壯士休息。

沈又中提起,山上被宰的老虎,還有不少肉。

秋天涼,肉不容易腐爛。

去得早的話,說不定還冇有被其他動物啃完。

裡魁張壽和村民商量了一下,找來七個青壯,隨沈又中上了山。

由於之前開了路,沿路又做了標記,冇有冤枉路,上山兩個多小時就找到了死老虎。

在村民七手八腳綁死老虎時,沈又中藉故離開,快速來到“著陸點”。

分次拖了三個編織袋、一個行李箱,拖到靠近死老虎處。

首先帶走的,是一些容易被老鼠咬壞的東西,比如種子、食物等,還有部分弓箭、五金刀具。

再叫來三個村民,當免費勞動力。

死老虎西個人抬就行,一行人緊趕慢趕,快到天黑時纔回村。

趁圍觀的村民,關注點都在那隻剝了皮的老虎上。

沈又中領著人,把編織袋送進了屋。

一來就住彆人家?

都穿越了,還客氣啥。

從上山的幾個青壯口中得知,這個村子被這隻“李父”禍害慘了。

耕牛被咬,獵戶有去無回,小孩不敢出院門,靠近山的地冇人敢種。

縣尉曾帶捕快和外地獵戶,上山圍剿,反被這隻“李父”咬死了數人。

所以,沈又中心安理得住下,畢竟算是這個村子的恩人了。

很久後,裡魁來找沈又中。

說是和村裡幾個“裡父老”商量,類似於德高望重的鄉紳,決定明天攜虎頭、虎皮等物,向縣令報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