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樂園

-

“憐覺,一起去遊樂園吧”顧寒兮的眼睛看著宋憐覺,眼神裡透著宋憐覺讀不懂的情緒。

“去遊樂園”宋憐覺小聲重複著,嘴角掛起淺淺的微笑,憶起了童年的時光。

“憐覺,今天媽媽有事不能陪你了,你去找寒兮哥哥玩好不好呀?”宋茜曦彎下腰撫摸著小憐覺細軟的頭髮。

“好啊,媽媽你要早點回來啊”小憐覺聲音細細軟軟的,讓人充滿了保護欲。

“好,乖乖。媽媽一定早點回來”宋茜曦說完便隻留宋憐覺一人在家中。

“咚咚咚”顧寒兮家的門在宋茜曦走之後火速被敲響。

“哢噠”一開門隻見顧寒兮耷拉著眼皮,一隻手不斷的揉搓著右眼。

“憐覺,有什麼事嗎?”顧寒兮強撐著精神問到。

“寒兮哥哥,今天我媽媽不在家我們一起出去玩吧!”宋憐覺圓圓的小臉紅撲撲的,像是有這種想法多時。

“嗯”顧寒兮不自覺的也被宋憐覺的激動傳染了“憐覺!我們去遊樂園吧!”顧寒兮看著宋憐覺頗為認真的說。

宋憐覺頭一次聽說遊樂園這個新奇的名詞,但也顧不得多想,當即答應到“好啊!不過,寒兮哥哥遊樂園是什麼啊?我冇去過。”宋憐覺的小臉委屈巴巴的皺了起來。

顧寒兮看著宋憐覺,突然顧寒兮伸手拉過宋憐覺的小肉手,向著門外跑去“跟我去看看不就知道啦!”

兩個少年在午後的陽光下奔跑,他們親如兄弟但心中異樣的種子卻在潛滋暗長。

“憐覺我們一起去玩旋轉木馬吧?”顧寒兮一八幾的個子像個小孩一樣蹦蹦跳跳。

“顧寒兮……你都多大了?”宋憐覺撇了一眼顧寒兮,嫌棄的眼神蓋不住。

“憐覺,快走。”顧寒兮伸手拉起宋憐覺的手。

和從前一樣顧寒兮的手熱熱的,溫暖又有力量,宋憐覺想著。

“憐覺,走快點,到遊樂園了。快看,那個是旋轉木馬,走吧憐覺,我們一起去坐那個”顧寒兮一手拉著宋憐覺,一手上下搖擺著,指著不遠處的旋轉木馬。

“寒兮哥哥,旋轉木馬是什麼啊?”宋憐覺放慢腳步,低著頭情緒斂著。

顧寒兮忽然停下,牽著宋憐覺的手緩緩放開“憐覺,你不需要知道旋轉木馬,遊樂園是什麼,知道我會帶你去體驗,去感受,這一切能讓你感到開心快樂就好。”顧寒兮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宋憐覺,堅定的眼神讓宋憐覺頻繁躲閃。

“嗯,寒兮哥哥。”宋憐覺肉嘟嘟的小嘴繃的緊緊的,圓圓的眼睛瞪的大大的。

“走吧憐覺”顧寒兮纖細的手去找宋憐覺的小胖手。

顧寒兮拉著宋憐覺坐上了旋轉木馬。

顧寒兮看著跟著旋轉木馬上下搖擺的宋憐覺說“憐覺好玩嗎?”

“好玩!寒兮哥哥!一顛一顛的像在騎馬一樣”宋憐覺圓圓的小臉上可愛的五官舒展開來。

顧寒兮看著眉眼舒展的宋憐覺不自覺的跟著一起微笑。

坐完旋轉木馬,顧寒兮像是又發現了什麼有意思的東西一樣,拉著宋憐覺向一處走去。

“憐覺,想吃棉花糖嗎?”小寒兮拉著宋憐覺溫熱的小手。

“憐覺,那裡有買棉花糖的爺爺,我們去買一個吧。”顧寒兮的手搭上宋憐覺的肩膀。

一大一小的顧寒兮在宋憐覺眼前重疊。顧寒兮還真是一點都冇變啊,宋憐覺暗自想到。

“嗯,寒兮。”宋憐覺向著賣棉花糖的爺爺走去。

顧寒兮搭在宋憐覺身上的手一僵“憐覺,你……剛剛叫我什麼?”顧寒兮把搭在宋憐覺肩膀上的手順勢轉到正前方,雙手放在宋憐覺的肩上,狗狗眼裡的星星都快溢位來了。

宋憐覺不自然的扭了扭頭“冇什麼啊”淡淡迴應。

顧寒兮撇了撇嘴,“好吧”顧寒兮要是有尾巴那估計都快翹到天上去了。

買完棉花糖顧寒兮又看到了什麼新鮮的事物,

顧寒兮一隻手指著前方到“憐覺,這裡既然有摩天輪唉,我們一起去坐吧!”顧寒兮跳脫的一時間宋憐覺都有些不適應。

“好”宋憐覺淡淡迴應。

“怎麼不叫我寒兮了”顧寒兮邊撕著棉花糖一邊問到。

“吭……”宋憐覺無由的被嗆了一下。

“唉唉唉,彆激動啊!”顧寒兮用手輕輕拍著宋憐覺的背。

“你這樣……讓我很不適應。”宋憐覺直起身子說到。

“我一直都是這樣啊”顧寒兮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是啊,顧寒兮一直都是這樣。表麵一副溫文爾雅,文質彬彬的樣子,實際背地裡就是一個陽光開朗活潑的小男孩,而自己……宋憐覺默默想著。

“憐覺,想什麼呢?快點到我們了”顧寒兮催促到。

“嗷……好”宋憐覺從自己的世界裡出來,向著顧寒兮走去。

坐上摩天輪,城市一切景物都被他們儘收眼底。世間百態,人生如雲,不過如此

顧寒兮打破了空氣中的寂靜,“憐覺,你聽說過嗎?一起坐到摩天輪的戀人最終會分手……幸好我們是朋友。”顧寒兮看著窗外,冇什麼情緒的說到。

宋憐覺抬起眼簾看著出神的顧寒兮。高挺的鼻梁,微微闔上的桃花眼,最後視線落在微紅的薄唇“……哦”宋憐覺微微出神想到可是聽說在摩天輪最頂端表白或接吻的戀人會永遠在一起,我們……

顧寒兮的精神頭又恢複了“憐覺!你看是煙花”顧寒兮的手指向窗外。一語話落煙花從地麵飛向天空,隨即炸開。

煙花四散,如同一幅幅璀璨的畫卷,在夜空中徐徐展開。煙花在黑暗中綻放,光華四溢,彷彿將整個宇宙點亮。

“好美”宋憐覺呆呆的看著眼前之景。

摩天輪悄無聲息的轉到了頂“憐覺,我們會一直是朋友的”煙花在耳邊炸開,濺出的火光照亮了暗夜,也照亮了一位少年的心。

宋憐覺看著正在欣賞著煙花的顧寒兮,顧寒兮,……隻是朋友嗎?顧寒兮就像耀眼的光,永遠明媚,永遠熱烈,可是他……宋憐覺,這樣不堪的宋憐覺又怎麼能和顧寒兮相配呢?

能這樣一直當顧寒兮的朋友,就已經足夠了。宋憐覺看著顧寒兮。

摩天輪緩緩下落,宋憐覺與顧寒兮在夜色下漫步。

漫天煙火中顧寒兮的薄唇靠近宋憐覺的耳畔“憐覺,明天見!”

“明天見,寒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