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男人冷哼一聲:“你最好冇騙我,你媽還冇吃苦頭,但你要是耍我,那就說不好了。

我把卡號發給你,立馬把錢轉過來,錢到賬你媽就能回家。”

說完,電話被掛斷了。

陳韻初急忙下床,不知道為什麼,一陣頭重腳輕,險些栽倒。

她這才發現,自己發燒了。

可她顧不上那麼多,晚一分鐘她都怕母親出意外。

她急匆匆出門,正好撞上來找她的薑夢芝。

見她臉頰泛著不正常的紅暈,薑夢芝伸手在她額頭摸了一把:“你發燒了啊?”

陳韻初腦子沉得厲害,怕去轉賬的路上出意外,拉上了薑夢芝一起。

到銀行轉完款,估摸著已經到賬了,她才又打電話過去詢問情況。

這次接電話的是路雪堯:“初初,媽媽對不起你……” 陳韻初舒了口氣,還冇來得及說點什麼,突然眼前一黑,之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再次醒來,她在醫院。

薑夢芝和母親都守在病床前。

看到母親安然無恙,她安心之餘,之前壓下的怒火捲土而來:“路雪堯!”

她吼得太大聲,牽扯到本就疼痛的咽喉,隨即一陣劇烈的咳嗽。

路雪堯被吼得渾身一震,自知心虛,不敢來硬的,急忙幫女兒拍背順氣。

陳韻初接過薑夢芝遞上來的溫水一飲而儘,這才緩過勁來。

見這母女倆要開戰,薑夢芝直接找藉口溜了。

病房裡冇了旁人,陳韻初也冇跟母親客氣:“你以後還打麻將嗎?”

路雪堯囁喏著:“不……不打了……我不是冇事兒做消遣一下麼?

都是那些癟犢子坑我。

我也是想著,贏了咱們娘倆生活能過得好些不是?”

陳韻初隻覺得她無可救藥:“你見過誰能靠賭發家的?

你腦子冇有比彆人聰明,自己心裡冇數嗎?

“我知道了……”路雪堯殷勤的替她掖好被子:“你都燒到暈倒了,好好休息吧,彆罵我了,費那勁乾什麼?”

陳韻初一生氣,隻覺得頭更暈了,閉上眼不再說話。

過了片刻,路雪堯開始套她話:“你上哪兒弄的錢?”

陳韻初回想起自己尊嚴掃地的場景,心頭悶得厲害:“你彆管,你的命我隻能救一次,就當還你的生育之恩,再有下次,你就死去吧。”

路雪堯撇撇嘴:“你是去找沈時景要的吧?

除了他,冇誰能給你五十萬。”

陳韻初冇說話。

路雪堯開始滔滔不絕:“我就知道你能從他那裡要來錢,你早去要不就好了嗎?

至於逼我到這份上?

你就知道裝清高,之前我讓你去找他,你根本就冇去吧?”

陳韻初實在受不了:“你給我出去!”

路雪堯正愁守在病房無聊,現在有了離開的理由,直接頭也不回的走了。

在她看來,就算髮燒到暈倒,也不過隻是感冒,死不了人,好胳膊好腿的,也不需要人照顧。

世界安靜下來,陳韻初隻想睡覺,至少睡著的時候,冇煩惱。

手機突然響起資訊提示,她本不想理會,又怕是曠課學校發來的資訊。

她拿起手機檢視,映入眼簾的,是一個陌生號碼,和一句冇頭冇尾的話:今晚十點過來。

她稍稍一想,便知道,這是沈時景發的。

她知道晚上去找他意味著什麼,之前是因為救母心切,她纔沒考慮那麼多。

現在一想,她和沈時景走到這一步,實在是不應該。

畢竟她母親和他父親,有過長達十七年這麼一段兒。

可答應了的事,她也不敢輕易反悔,招惹沈時景,那就是找死。

她就著這個電話號碼新增了沈時景的微信,他通過得很快。

她拍了張病房的照片發過去:我病了,在醫院,不方便。

沈時景一慣的強勢:你當我在做慈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