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陳韻初和薑夢芝是校友,也是關係最好的閨蜜。

十分鐘後,薑夢芝給她發了個地址,讓她過去。

到了她才知道,是一家新開業的酒吧,薑夢芝在這裡兼職。

後台更衣室。

穿著兔女郎服裝的薑夢芝對著鏡子描眉:“以前我一直以為你是小公主,不缺錢,所以現在,你要來跟我乾嗎?”

看著那擦邊的服裝,陳韻初心裡有些抗拒:“我不是什麼小公主,也是真的缺錢,但是……做這個安全嗎?”

薑夢芝壞笑一聲,轉身對著她被打腫的臉頰心疼的呼呼:“我們做這個可能安全,你就不一定了。

你長得就一副讓人想欺負的模樣~” 見陳韻初垂下頭,薑夢芝笑出了聲:“逗你玩的,我們就是服務生,又不是賣的,各行有各行的規矩,平時多注意點,不被客人揩油就行了。”

“那能不穿這種衣服麼?”

陳韻初甚至不敢去細看兔子製服下薑夢芝被勾勒得若隱若現的身體。

薑夢芝頓了頓:“穿製服,一晚上五百,不穿,兩百。

有大方的客人會給小費,這塊兒的收入起伏挺大的。

這家酒吧也就剛開業才輪得著咱們兼職,過陣子就撈不著了,你考慮考慮吧。”

外麵的音浪聲逐漸灼熱,陳韻初考慮片刻,應了下來。

她不可能去找沈時景要錢,為了能讓母親平息怒火,她必須得拿錢回去,錢,自然是越多越好。

薑夢芝帶她見了領班。

毫無懸唸的,領班讓她通過了兼職麵試。

畢竟這種地方,缺的就是年輕漂亮的小姑娘。

酒吧剛開業,正是缺人的時候,陳韻初直接被推上了崗。

換上兔子製服,她心裡一萬個彆扭。

總覺得堪堪擋住重點部位的抹胸設計容易走光,那兔耳朵和超短褲上的兔尾巴也讓她十分羞澀。

薑夢芝一巴掌拍在她後腰上:“你給我抬頭挺胸,正兒八經賺錢怕什麼的?

畏畏縮縮的像什麼樣子?”

陳韻初深吸一口氣,挺直了腰板。

“這就對了嘛。”

薑夢芝用粉底蓋住她臉頰上紅腫的地方:“你媽下手真狠,這麼漂亮的一張臉蛋,打廢了怎麼辦?”

陳韻初冇說話,從小到大,她捱過的打豈止兩巴掌?

收拾完,薑夢芝合上化妝袋:“OK了,今晚我帶著你,你跟我一起看VIP台,給客人送酒、開開酒就行了。”

陳韻初點點頭,拿出手機看了一眼。

她出來這麼久,母親冇有打過一個電話,發過一條訊息。

被遺棄的感覺油然而生,她好像一直在孤身前行,即便她做夢都想抓住這點本就不多的親情…… 從更衣室出來,撲麵而來的音浪嚇了陳韻初好大一跳。

她不喜歡嘈雜的地方,看著曖昧燈光下的人頭攢動,她定了定神,跟著薑夢芝一塊兒去了二樓。

二樓是VIP卡座,用薑夢芝的話說就是,篩掉了很大一部分素質低下的窮鬼,就算在這裡遇到冇素質的,至少也有錢拿。

她們看的3號卡座,幾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在商業互吹,把酒助興。

薑夢芝風情萬種的把檯麵上的酒都起開,一一給每個人倒酒:“老闆~我叫CC,有需要隨時叫我~” 陳韻初學著她的樣子幫忙,原本還在聊天的幾個男人,突然都安靜了下來。

察覺到幾束直白的視線,陳韻初硬著頭皮把頭埋低。

這讓她感覺到,自己好像不著寸縷的在被人肆意打量。

片刻後,一個男人從錢夾裡拿出一小疊鈔票拍在桌子上,豪氣道:“給你們的小費。”

薑夢芝不卑不亢的把錢拿起:“謝謝老闆~” 看台的服務生不能走開,陳韻初和薑夢芝一直站在卡座旁守著,等客人使喚。

薑夢芝今天第一筆小費就拿得如此厚實,心情極好,時不時衝著陳韻初擠眉弄眼。

陳韻初也冇想到做這行收入這麼可觀,心下的彆扭不由得少了些許。

過了一會兒,一群年輕人突然走進了VIP區域。

最前麵打扮靚麗的女人笑聲十分突兀。

陳韻初腦子裡的弦頓時繃緊,看到沈時月那張臉,她才知道什麼叫冤家路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