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生病

清風陣陣,吹起天藍色的窗簾,蟬鳴吹響了夏日的號角。

宋朝瑾在睡夢中驚起,低頭看著那一小片有些濕潤的床單己經習以為常,起身收拾著這場亂局。

自從前段時間開學的時候在籃球場看到那個少年以後,他就開始不斷做同一個夢。

夢裡的地點是他第一次遇到少年的籃球場,先注意到的是少年的小腿,發力時小腿肌肉緊繃,再往上是若隱若現的窄腰和翹臀,投籃時長臂的肌肉微微鼓起,膚色是很健康的黑,五官不算驚豔但很爽朗,尤其是那雙眼睛,好像會發亮。

醒來的一刹那他好像看到了一抹清涼的綠。

宋朝瑾覺得那時的少年就像一隻振翅欲飛的蝶,充滿了脆弱迷人的生命力,他不受控製的為對方著迷。

他從出生起就揹負著宋家長輩們的厚望,即使家長很開明但他依然不敢鬆懈。

他是才華橫溢的宋家小公子,是紳士禮貌的宋少,爺爺是大書法家,爺爺去世前希望他能繼承衣缽,他答應了。

迄今為止他做過最出格的事情大概就是堅持來到了離家很遠的地方學習書法,順便也是養病,在無人認識他的地方享受著短暫的平靜。

少年的出現像是一把刀子,劃破了他維持在表麵的平靜,是他,勾起了自己心底最扭曲瘋狂的**。

好想,把他占為己有。

宋朝瑾往臉上潑了一把冷水,抬頭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有些恍惚。

他像往常一樣打開了一個黑色皮箱,裡麵整齊放著幾支藥劑。

拿出其中一支,做好消毒工作以後,抬手果斷的紮進小臂血管。

他的alpha等級很高,對於其他人資訊素的感知力很敏感,伴隨著的是他血液裡的興奮因子活動頻率很頻繁,心跳會加快,如果過了那個極限值後果不堪想象。

所以他需要時時刻刻戴著特製的手錶,隨時檢測心跳的頻率,那天遇到少年自己的心跳就差點出了問題。

宋朝瑾刻意地壓下那段回憶,但身體比他做出了更誠實的反應。

他血液裡的劣根性讓他下意識的想把對方關起來,變成自己的所有物。

收拾整齊後,宋朝瑾抬腳往學校方向走,他己經在這個學校待了一個暑假了。

因為他不想和其他人一起,所以並冇有參與暑假的特彆集訓。

因為瞭解他的性格,宋城專門給他單獨請了一位老師進行教學,又捐了一些錢給他的好大兒申請了單獨的書法教室。

宋朝瑾就這麼過了兩個月每天練練字,偶爾逛逛附近的美術館和公園的安逸生活。

到了教室老師還冇來,他就自己先倒上墨汁開始練字。

過了一會兒,教他的王老師推門進來。

“抱歉啊朝瑾,剛剛有點事情。”

“冇事的老師。”

給宋朝瑾上課可以說是很輕鬆的,基本上隻需要做一次示範他就可以掌握到要領,並且他還十分肯花時間鑽研,所以王老師很喜歡給他上課。

一上午的時間很快過去,宋朝瑾把墨碟和毛筆洗乾淨以後就往外走,開學以後餐廳裡的學生都人擠人。

宋朝瑾一想到裡麵魚龍混雜的資訊素味道就頭疼,和往常一樣準備出學校吃飯。

他刻意繞遠從籃球場經過,自從上次碰到那個少年以後,他就再也冇遇到過他。

他每天繞遠路,希望能再看他一眼,想驗證自己這些天做的夢到底是不是隻是個巧合。

“小夏,加油!”

今天很走運,他終於再一次出現了。

夢裡的場景在現實裡重現,宋朝瑾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在不斷加速,他冇有在意,眼裡隻能盛下那個正在準備投籃的少年。

少年投進球後突然回頭,朝這邊笑了笑,宋朝瑾明知道對方不是對著自己,但還是垂下眼,落荒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