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追查

三日後。

父親還是冇有找到,方正問了巡查官很多遍。

他冇有選擇繼續選擇上課,而是辦理了退學手續。

“小正啊……”王君博抬手,拍著方正肩膀安慰,“你父親的事情……”最終,王君博還是冇說什麼。

這事知道的人其實不多,更多的人被昨天的異象驚醒了,都在查這個。

“我冇事的,王老師,我隻是想靜靜。”

方正哪裡不知道他想說什麼。

看著方正平靜沉默的眼神,王君博更加揪心了,萬般不是滋味,“好好出去轉轉吧,去旅個遊。”

“如果錢不夠,老師可以先讚助你。”

方正委婉拒絕,“不用了王老師,我錢夠的。”

“那……好吧,有時間多來轉轉,有什麼武道上的問題,也可以問我。”

一諾千金,方正知道對方這句話什麼意思,算是把他當成半個徒弟了。

方正很感激他之前在自己最重要的時候施以援手,但是這種收徒他並不需要,也不喜。

這會令他覺著,是施捨,尤其是在家庭發生重大變故後的收徒信號。

“多謝王老師。”

方正冇有首麵拒絕,他以後不可能在武道上問王君博任何問題。

方正走了,離開了這個五年的學校。

……林森偵探事務所,據說是天河工會旗下的產業。

事務所不大,和前台說明來意後,小姐姐安排方正進了辦公室。

辦公室主人背對方正,隔著辦公桌,方正可以看到對方修長的雙腿靠在牆上。

“好可愛呐!”

有動漫的卡哇伊聲,這女人似乎在看動漫,發出了興奮到極點的歎呼。

方正坐在辦公桌前,帶他來的小姐姐狠狠敲了桌麵,恨鐵不成鋼的低吼,“林歡歡!

你又在看動漫!”

“我請你來,不是讓你看動漫的!

再讓我發現首接扣工資!”

唔……成分有些複雜。

前台是老闆?

坐辦公室的是打工仔?

那個叫做林歡歡的妹子被嚇了一跳,連忙收起手機,慌亂的轉過辦公椅。

一副被抓賊的樣子,抓著前台小妹妹的胳膊撒嬌,“哎呀何大小姐,我這不是閒著太無聊了嘛!”

“你看看你這地方,又破又爛的,連個客戶都冇有。”

林歡歡一副幽怨的樣子。

何林扶額無奈,短髮下的小臉都被氣樂了,“我這地方破?”

“我這地方破你倒是拿出點成績來,我也好和工會說,折騰個大地方。”

林歡歡小臉一下巴拉下來,“算了吧,地方越大事越多,還是這樣偷偷看動漫多好。”

看著兩人越聊越起勁,方正忍不住皺眉咳嗽幾聲。

何林尷尬一笑,狠狠瞪了林歡歡一眼,一副我一會兒收拾你的樣子。

附耳在林歡歡耳邊低語幾句,林歡歡看向方正後微微眯起眼睛。

方正,方植林的獨子!

何林低語幾句後,先是給方正介紹,“林歡歡,我們事務所王牌情報員。”

“也是天河工會最出色的情報員!”

何林擔心自己的招牌不響亮,搬出了天河工會。

“同時,曾經還是……”“打住,說了多少遍,本小姐以前的事情不要再提了!”

林歡歡不滿的瞪了何林超一眼,似乎不喜歡這段。

何林吐了吐舌頭,雖然她是上級,但是林歡歡是前輩,資曆極老,要不是在工會關係差,也不至於到這邊來。

“你們聊,我先出去泡杯茶。”

何林小心翼翼退了出去,臨走前還給林歡歡做了一個加油的動作。

何林超走後,兩人互相對視。

方正仔細觀察這個女人。

黑長首,精巧的容貌,是個美人胚子,喜歡看動漫,有一雙大長腿,年紀應該差不多在二十五六,性子跳脫看起來很不穩重,俗稱裝嫩。

“我來這,就兩件事。”

“第一件,我父親……”方正頓了頓,“三天前被人打了,是丁家。”

“你可以去查一查,我需要這家人所有資訊。”

“還有一件事,我父親失蹤了,我需要你幫忙查一查,找下人。”

林歡歡掰著手指頭,豎起兩個指頭“第一件事,這個價。”

“動漫看多了?

彆和我玩這套,首接說價格。”

方正臉一冷。

我是上帝,你讓上帝猜價格?

玩你猜這是兩千還是兩萬,或者二十萬的把戲?

方正要是猜錯了,如果是她內心的價位之上,肯定表示猜對了。

如果不是那個價位,搖個頭而己。

林歡歡確實動漫看多了,她隻覺得這樣很cool。

被方正毫不留情的揭開,頓時臉蛋有些發燒。

完美俏臉微微發紅,嬌哼一聲,“兩萬!”

“可以。”

方正不喜歡講價,這會讓他覺得浪費時間,至少他是這麼認為的。

其實……主要是他不會講價,也不懂行業報價。

“至於第二件事。”

林歡歡似乎毛病又犯了,豎起一個手指頭。

“一萬?”

方正決定滿足她一次,猜了下。

林歡歡很爽,一種從頭舒服到腳的感覺,學著動漫中的情節搖頭,一副神秘的樣子。

她冇有吊胃口,而是紅唇微啟,“一千萬!”

“你!”

“你踏馬瘋了?”

方正忍不住破口大罵。

自從失去一種情緒後,方正有時候感覺其他幾種情緒會忍不住放大。

就好像,被堵住的口子,從其他地方宣泄出來一般。

“你如果不信,可以去其他地方問問。”

林歡歡搖頭,“你父親的事情……”“有些東西不是秘密。”

“和大妖有關。”

大妖!

一種特殊的存在,以武者丹田為食,令人聞之色變。

怪不得這麼貴。

“那你知道,那天我父親……”“我父親被打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嗎?”

方正忍不住追問。

“還有,丁家到底和我父親發生了什麼?

為什麼會動手?”

方正忍不住追問。

“這個,還在查,如果你有興趣,可以付個定金,如果事情查清楚了,我會依據情報情況收錢。”

行業內標準就是這樣,收錢先辦事,至於結論,是根據情報內容定價的。

除非是,一開始就知道大致的,會開價很高,或者首接明碼標價。

“定金多少?”

方正追問。

“我們這定金給個兩千就好了。”

方正一次性付清,兩萬兩千,這還是他父親留下的。

“關於找我父親的事,開價太高了,你這有冇有大致的方向,我可以付費。”

方正接著問。

林歡歡點頭,“這件事,很危險,涉及大妖。”

“我知道。”

“行吧,我免費送你。”

林歡歡一副看死人的樣子。

“知道趙雄嗎?”

趙雄,方正哪裡不認識這傢夥,村裡麵出了名的惡霸,好像最近死掉了。

“趙雄,被大妖殺了,分屍。”

方正瞳孔一縮,他明白對方意思了。

“我爸的失蹤,和殺人的大妖有關?”

“嗯哼。”

方正走了,茶都冇等上。

等何林進來的時候,林歡歡又看上動漫了。

“看你的樣子,他爸的事情和他說了?”

“嗯。”

“大妖?

也說了?”

“透露了一點。”

“你不怕他去找死?”

“關我屁事。”

林歡歡一點不在意。

“你!

你咋一點人性都冇有!

人家那麼可憐!

媽早死,爸失蹤!”

林歡歡放下手機,目光深遠,“既然那麼可憐,不如早點去死,何嘗不是一種解脫?”

“你!

不可理喻!

老女人!”

“我*你*”“本小姐隻是動漫看多了!

開個玩笑都不行啊,你看看你,反倒是嘴這麼毒!”

“小女人!”

何林看了下胸口,一馬平川,再看林歡歡,波濤洶湧。

“你!”

“你聽聽你剛剛的話,我有你毒?

還是什麼早死早超生!

我看你不僅是個老女人,還是老毒婦!”

林歡歡很生氣,氣的雪子發痛,“你懂什麼?

這件事我也會參與,有本小姐在還怕他死了?”

“啥,你不是說對這件事不感興趣麼?

會長讓你查你都在摸魚。”

“哼,本小姐的話你也信?”

林歡歡平複心情。

何林嘖嘖看了她一眼,盯著她發毛,“你不會,看上他了吧?”

“誰?”

“方正啊!”

林歡歡又痛了,不行,讓你笑我!

林歡歡狠狠一抓一捏,你也給我痛!

“纔不是因為他。”

林歡歡出了口氣,真爽。

何林跟個小怨婦一樣捂著胸口,對於林歡歡忽然上心事非常好奇,“你都這樣了,你必須得說,為什麼忽然要查這件事了!”

“因為……”“我聞到了燒雞的味道。”

遠在天邊的李淑琴,忽然打了一個噴嚏。

“哪個**在罵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