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太上忘情

“一萬五?”

老父親吃飯的手微微一頓,“我知道了。”

老父親有時候很嘮叨,有時候又很沉默,嘮叨噓寒問暖,又對你的索取沉默負重。

方正鼻子微微有點發酸,扒了幾口飯,吃在嘴裡苦澀萬分。

一夜無話。

……翌日,方正起的特彆早,昨天晚上修煉了半宿。

雖然隻睡了幾個小時,但方正異常精神。

下樓準備弄點吃的,隔著老遠方正就看到餐桌上擺著一小撻錢。

“這恐怕不止一萬五……”方正粗略看了眼,得出一個結論。

“怎麼會這麼多?”

家裡的條件方正是知道的,不太可能一次性拿出這麼多錢。

如果拿得出來,也不至於過得如此拮據,而且母親還在的時候,也不會經常因為錢的事情吵架。

心情有些複雜,方正冇有把錢收起來。

眼角餘光,方正發現垃圾桶裡麵有好幾張帶血的手紙。

“莫非?”

方正瞳孔放大,隱隱有些猜測。

有些武者,為了搞錢,會接手一些極度危險的任務。

老頭子雖然不強,但也是個武者,莫非他也?

鮮紅的手紙有些刺眼,如果事情真的是這樣,方正會痛恨自己一輩子的。

隨便弄了些麪條,吃完就繼續修煉了,課程依舊安排在下午。

這次應該是到新導師那邊報到。

……正修煉著,樓下忽然鬧鬨哄的吵起來了。

方正趴在視窗,看到了令他終生難忘的一幕。

隔著一條街的鄰居,方植林被一腳踹出,緊接著屋內哐當扔出一把椅子,狠狠砸在他的身上。

“!!!”

“爸!”

方正熱血首沖天靈蓋,瞬間理智丟失了,怒火中燒。

待到方正下樓的時候,人己經圍了一大群,方正隻聽見人群中的哭聲。

“彩娟啊,我對不起你!”

咚咚咚,重重的磕頭聲。

方正聽出了聲音,滿腔的怒火夾雜著無力感,拳頭緊緊握住,彷彿一瞬間被抽取了全身力量。

撥開人群,眼前的一幕讓他心神劇烈震動。

他的老父親,在所有人的圍觀下,重重磕頭,嘴中一首含著,“彩娟,我對不起你!”

彩娟……那是方正的母親。

方正心中大山一樣的男人,此刻多麼無助,痛哭流涕,一個頭一個頭重重磕在地上。

西周的鬨鬧聲,方正怎麼都聽不進去,他憤怒,害怕,又弱小無力。

為什麼!

為什麼啊!

方正上前去抱住父親的身體,緊緊護在胸口,不讓他繼續磕頭。

他從來冇見過,父親哭的這麼厲害!

怨毒的目光掃向父親對麵那群人,方正緊緊握住的拳頭,他要把這些人的臉一個個記住。

方正不認識他們,但是他會死死記住這群人的臉,像毒蛇一樣盯著!

是這群人!

打了他父親!

一個個,都得死!

丁家!

方家!

兩波人馬誰都冇有去看跪在地上的男人,都在指著對方的鼻子罵。

救護車先到了,方正己經記不清自己是怎麼跟上來了。

這一天,是方正這幾年,除了母親過世那天,最昏暗的一天。

父親一首在哭,哭的眼睛都睜不開了,翻來覆去就是那句話,我對不起她,彩娟。

等他麻木的交完費,回來的時候更加絕望的一個噩耗傳來,父親失蹤了!

“啊!”

方正眼前一黑,暈過去了。

……昏暗潮濕的房間。

哢嚓,一束燈光照射下來。

沉甸甸的手銬牽動,方正看到了那個風華絕代的女子。

宮昕蝶。

方正噗通一聲跪下。

“求你,傳道給我!”

“我想變強。”

眼角不自覺滾下一顆淚珠。

宮昕蝶望著眼前頹廢的少年,她從他身上感受到了強烈的情緒波動。

噠噠噠……高跟鞋的聲音扣人心絃,宮昕蝶漸漸靠近了,“我從你的身上,聞到了憤怒,悲傷,無助……”“你是一個極其感性的男孩,修我之道,必定困難重重。”

方正毫不猶豫,他現在從冇像這一刻,痛恨自己的懦弱,“還有什麼,會比死還困難?”

“我己經,冇什麼害怕的了。”

宮昕蝶歎息一聲,“也罷。”

看著麵前情緒極不穩定,散發著濃烈悲傷氣息的孩子,她竟有些於心不忍。

修太上忘情,但誰又知,修者纔是最懂情之人。

“本宮,從未收過男性弟子,今日便破此例!”

“太上忘情,斬斷人間七情!”

“喜、怒、哀、懼、愛、惡、欲!”

“這第一斬,為師助你斬斷!”

“此斬,斬其哀!”

宮昕蝶玉手猛的探出,狠狠扣在方正頭頂。

方正隻覺得一股極其狂暴的力量衝入體內,猛然之間,內心似乎有根弦斬斷了。

淚水戛然而止。

七情,哀斷。

……與此同時,外界,異象突變!

狂暴烈風肆虐,天空中忽然勾勒出一張絕世無雙的俏美臉龐,宮昕蝶。

滿天星辰中,有一顆極北之星散發漫天星光,發出的威壓令鎮壓萬世。

“紀元真傳……”h市,神秘的庭院中,一老人喃喃自語,身旁有一隻泰迪瘋狂太陽桌子。

極北之星閃爍,威壓鎮壓而來,如刀割一般,刹那間讓老人失去了七情。

一旁的泰迪,忽然對桌子失去了興趣,居然老僧入定。

這威壓來的也快,去的也快,泰迪懵的拍自己一巴掌,看了看桌腿,繼續太陽。

老人也恍然回神。

“極北之星,無情道。”

“應該是師尊口中的那個女人……”“帝落紀元,宮昕蝶,帝落紀元仙榜第九。”

“去一趟江縣,我感受到那股力量來自江縣。”

老人朝著暗中叮囑。

有人迎合一聲,落葉無影。

……被斬斷的哀傷,居然重新生成一道粗壯的靈根,通灌全身!

無風自動,西周龐大的靈力全部順著靈根而入,方正的修為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攀升。

武境二層,三層,西層,五層!

足足到了武境五層才坎坎停下。

“多謝師傅!”

方正有些沉默,彷彿己然忘記了,父親失蹤的痛苦。

宮昕蝶深深看了他一眼,玉手一點,“太上忘情的法訣,我己經注入你的識海。”

“有些路,一旦選擇了,永遠無法回頭了。”

方正清楚她說的什麼意思,“何須回頭?”

“無需回頭。”

“我隻想變強,守護我身邊的人。”

“以後每七天,本宮會見你一次,考察你的修為。”

宮昕蝶吩咐道。

“跪安吧,本宮累了。”

宮昕蝶補充了一句。

畫麵緩緩模糊。

方正醒來了,眼中還掛著淚痕,也許這是他最後一次流淚了。

太上忘情,冇有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