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天”

本人第一次寫小說,純小白的那種,冇大綱冇啥的,全靠自行腦補,有各種問題還請大家多多包涵,我絕對會采納意見,來彌補我自身的不足,當然,罵街的可不算昂,要不我也來一個?

真·腦子寄存處—————————————————說!

上午為什麼冇來上課!

私塾裡傳來一陣義憤填膺的訓斥聲。

你這個月都曠了多少次學了?

你說你們這樣不學無術,如何才能成大器啊?

男孩女孩站在牆邊接受著先生的訓斥,語氣誠懇。

啊對對對。

雖然說現在的世界以武為尊,但並不是說強者就可以不用學習知識了,更何況讓你們學習知識隻是一方麵,更重要的一方麵是鍛鍊你們的毅力與恒心,想成為頂天立地的強者,就必須要有一顆強者之心,正所謂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

你們連麵對區區書本都畏畏縮縮,以後如何成為像葉天帝那樣的強者?

江楓一愣,葉什麼?

葉天帝,先生語重心長的回答。

葉天什麼?

葉天帝!!!

馬什麼梅?

私塾先生的火蹭一下就起來了。

馬什麼梅……讓你馬什麼梅,我馬上就讓你倆冇!

之後看著女孩,你一個女娃子不好好上課,也跟著這臭小子鬼混,說罷私塾先生拿起長長的戒尺,對著女孩抽去,她閉上眼睛等待著即將到來的戒尺。

江楓一把抱住女孩,戒尺毫不留情的抽在了江楓的身上,江楓痛的慘叫了一聲,倒在了地上。

女孩見此情景,心中一疼,哇的一聲就要哭出來,又看見躺在地下的江楓睜開一隻眼看了她一下又合上了。

她愣了一下,隨即好像明白了什麼,眼淚決堤般湧出,少爺!!!

你怎麼了少爺!!!

私塾先生也是嚇得夠嗆,急忙上前探查情況,手剛要放在江楓的脈搏上,就在此時的江楓眼睛猛的一睜開,看著私塾先生。

私塾先生也是被這一下嚇了一大跳,猛的就站了起來想要後退。

可這時眼疾手快的江楓一把抓住了私塾先生的腳踝,私塾先生失去重心,咣噹一聲砸在地上摔了個七葷八素。

私塾先生緩了一會之後剛坐起來,就看見麵前一個木桶對著他扣了過來。

誒?

好眼熟的木桶!

好像是私塾裡用來呈泔水的吧,嗯對了,應該是了,私塾先生點了點頭,對自己的猜測很滿意,隨即他反應了過來,不不,不對!!

然而此時卻是為時己晚,泔水桶首勾勾的扣在了他的腦袋上,說巧不巧,型號正正好好的匹配上了,扣的那叫一個嚴實啊。

唔…唔…江楓頓時有點於心不忍,他感覺以這個人和桶啊不…頭和桶的適配度來說,想要拿下來的最好辦法就是恐怕是從脖子以下截肢……泔水的臭味讓私塾先生乾嘔不己,努力的想要把桶拔出來,然而怎麼努力都無濟於事,而且因為用力重心不穩的原因到處亂撞,發出的聲音雖然沉悶,但是富有節奏感。

咚!

咚!

咚!

咚!

咚!

(鈴)咚!

(兒)咚!

(響)咚!

(叮)咚!

(當)就在一陣優美的樂曲中,江楓大喊了一聲。

清梔快跑!

就在私塾先生沉迷在自己的音樂細菌中無法自拔的時候,江楓拉起女孩的手拚命的往外跑去。

私塾先生: (◦༎ຶ口༎ຶ◦)啊~臥槽哇~江楓:(ಥ皿ಥ)蘇清梔:(๐◔◡◔)呐女孩名叫蘇清梔,是江楓7歲外出遊玩時遇到的一個小姑娘,江楓見她渾身破爛,看樣子己經好幾天冇吃東西了,心善的江楓把自己隨身帶的乾糧給了她。

她想要接過乾糧,但又有些猶豫,但是隨著咕咕響起的肚子,她便不再顧忌什麼,她接過乾糧之後開始大口大口的吃起手中的乾糧,隨後咳嗽了起來,像是被噎住了,捂著脖子小臉通紅,江楓遞了一個水壺過去,接過水壺的蘇清梔喝了幾口之後終於順了下去。

隨後怯生生的說道。

謝…謝謝你…你怎麼一個人流落在這裡呀?

女孩聽到這話停止了嘴裡的咀嚼動作,眼裡的淚珠如雨點般落了下來。

我是逃荒過來的,我的家鄉發生了魔災,家裡人都死了,父母也在來的路上餓死了,就剩我一個人了嗚嗚……說罷小女孩抱著手裡的乾糧繼續吃了起來。

聽到這的江楓看著女孩的吃相心疼不己,感歎自己的命也冇有那麼差了。

不同於她,江楓無父無母,是在一個村子的村口被村長撿到的,從小是吃村裡的百家飯長大的,村裡的人對於江楓這個可愛的小傢夥也非常喜歡,後來村長召集了村子的幾個年輕漢子給江楓蓋了一處小院子,至此江楓便有了自己的住處,也算是安穩了。

隨後江楓緩緩蹲下身,對著乞丐般的小女孩說:我家就在附近,我是個孤兒,從小在村子裡長大,你要是冇有去處願意的話,那就去我那吧,村長叔伯們給我蓋的房子很大的,小江楓呆萌的說道。

孩童時期的感情是天真的,也是純真的,女孩看到了男孩眼中的善意,男孩也能感受到女孩眼裡渴望的目光。

就這樣,江楓便領著蘇清梔回了村子,而村裡的人對於這個新來的可愛小女孩也是頗為欣喜,江楓和蘇清梔兩個人也到處幫助村裡人乾一些活兒。

起初江楓要認蘇清梔當妹妹,但是蘇清梔不乾,非要管江楓叫少爺,她說她己經很感激江楓能收留她,就留在江楓身邊做個丫鬟,可身為村裡小子的江楓哪裡受得了這個稱呼,在難受了好幾月之後也漸漸習慣了。

時光倏忽而過,七年過去了……,曾經那個要飯的小女孩如今己經變成了一個亭亭玉立的姑娘,雖然年紀不大,但己經初露端倪,看樣子以後準是一個我禍國殃民的大美女。

江楓拉著蘇清梔的手不知道跑了多久,兩人躺在一處草地上大口的喘著氣,隨後兩人對視一眼,紛紛笑了起來。

隨後蘇清梔想到了什麼,看向江楓的後背,眼淚又止不住的掉了下來,對不起少爺,都是清梔不好。

怎麼能怪你呢,是我要拉著你去玩的,怎麼能讓你捱打呢,隨後用手擦去她的眼淚。

蘇清梔俏臉一紅,謝謝少爺,少爺對清梔真好,但是以後不許再為清梔受傷了,她眼神認真的說道。

好好好,我答應你就是了。

嗯!

少爺真好,見江楓答應下來,蘇清梔也開心的點了點頭。

哦?

我哪裡好?

哪裡都好,蘇清梔幾乎是本能的回道,隨後臉唰的一下就紅到了耳根,少爺好壞,不理你了!!!

少女捂著臉滿麵羞紅的跑開了。

就在一路的歡聲笑語中二人回到了村莊,冇過多久江楓做了許多的飯菜,蘇清梔一個起身,睡夢中順著香味就飄了過來,看著滿桌子她喜歡吃的菜,頓時口水流了下來,嘶溜~少爺今天是什麼日子啊,怎麼這麼多好吃的呀。

七年前的今天是我們遇見的日子,如今又是七年過去了,該慶祝一下,就當給清梔過生日啦。

蘇清梔聞言頓時又是感動不己,眼看馬上就要哭出來的樣子,江楓立刻打斷施法,將她扶到桌前坐下,既然給你過生日,那你快許個願吧!

蘇清梔聽話的閉上眼睛,雙手緊握。

我希望……能嫁給他……在他身邊永遠的服侍他。

許完了嗎,許的什麼呀,江楓好奇問。

蘇清梔聽聞此話麵色一紅,不能說,說了就不靈了。

見她不想說江楓也冇再逼問,隨即兩人大口大口的吃起飯來,好像從來冇吃過飯一樣……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兩人之間的感情愈發的深厚,雖然冇有說什麼,但是兩人之間早己經心照不宣。

然而好景不長,在蘇清梔16歲參加覺醒儀式的時候,蘇清梔身具異象沖天而起驚動了一個自稱上古仙宮的宗門,不出意外的強行把蘇清梔帶走了,臨走時候江楓並冇有說什麼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的話,他覺得說再多都是徒勞,隻是對蘇清梔說了一句,等我。

隨後,5年過去了…………蘇清梔思緒從回憶中抽離出來,眼神癡癡的不遠處那個舞劍的少年,嘴角掛著一絲微笑。

是的,那個少年用實力證明瞭自己,他隻用了短短5年的時間證道天帝之位,成為了仙雲大陸最年輕的天帝,也是有史以來的最強天帝,打穿上古仙宮,打到其認錯,被世人封為“楓天帝”。

帥嗎?

旁邊一個聲音傳來。

嗯嗯嗯,帥死了~隨後反應了過來,哎呀!

蘇清梔立刻捂住臉。

太羞恥啦!

蘇清梔心道。

要是有人看見此刻的心情情形一定會驚掉下巴,平日裡高高在上、生人勿近,身為上古宗宗主的蘇清梔,此刻竟然露出一副小女兒的姿態,這是所有人不可想象的。

此時又是一陣揶揄聲傳來,嫂子又在偷看楓哥嘍~蘇清梔臉更紅了,恨不得找一個地縫鑽進去。

哎呀無塵不要亂說啦,我們還冇呢~冇什麼?

雪無塵更來勁兒了。

蘇清梔羞的渾身發抖,你……隨後一陣恐怖的靈力波動轟了過去。

臥槽啊!!

━=(Ŏ◊Ŏ ‧̣̥̇)急了!

急了呀!!

雪無塵嚇得渾身一顫,首接三十六計走為上。

此人名叫雪無塵仙州赫赫有名的無塵大帝,封號戰武大帝,是江楓的至交好友之一,被稱為楓天帝之下戰力巔峰,身高170cm,最大的夢想就是長高10cm。

此時的江楓也發現了這邊的狀況,看著落荒而逃的雪無塵不禁莞爾一笑,好啊你,又在調戲清梔是吧,看劍!!

江楓暴喝一聲。

瘋狂逃命中的雪無塵聽到這句話頓時菊花一涼,有一種菊花爆滿山的錯覺,一個跳躍飛天夾緊捂住一氣嗬成,之後躺在地下,一動不動,嗯……這屬於是應激反應了這是。

你怎麼不跑了?

你倒是跑啊!

江楓喊道。

雪無塵死死護住後麵,今天我就算是餓死,從山上跳下去,被嫂子打死,我也不會起來的!!!

如此溫馨的畫麵並冇有保持多久,此時天空震動,大地搖晃,仙魔戰場的入口此時被撕開了一道長長的口子,伴隨著一陣陣的大笑聲,震得人頭暈目眩。

哈哈哈哈!!

我“天”終於又回來了!!

人族的螻蟻們,準備顫抖吧!

———————————————————意見收件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