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你開心就好

-

“這麼想跟著我出去嗎?”

伴隨著熟悉清冷的聲音從身後響起,深淵使徒這才察覺不對。

“啊殿下!!!”

“彆一驚一乍,我回來看看,那些老傢夥如果問起來,就說我去沙漠了。”

“沙漠?那會把殿下您嬌嫩的皮膚曬黑的!還是讓我陪你出去,還能擋擋沙塵暴呢。”

深淵使徒對自己的定位很明確,就是縮小版的防沙壁,負責給空遮風擋雨。

但脾氣不好的深淵殿下可不這樣覺得:好氣哦,都是被這樣對待久了,那幫傻x玩家都覺得我是躺下挨【嗶】的受。

瀏覽社區時間久了,他知道那些玩家有多變態和瘋魔,喜歡哪個角色就是xxx廚,還有站cp的,南通,百合。

其中又以達空,鐘空……為熱門。

尤其是當他知道名字在前的是攻,名字在後的是受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誰規定個子矮點就是受了?!

他和熒都活了那麼久了,憑什麼被至冬一個小小的執行官壓一頭?!

他的語氣低沉了許多:“安靜,沙漠中的赤王,也是魔神戰爭的佼佼者,隻是後來因為花神死去,他悲憤萬分,甚至沾染上禁忌知識,試圖與天理抗衡。”

“您這次出去,不會是想,想研究禁忌知識吧?那太危險了,連神明都無法真正研究透徹的東西,您把握不住那股力量的!”

空在內心歎了口氣:這傢夥怎麼就不能盼著自己點好呢

“我心裡有數。”

深淵使徒嘴一瓢,追問:“哪個數?”

“哼,我走了,記得替我向那些長老問好。”

說罷,空就不回頭的離開了,他怕自己留在這裡多一秒,就忍不住想抽那貨。

瞬移回到沙漠地帶後,他的情緒才稍稍放鬆了些。

從卡池抽出來的魔物無比聽從他的話,倒是能讓他放心把找寶箱這種事情交給它們。

“找到赤王陵的入口後,先不要輕舉妄動。”

空叮囑這一批魔物裡,等級最高的深淵法師,他被任命為隊長,同時智力開發也更高一點,比其他魔物機靈,會跑,還會搖人。

和其他玩家的卡池不一樣,他根本冇有武器池,所有的魔物,從他的卡池裡出來,就是自帶武器的狀態,諸如燒火棍丘丘人,帶著盾牌的丘丘王,拿著弓弩的盜寶團……

至於冇有武器的魔物,那冇辦法,策劃冇有設計,總不能讓史萊姆嘴裡叼把武器,上去亂殺吧?

還有另一個更大的優勢,就是抽到同樣的魔物,也不會變成那什麼…命座,明明可以以數量戰勝,偏偏要搞什麼濃縮纔是精華。

所以,他的魔物大軍,占據優勢!

自從深淵殿下意識到自己是反派後,做事越來越坦蕩了,都當壞人了,以多欺少,恃強淩弱很正常,不是麼?

他的嘴角掛起一抹冷笑,眼眸似笑非笑的看向遠處。

大漠孤煙,烈日無情地照射,大地彷彿一個巨大的火爐,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炙熱的熱浪。遠處的山脈,披著一層朦朧的迷霧,彷彿是個幻覺,令人難以捉摸。黃沙在風中起舞,挾帶著毫無生機的風,吹拂著每一寸荒蕪的土地。

無邊的沙海,冇有一絲生機,隻有黃沙滾滾,望不到天際。

他的笑容在這沙漠中漸漸消失:“艸,須彌的沙漠地圖也太大了吧?!”

他的魔物大軍得找到猴年馬月,才能找到赤王陵的入口啊?

……

沙漠之中的進度遙遙無期,但萌新空那邊的進度,卻是異常的順利。

“汪~”

單獨和主人一起出來玩哎~

班尼特汪尾巴都快搖成殘影了,走路一蹦一跳,還會時不時回頭看看空在做什麼。

身後的黃髮少年不緊不慢的走著,左耳的羽毛耳飾搖曳晃動,襯的他平靜的臉上多了幾分柔和。

剛抵達凱瑟琳小姐那裡,就看見她旁邊站著一個白髮少年,看著與空差不多大的樣子。

他的臉上有著不加掩飾著激動,翡綠色的眼眸澄澈如水,鼻子上貼著一塊創口貼,正巧對應著班尼特汪剛從卡池出現的樣子。

活力年輕的少年,身上的衣服也極為涼爽,短袖短褲,朝氣蓬勃。

“汪?”

班尼特汪上前嗅了嗅,好奇的打量著這個少年。

“哇啊啊,彆咬我,我冇有任何惡意!”

大班尼特和小班尼特見麵,雙方倒是表現的很陌生。

空冇有著急上前,而是悄悄的觀察著,看著白髮少年蹲下身,笨拙的向班尼特汪問好,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想要拍拍小狗的腦袋。

“哇,我好像能懂你的意思哎?這是同意我抱你嗎?”

“汪。”

“你說你也叫班尼特?好巧啊,我也叫班尼特,那你喜歡吃什麼?”

“汪汪。”

無障礙的跨種族聊天

空狠狠羨慕住了。

“咳咳……”

為了彰顯一下存在感,空不得不咳嗽兩聲。

要是派蒙在這裡,他隻要全程掛機摸魚就行,派蒙不在的半天,想她……

“呦,冇想到能在這裡碰到你,哈哈看來今天的運氣可真不錯,接下來你要去做什麼?旅行冒險,還是去找凱瑟琳小姐接取任務?”

空壓下內心的驚訝,裝作很尋常的樣子:“你是……”

班尼特站起身,與空對視上一眼就匆匆移開視線,有些窘迫的摸了摸後腦勺:“剛剛一下子說了好多,都忘了自我介紹了,我叫班尼特,是一個很普通的冒險家,我剛剛是不是說太多了……真是不好意思,我隻是有點太激動了,還有點……嗯緊張。

空指了指自己,不確定的開口:“你很……佩服我?”

“當然啦!無人知曉的神秘異鄉人,平息蒙德大災難的勇者,帶領釋放火元素的神犬,冒險團的團長……這些名號,每一個都讓我羨慕。”

“不,我更羨慕你能聽懂它的話,無障礙交流更酷。”

聽到空誠懇的話,少年更加謙恭推讓了:“您太謙虛了,是我該羨慕你……”

“那這樣,我們身份換一下?”

“額……還是算了吧,我更想自己組建冒險團。”班尼特靦腆的笑了笑,隨後繼續說道:“你知道嗎?你們的名聲早就在冒險界傳開了,看似每日在處理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但每次出現災難,你們又會活躍在最前端。”

“巧合而已。”

如果不是為了原石和妹妹,誰想這麼活躍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