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一肚子壞水的殿下

-

城門口的位置,此時還有兩三個騎士拿著工具,在慢慢做好善後工作。

就在他們前往風龍廢墟後,魔物乘機向蒙德城發動總攻擊,還好事先安柏就偵查到不對勁,彙報給琴團長。

在琴團長有條不紊的安排下,一切都在井然有序的進行。

唯一的意外,大概就是闖入戰場,還成功混出名的宵宮喵和班尼特汪了,成了此時大街上談論的對象。

“你們倆這下可火了,”派蒙看著它們,有些好奇的問安柏:“話說,它們真的很厲害嗎?”

派蒙依稀還記得,卡池裡麵的角色被抽出來後,也是從低等級慢慢開始升級的,期間還要用冒險經驗,突破材料,甚至要打對應屬性的魔物纔對。

安柏表示了肯定:“絕對冇錯啦,我親眼看到宵宮喵打出的火元素煙花,直接送走了兩個丘丘王,還有班尼特汪,所有受傷的騎士去它那裡待上一會,傷就好的七七八八了。”

聽言,空詫異的看向蹲在地上的宵宮喵:……或許也該相信那些玩家的話?

金光代表稀有的五星角色,也就是宵宮喵,卡池頁麵宣傳c位的那個,玩家推薦的c?

難道c是攻擊力很強的角色?

空若有所思,目光旁移,那旁邊的班尼特汪是回血類的輔助角色了?

今天可把它們累壞了,回去記得也要給它們洗澡啊,戰鬥過後它們身上都灰撲撲的。”

派蒙點頭:“是啦,不過空現在剛退了房間,安柏你有推薦的旅館了,我們大概借住一晚就走啦。”

“兩天。”

空補充道,他想留下來,很想知道真正的班尼特是什麼樣子。

“這你們可問對人啦,我告訴你們一個地方,便宜實惠,還可以帶寵物入住哦。”

安柏將地址告訴他們後,便催促道:“還有的事情明天再聊好啦,眼下還是帶它們回去休息吧,彆讓它們累壞了。”

空點了點頭。

旁邊的派蒙再次一言難儘:不是你們能不能按照文字發展來啊?!

“安柏說的位置應該就是這裡了,”派蒙和空走進屋,禮貌的要了兩個客房。

進房間後,空就從揹包裡拿出小揹包,還有給寵物買的洗澡用物。

“喵~”

不遠處,班尼特帶著宵宮喵正在挨個測試新房間的隱患,黴神附體的班尼特汪,最適合用來測試每個地方可能出現的安全問題。

果不其然,一會的功夫,浴室的淋浴器老舊,出現水龍頭漏水,陽台的一塊老磚無緣無故的掉落下來,還有不平穩的木桌,廚房的潮濕……

空:一言難儘.jpg

他就把揹包裡常用的東西放出來,到時候使用的時候也能方便許多。

但現在看來,似乎……他想的太安逸了。

與此同時,另一邊的深淵殿下,正神色冰冷的坐在寶箱上,周圍幾個深淵法師,正在以他為中心,向外擴散尋找寶箱。

這一幕發生在須彌的沙漠地帶,熱風吹過深淵空的臉頰,他左耳的耳環隨風晃動,那中日不變的臉上,終於出現幾分龜裂。

都是這該死的大保底機製,隻要再努力一把,他就能擁有一隻屬於自己的龍王了,這樣麵對七神,至少還有一點抗衡能力。

地下,翻滾的沙蟲一直兢兢業業的索敵,檢測到遠處有個套著狼帽的褐色皮膚小男孩,趕緊回來稟報空。

根據描述,空一下子便猜出了這人的身份:

賽諾,須彌教令院大風機關,權利在阿紮爾之下,先隸屬於草神隨從,戰力不是很高。

既然如此,那就隨便打打好了。

這個世界的元素反應還是很有原則的,不偏袒任何一方,無論是深淵空,還是那些持有神之眼,可以使用元素的普通人,都遵循元素的規則。

空淡定的掏出墨鏡戴上,這毒辣的太陽和炎熱的環境,讓嬌生慣養的他還是有些不習慣。

“沙蟲專心在地下伏擊,帶兩個火深淵法師陪他打免疫,嗯……保險起見,再帶個雷丘丘王吧。”

吩咐下去後,空便繼續坐著,旁邊還有一隻冰史萊姆負責降溫。

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呢,一方麵是沙蟲需要升級實力,還有一點就是沙漠的探索度太低了,這裡的陵墓那麼多,寶箱肯定也不少。

怕自己實力不強的魔物吃虧,空還找出一個望遠鏡,聚焦遠處的那個小男孩。

嗯……此刻已經被打成狗了。

滿螢幕的免疫,還伴隨著低得可憐的物理傷害。

火深淵法師的大招就是圍著賽諾放火,對方好不容易躲開了,突然被雷丘丘王掄臉揍……

這都不用沙蟲從地下竄出來送他一記千年殺,對方就被打回城了。

火深淵法師將掉落的神之眼和一堆七聖召喚卡牌撿起,瞬移回來,恭敬的交到空手裡。

“雷丘丘王,吸收掉。”

空看都冇有一眼那個紫色玻璃

球,就丟給旁邊的雷丘丘王。

神之眼當中蘊含著不可思議的力量,隻有元素屬性對應的魔物纔可以使用,而且還有吸收元素還有期限,隻有二十四小時。

雷丘丘王雙手接過空扔來的神之眼,隨後神奇的一幕出現,那股沉寂在神之眼當中的力量似乎受到某種牽引一樣,自覺的飛出,落入丘丘王龐大的軀體中。

眨眼的功夫,雷丘丘王的等級從七十二,升到了八十。

數值的提升,讓專心搞事業的原魔空有了個大膽的想法。

他可不可以,用這些玩家作為掩護,幫助自己征服世界,打敗天理呢?

玩家使用的角色是擁有神之眼的人類,他們會通過聖遺物,武器精煉,還有天賦升級來提高強度,可比自己世界的傢夥厲害得多。

想到列表裡加上的那名玩家,深淵殿下肚子裡開始冒黑水。

下次研究一下,如果玩家的角色死亡,神之眼可不可以被偷走呢?

不過自從知道自己野心勃勃的事業和恢宏遠大的目標,在那些玩家眼裡隻是遊戲而已後,空變得興致缺缺。

要不是教團裡那些老壁燈,啊不,是老前輩一直苦口婆心的勸說,他都想撂擔子歇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