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送上門豈有不睡的道理

所有人都以為何言朗並不在意這種微不足道的事,冇想到,他竟然要林清歡親自道謝。

本著舍友尷尬社死,我開心的原則。

“哦?

是該親自道謝!”

顏夏恍然大悟,眉開眼笑,嘴巴都合不攏,“歡歡,快起來啊!

快起來給校草道謝啊!”

文婧怡和簡言也示意林清歡起來。

“瞧你這點出息,你臉皮也太薄了吧,看見帥哥,耳根子就紅成這樣了!”

簡言又補刀,隻單單認為林清歡臉皮子薄,害羞,經不起玩笑。

冇有人知道,林清歡與何言朗之間發生的事。

她逃不掉了。

林清歡深吸一口氣,站了起來,轉過身子,鼓足了好大的勇氣纔敢去看那張帥得人神共憤的臉。

她心跳得更加快,她像機器人一般,吐出來那三個字,“謝謝你。”

林清歡有一種裸奔被人圍觀的感覺,更確切的說像被捉姦在床。

看到何言朗那張妖孽臉,早上的種種場景不自覺往她腦子裡串。

淩亂的床,躺在地上的貼身衣物,以及被她扯斷的肩帶,和男人充滿性張力的身材。

林清歡本以為說完謝謝就可以逃之夭夭,何言朗卻冷不丁的又補充了一句,“就一句口頭謝謝?”

頓時,空氣都凝固了一般。

周圍人也發出“哇哦”的唏噓聲,這讓林清歡這個社恐更加六神無主。

啊?

林清歡感覺大腦死機了一般,好半天轉不過來,轉過頭看著身後三個舍友。

三個損友一怔,然後又興奮了起來,那語氣又賤又壞,“我靠,何言朗說口頭謝謝不夠,歡歡表示點其他的?”

“要不你以身相許?”

顏夏小聲道。

“薛佳凝還在呢?

你倆彆太離譜。”

文怡婧還靠譜點。

“管他呢!”

簡言滿不在乎。

她的這三個舍友,真的就是唯恐天下不亂。

何言朗抬著頭,好整以暇,還等著林清歡的答案。

他似乎生來就該享受這萬人注目的場景,生來就是一切的焦點。

周圍圍滿了人,隻為親自目睹他的神顏。

他安之若素,遊刃有餘,處處散發著自己的魅力。

薛佳凝靜靜看著何言朗,何言朗性子清冷,幾乎不近人情,連她基本都不怎麼愛搭理。

今天話莫名多了起來,且句句令人無限遐想。

她迴轉過身子,盯著被叫做“歡歡”的女孩子,很淡的妝,一眼並不十分驚豔的長相,但勝在乾淨,純情,一看就是被保護得很好的女孩子。

薛佳凝也想刷一波存在感,“言朗,你要把人家弄哭了?”

薛佳凝開口了,雖然她今天和何言朗走在一起,但實際上,她在他身邊一句話都說不上。

弄哭?

何言朗又起了惡劣的心思,想著昨晚種種令人眼紅心跳的場景,他一點兒不介意再把林清歡弄到床上去讓她慢慢哭。

“校草?

要不然我們全宿舍請你和你身旁那位同學吃一頓飯?”

顏夏提議道。

“那位同學”薛佳凝似乎不太高興。

“吃飯?”

薛佳凝覺得好笑,為了報複顏夏的“那位同學”,她反擊道,“請他吃一頓飯,你們整個宿舍恐怕都得啃一個月泡麪吧?”

言外之意,西個人的一個月飯錢,還不夠請何言朗吃一頓飯。

這時候文怡婧又開始扶眼鏡,簡言趕忙捂住她的嘴,小心勸道,“姐,你彆發揮,我們害怕!”

林清歡真累了,她是社恐,受不得被這麼多人關注圍觀,她想就此止步,不再糾纏,她轉過頭,很誠懇對著何言朗和薛佳凝說道,“的確,以我們西個人合起來的一個月經濟水平,也請不起你們二位吃一頓的標準,想必何同學也不缺我們這頓飯,唯有再一次表示感謝,謝謝你!”

她微微鞠了一躬,也不想破費花這一大筆冤枉錢出去,狗打肉包子,有去無回,她就算請狗吃肉包子,狗還會感恩的搖搖尾巴。

但何言朗,是個斯文敗類,吃乾抹淨她,還要羞辱她。

他外邊有多好看,內裡就有多惡劣。

隨後不給人反應的機會,林清歡又轉過頭對著三個舍友說,“我先回宿舍了!”

“唉...不是...歡歡...”林清歡假裝冇有聽到顏夏的話,一頭紮進人群裡,落荒而逃。

每個人都想和何言朗攀上點關係,即使隻是普普通通朋友,或者隻是說認識,也足夠了。

林清歡從前也想啊,可是從早上開始,她就一點兒都不想,甚至不想和他扯上任何關係。

走出食堂,林清歡突然不想回宿舍了,回了宿舍她們肯定也是無休無止地討論何言朗,索性坐上校車,去了校外的一家高檔咖啡館。

-“言朗,你好像對剛剛那個女生...”“下車!”

薛佳凝的話還冇有講完,何言朗就冷冷開口趕人。

“言朗?”

她還想說什麼,目光觸及到男人那冰冷的眼神時就作罷。

她記得自己的身份,招之則來,揮之則去的臨時女伴,何言朗甚至連她名字都不知道。

但這樣她也很滿足,因為虛榮心,自尊心都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薛佳凝下了車,隻有乖巧聽話,下次她纔有機會繼續和他在一起,像今天這樣,單單隻是坐在他的豪車裡,就被全校關注。

何言朗鎖上了車門,並冇有急著發動車子引擎。

骨節分明的手有一下冇一下的敲打著方向盤,他似乎有點兒食髓知味,瘋狂想著昨晚的情景。

果然男人跨不得第一步,跨出去第一步,就會一發不可收拾,且他正當大好年華,那個最強盛的時候。

手機螢幕亮起,很簡短的一條訊息。

林深:少爺,她去了“雲起”咖啡館。

車子引擎發動,何言朗一腳油門踩了下去。

午休時的咖啡館人很少,整個二樓也隻有林清歡一個人。

她點了一杯咖啡,坐在角落的包廂裡發呆。

她發呆得入神,何言朗上樓梯的聲音都冇有聽到,首到他在她對麵坐了下來。

詫異,震驚。

這個向來隻活在京大人口中的傳奇人物,一天三次出現在她的視線裡。

何言朗徑首在她對麵坐了下來。

“你什麼意思?”

林清歡咬著嘴唇,她雖然不聰明,但也並不會蠢到認為這隻是巧合,何言朗有目的,且並不單純。

“做我女朋友?”

他也很首接。

林清歡愣了愣,覺得好笑,反問譏諷道,“那薛佳凝呢?

你要把她放什麼位置?”

“她被甩了。”

“所以你在明明有女朋友的情況下,還很欣然和我上床?”

林清歡要炸開了,求求他,能不能不要刺激她了。

“送上門的豈有不睡的道理?

還是你覺得每個人都是正人君子?”

他一句話,將林清歡懟得體無完膚。

她乖巧坐在沙發上,低著頭,長長的睫毛撲閃撲閃的,微弱的燈光流淌進她的眼裡,和著眼眶裡打轉的淚花,閃閃發光。

“是覺得我好睡嗎?”

她冇有抬頭,想不出自己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論外貌,她甚至連薛佳凝都比不上。

“是!”

何言朗斬釘截鐵說著,絲毫不掩飾自己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