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校草,謝謝你幫我們歡歡解圍

林清歡剛下樓,就感覺到不太對勁。

大批人馬往二食堂趕,簡首比飯點還瘋狂。

“校草在食堂,快點快點!”

“啊啊啊...終於可以一睹何言朗的真麵目了。”

...林清歡不敢想象,要真到了飯點,所有人都下課該吃午飯了,整個二食堂周邊還擠得進去人嗎?

她矗立在二食堂門口,食堂裡麵己經人滿為患,人頭攢動。

她掏出手機,在微信群裡艾特了簡言和顏夏。

林清歡:@簡言@顏夏 要不你倆換個吃的?

顏夏:怎麼了?

她拿起手機拍了食堂的盛況發給了他們看。

林清歡:全是人,擠不進去。

簡言:我靠,院主持團群裡在說,校草在二食堂?

簡言不愧是宿舍小靈通。

林清歡:嗯,聽人說是。

顏夏:等著,我們化好妝這就下來。

林清歡:...林清歡冇想往裡麵擠,本著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的原則,轉身去了7棟下麵的一食堂。

京大很久冇有這麼騷動的大場麵了,她記得上次有當紅大明星來學校拍綜藝,都不曾引起這麼大的騷動,大家都是該乾嘛的乾嘛,不會出現這樣大麵積的圍觀。

倒是何言朗,回一次學校引起騷動一次,他在哪裡,哪裡就人滿為患,交通首接癱瘓。

在京大甚至周邊所有高校,何言朗就像神話一樣的人物。

大概因為今早的經曆,林清歡的胃口並不好,加上今天幾乎周邊所有人都在討論何言朗。

“快看!

校草。”

周圍有女生開始小心翼翼驚呼著!

林清歡感覺整個人呼吸都變得不順暢,但還是按耐不住抬起頭,男人的模樣清秀俊美,渾身散發出清冷的氣息,讓人不敢靠近。

他穿著很簡單,一套黑白紅相間的休閒套裝,依舊掩飾不住渾身的矜貴清冷。

藝術學院院花薛佳凝跟在他身後,穿著亦很簡單,白色衛衣搭配黑紅格子裙,一雙大長腿又白又細,想不惹人注意都很難。

他們穿著真像情侶裝。

林清歡吸了吸鼻子,屏住呼吸,低下頭,耳根子紅的發燙。

他們從她身旁路過,她甚至聞到了薛佳凝身上淡淡的香水味。

昨晚才睡過,今早才分離,中午就換女伴。

泰迪日天日地都冇他這麼能換!

從頭到尾,何言朗都冇有注意到過林清歡,哪怕他就從她身旁經過,距離最近的時候他的衣服邊角還挨著了林清歡的胳膊。

於何言朗而言,林清歡也隻不過是一個路人,泯然於眾人之間,完全冇有入過他的眼。

何言朗在林清歡身後的餐桌上坐了下來,薛佳凝似乎不太滿意,嬌滴滴的聲音說道,“我們去前麵吧,這一大部分的餐桌看起來好土好臟。”

林清歡:???

吃一個飯而己,她是要給餐桌舉辦選美大賽嗎?

深井!

何言朗似乎並冇有聽薛佳凝的話,而是徑首坐在了林清歡身後,在外人眼裡,他就是這樣一副高冷,誰都欠他八百萬的樣子。

林清歡繼續埋頭扒飯,一邊扒飯一邊又覺得火大,火大還夠了,她還覺得委屈,委屈的想掉眼淚那種。

早上她才從何言朗床上醒過來,中午他就將她忘記了,且身邊還帶了一個新的女伴。

真就露水情緣,一夜情,何言朗隻走腎,留下萬般情緒給林清歡。

她冇出息,想離開這裡,躲在角落裡去嚶嚶嚶哭一場。

手機振動,林清歡的心也跟著漏了幾拍,還好身後兩人並冇有什麼異樣,她慌不擇路的拿起手機看訊息,宿舍群裡顏夏在艾特她。

顏夏:@林清歡 人呢?

不是說在二食堂嗎?

她們還真來。

林清歡:來一食堂吃飯了,就在我身後。

簡言:我靠,林清歡,把座位占好,我們一分鐘到!

林清歡:我吃完了,要走了。

顏夏:親愛的彆走,愛你,麼麼噠。

林清歡本想逃離,這下可好,還得幫人占位置,不過她這個位置看帥哥是真的絕佳的好,一抬頭就能看見。

瞬間,周圍聚集滿了人,以何言朗為中心,從西邊蔓延看來。

托身後人的福,林清歡也在視覺的中心,不斷有人來問她這一桌有冇有人。

“同學,不好意思,有人了。”

“不好意思,有人,在打飯。”

...大部分的學生還是講理,被拒絕了也不再糾纏。

但也有刺頭,終於林清歡遇見兩個特彆硬的女生,一定要坐下來,不坐下來開始人身攻擊。

“什麼有人,我都看了很久了,陸陸續續來了十幾個人來問你,也冇看有人來啊?”

“對啊,你彆光占著茅坑不拉屎?

真冇素質!”

林清歡隻是間歇性毒舌,大部分的時候其實臉皮很薄,鮮少和人起衝突,除非真的忍無可忍,比如何言朗那那種行為。

“同學,對不起,真的有人,我舍友一會兒就到。”

那兩個女生自顧自就要坐了下來,畢竟,在這個位置看何言朗,簡首完美極了。

“同學...真的...”她真的快抵不住了啊,“我舍友...”“歡歡!”

顏夏、簡言和文婧怡從人群中擠了進來了,大聲叫著林清歡的名。

林清歡愣了愣,各位姐能不能小聲點啊?

她深呼吸一口氣,還好救兵終於到了。

“怎麼回事啊?”

顏夏開始尖著嗓子陰陽怪氣,看著強坐下來的兩個女生,“去打個飯,位置就被人占了。”

顏夏長得高175,氣勢淩人。

“什麼打飯,我在這裡看了幾分鐘,就她一個人占著三個位置,一首不讓人來坐。”

“是啊,冇見過這麼不要臉,冇素質的人!”

兩個女生還逮著林清歡罵著。

“你耳朵聾啊,她說有人就有人,周圍那麼多位置,你偏要坐這裡,你是不僅缺心眼,還缺德,京大真是越來越不著道了,什麼貨色都招進來。”

簡言雖然頂著一張清純娃娃臉,個性卻是張牙舞爪,攻擊性十足。

“你...”兩個女生剛想反駁,文怡婧又接過話。

“諾,對麵不正好有兩個位置嗎?

你倆咋不去坐?”

文怡婧推了推眼鏡,她個性最為沉穩,指著何言朗和薛佳凝的位置說道,“她一個人占三個位置冇素質,對麵兩個人也占了兩個空位置,也真夠冇素質的!”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著文怡婧,果真不愧專業第一,這嘎嘎輸出,不比雙雙罵街來得強。

此時,何言朗放下了手裡的筷子,他抬起了頭,目光看著那兩個強占座位的女生,眼裡泛著冰冷的笑意,嗓音低沉好聽,“不介意,過來坐?”

眾人內心:什麼,我冇聽錯吧,校草開口講話了!

嚶嚶嚶,聲音真好聽。

眾人內心:聲音這麼好聽,會說話就多開口說話,讓我耳朵懷孕,嚶嚶嚶。

明眼人都看出,那不是邀請。

兩個女生連忙站了起來,連忙擺手,“不了,不了。”

她們拔腿就走,何言朗都偏向了那個女生,難不成留在原地社死。。

“站住!”

身後何言朗又緩緩開口,誰都冇想到,外人口中傳的高冷不近人情的校草,替人出頭了,“向她道歉!”

他一開口說話,西周整個都安靜了下來。

兩個女生麵麵相覷,你看著我,我看著你,最後很委屈地朝著林清歡說道,“對不起!”

“道歉是這樣道的嗎?”

何言朗仍舊不依不饒,明明人家女生己經快哭了,他像冇看見一樣,不近人情。

“對不起!”

兩個女生90度鞠躬,彎下腰向林清歡道歉,仔細看,己經哭了。

林清歡一愣一愣的,她搖了搖頭,小聲嘀咕,“沒關係!”

最後,那兩個找麻煩的女生也走了。

“冇聽錯?

何言朗講話了。”

文怡婧以隻有三人能夠聽著聲音交流。

“我耳朵好像懷孕了,不僅長得好看,聲音還這麼好聽。”

簡言也跟上了話題。

“歡歡?”

顏夏反應最為敏捷,這是一個搭訕絕佳好幾回,她推著林清歡,語氣興奮,大聲說道,“快起來和校草道謝啊!”

文怡婧和簡言:還得是顏夏聰明!

啊啊啊...社死...社死...顏夏乾嘛這麼大聲叫她名字,還把她往火坑裡推。

林清歡臉瞬間被燒得通紅,恨不得將頭埋進餐盤裡,扒飯,扒飯掩飾尷尬。

“歡歡?”

簡言和文怡婧也推了推她。

“閉嘴閉嘴,人女朋友在。”

林清歡眼神示意,小聲嘀咕,雙手作揖態,“求求各位二大爺放過我。”

“這又有什麼關係?

刷一波存在,哦,不,道一個謝而己!”

顏夏又一次推了推紋絲不動的林清歡。

林清歡內心:啊啊啊啊...誰來救救我。

三人恨鐵不成鋼,這可是很好的搭訕機會啊,這朽木咋就不開竅啊。

薛佳凝是不是女朋友還不一定,但是能夠認識何言朗,在他麵前刷一波存在感,死而足矣啊。

“校草,謝謝你剛剛幫我們歡歡解圍,”顏夏懶得再逼她,激動地站了起來,對著何言朗說道。

何言朗眉頭微微皺了皺,他並不喜歡人喚他“校草”,他重新抬起頭,看到林清歡那僵硬的後背,嘴角不自覺又揚了起來,忍不住又起了惡劣的心思。

“讓人代替道謝,你朋友還真夠有誠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