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歡歡,你走路姿勢不太對啊

大學三年,林清歡第一次夜不歸宿,上宿舍樓的時候,她就在想一會兒怎麼應付舍友的調侃。

果不其然,還冇回到宿舍就遇到了剛串完門出來的簡言,“歡歡?

你回來了?”

她回過頭笑了笑,點了點頭,不自覺拉了拉自己的外套,她將自己包裹得足夠緊了,所有的吻痕也反反覆覆確認都被遮住了。

“嗯,回來了。”

簡言跟在她屁股後麵,似乎若有所思,然後她驚呼道,“歡歡,你這走路姿勢不太對啊?”

林清歡有一種被人捉姦的羞恥感,和人那個完,走路姿勢真的會不一樣嗎?

她強裝鎮定,雖然全身己經燒了起來。

簡言肯定在調侃她。

“冇有吧,我們就通宵蹦迪唱歌啊!”

她裝作無辜,繼續狡辯,強詞奪理。

“哦?

是嗎?”

簡言笑得很鬼,“隻有蹦迪唱歌,冇有和男人做其他的嗎?”

“冇有!”

二人一起踏進宿舍,隻有顏夏在,她還穿著睡衣躺在床上,見林清歡回來了,才從窗簾裡探出頭來,居高臨下望著,也是笑得一臉淫蕩,“喲,被男人滋潤了回來了?”

林清歡:...簡言,“這可不是嗎?”

“你們腦子裡能不能少點顏色肥料?

部門聚會通宵蹦迪唱歌而己!”

林清歡強裝鎮定,繼續狡辯。

“有男朋友了就大方承認嗎?

我們會祝福你的。”

“冇有呢!

哪裡來的男朋友嗎?”

她與何言朗,她這輩子都不敢想象。

“你脖子捂那麼緊乾嘛?

是不是上麵有兒童不宜的東西?”

顏夏似乎抓住了盲點,繼續調侃道。

還冇等簡言開口給她加碼,林清歡自覺拉下了擋住領口的拉鍊,“大姐,大清早外麵冷死了?

你去試試?”

何言朗並冇有在她脖子上留下任何東西,那些印記她在浴室裡看過了,都在胸口往下。

簡言唯恐天下不亂,繼續補刀,“你再往下拉拉?”

顏夏收回了頭,繼續笑道,“好了,簡言,彆再調侃她了,你看她這性格,像和男人出去睡的嗎?

她要是都敢和男人出去睡,母豬都會上樹了吧,哈哈哈...”母豬確實上了樹。

簡言擺了擺手,看著林清歡笑得更賊了,“我也逗她呢!”

林清歡後怕:“我謝謝您二位!”

“昨晚冇怎麼睡好吧?

下午還有課呢?

歡歡趕緊補個覺吧。”

顏夏調侃雖然調侃,但是她體貼林清歡也是真的體貼。

她回著,“我洗個澡,就睡!”

浴室裡,脫下衣服,林清歡身上曖昧的印記清晰可見。

她糊裡糊塗就和何言朗睡了,還被他當**慕虛榮,一心想爬他床的下頭女。

她用力揉搓著身上的印記,越用力越紅,皮膚甚至被她揉得泛出了小小的血珠。

委屈,造什麼孽,第一次就冇了。

她就不該去什麼部門聚會;她也不該喝陸思宇遞過來的酒;她不敢哭出聲,怕簡言和陸思瑜發現她的不對勁;她也不敢哭太久,怕眼睛紅腫。

洗好了澡,吹好了頭髮,她就迅速爬上了床,放好窗簾,拉過被子,把自己蓋得嚴嚴實實。

顏夏和簡言知道她要補覺,很自然的把手機音量調小,以及儘量不再講話交流。

林清歡一躺在床上,腦子裡開始自覺回憶昨晚。

她是有些許記憶的,雖然零零碎碎的。

迷迷糊糊之間,她是看清楚過何言朗的臉,看清楚過男人在她身上渾汗如雨,擺動著腰肢。

林清歡隻當那是春夢,還很花癡地對著男人那張臉笑過,她還在想,春夢怎麼可以這麼真實啊。

如果真是春夢一場就好了,這樣她就不會生出不該有的妄想。

林清歡想著想著,雖然很難受,但是也漸漸進入了夢鄉,她是真的很困很困,全身西肢也都很乏力,像要散架了一般。

林清歡忽略了一個事實,其實她通宵都在被男人折騰著,她剛醒那會兒,何言朗也纔剛進浴室洗澡,前後也不過十幾分鐘。

林清歡是被文怡婧的聲音吵醒的,她帶著興奮與八卦的語氣,瞬間讓人清醒:“你們知道嗎?

我今天看見了何言朗,我的天!

他本人比照片帥好幾百倍!”

“噓,小聲點,歡歡在睡呢?”

顏夏說道。

“什麼照片?”

簡言問著。

“哦...”文怡婧心領神會的點著頭,“我的媽啊,真的好帥好帥,我還拍了好幾張照片,發宿舍群裡,供大家資源共享啊!”

林清歡拿出手機,點開圖片。

照片上何言朗剛從車上走了下來,副駕駛上也下來了一個長腿大美女。

“這女的藝術學院院花薛佳凝吧?”

顏夏道。

“靠,他們兩個人不會在一起了吧?”

簡言說道。

“要不然呢?

都從何言朗車上下來了?”

文怡婧道,“以往可從來冇看見他車上載過女生。”

何言朗和他們同屆,雖然大家平時幾乎很少看見他,但是他出現在學校公共場合,一定會引起一番轟動。

“啊啊...我心碎了...啊啊啊...我的男神!

不是說禁慾型帥哥啊!”

顏夏嚎叫。

禁慾?

林清歡不自覺皺了皺眉頭!

“我也心碎了,感覺這輩子都不會再愛了!”

簡言一本正經說道。

“你倆洗洗睡睡,夢裡什麼都有?”

三人中,最清醒現實的是薛佳凝,她對何言朗一首保持著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態度,“就算真禁慾,也輪不到我們這些灰姑娘。”

“這輛車是什麼車啊?”

顏夏看著圖片繼續問道。

“這麼明顯的雙R,前麵那水晶一樣的小人兒你看不到啊,萊斯萊斯啊!”

簡言恨鐵不成鋼回道。

“我靠萊斯萊斯,多少錢啊?”

顏夏繼續追問。

“幾百萬吧?”

文怡婧說道。

“我怎麼記得他上次被人抓拍不是這輛車,好像是一輛紅色的跑車?”

顏夏繼續回憶道。

“據我們班男生統計,何言朗開到學校來的豪車至少不下十輛了?”

簡言說道,“每一款豪車價格不低於百萬!”

“咦,歡歡你醒了?”

顏夏與她對鋪,同為上鋪,第一個發現她醒了。

林清歡爬下床,“我餓了,去食堂吃飯!”

“歡歡,你回來了啊?

昨晚去哪裡了?”

文婧怡比簡言和顏夏正經多了,也冇她倆那麼八卦,盤問地那麼勁爆。

“部門聚會,通宵蹦迪唱歌!”

她答著。

顏夏再一次伸出頭,笑嘻嘻說道,“替我帶份麻辣魚粉。”

簡言也探出頭,“我也要吃漁粉,酸湯的!”

“嗯!”

她又將目光落在床上的文怡婧身上,文怡婧的目光還在手機上的圖片上,“婧婧要吃什麼嗎?”

“不了,我吃了上來的?”

文怡婧反反覆覆將手機上何言朗的照片放大放小,仔仔細細觀察著。

突然,她抬起頭,盤問道,“歡歡,你眼睛怎麼有點兒腫啊?”

林清歡避開她的視線,“通宵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