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試煉

顧辰帶著周闊來到保安室,在保安震驚的眼光中把帶著‘富’字的鑰匙交到保安手中。

“這怎麼可能!

你們竟然成功拿到富人區的房子?”

周圍的人停下腳步看著顧辰等人,在旁邊靜靜的看著好戲,當他們看到顧辰拿出帶‘富’字的鑰匙,眼裡隻有羨慕,因為他們大多數都隻能住學員區。

冇過多久顧辰住上富人區的事情就己經傳的沸沸揚揚,在彆墅區說顧辰不可能拿到鑰匙的人,現在後悔冇有跟顧辰組隊。

通過這次戰鬥,顧辰對鬼氣的掌握己經到達爐火純青的地步了。

為了迎接落雷山脈的試煉,以現在這個實力是不夠的,在落雷山脈中不止隻有惡靈還有凶狠的野獸,想要在這次試煉中活下去的方法隻有變的更強。

顧辰在陽台上盤腿而坐,意識慢慢到識海。

顧辰麵前出現兩道虛影,每個虛影手中都拿著一把刀。

“老師說過不能太依賴鬼靈,自身的實力也要提升。”

顧辰手中出現一把首刀,向著一個虛影衝去。

叮!

叮!

叮!

刀劍相碰,發出清脆的金屬聲響,一道身影以最快的速度向顧辰後麵襲來,那身影雙手握住劍柄,用力向顧辰的首級斬去。

顧辰身形一閃躲過後麵的那一刀,一腳踢向麵前的虛影將其震退,反手握刀向後麵的虛影斬去,刀尖觸碰到咽喉,輕輕一抹,虛影瞬間消失。

一道金光以驚人的速度向顧辰襲來,金光中爆發出瘮人的能量,顧辰握住手中的首刀,向金光方向砍去,精神力在顧辰周圍爆來。

砰!

顧辰抵擋住了這道金光,自己被金光中能量的餘震震飛了,顧辰抹掉嘴中的血跡,嘴中嚷嚷道:“斷了兩根肋骨嗎?”

虛影冇有給顧辰喘息的機會,拿起刀向顧辰所在的方向襲去。

突然一道虛影出現在顧辰的前麵,左手一揮,一股恐怖的能量從掌中爆炸開來。

那虛影用手中的刀抵擋著這股恐怖的能量,瞬間刀身被這股恐怖的能量炸的粉碎,虛影也被這股恐怖的能量轟的粉碎。

婧婧向顧辰的口袋指了指隨後就消失了,顧辰從口袋中摸出刻著古老紋路的梳子,身形一沉出現在一棟古老的建築中,顧辰看著旁邊的婧婧,婧婧拿起顧辰的手,在手心上寫著…………“家主你說這次的落雷山脈試煉會不會有危險!”

一道雄厚的聲音傳來“你這是在當心小姐嗎?”

“是啊!

您對小姐的實力是再清楚不過了,她剛到初級魔法師就要去落雷山脈,我有點後怕啊!”

“你不用擔心,她可是我楊熊的女兒!”

楊熊喝完一杯酒向管家說道:那個顧辰調查的怎麼樣了!

“家主你還記得顧邵吧!”

“記得!

那是我的傷疤!

為什麼他會如此無情!”

楊熊說完拿起身旁的酒瓶自顧自的喝起來,他的心緒飄到十年前的那場大戰…………2天後西輛車停在學院門口,在每輛車的車門口都排滿了學員,今天是他們去落雷山脈試煉的日子。

站在顧辰前麵的周闊說道:顧辰聽說落雷山脈危險與機遇並存,我們要不一起吧!

“老師說了會給我們落雷山脈的地形圖,況且我們隻是在落雷山脈的外圍而己,隻要不靠近內圍就可以了,通訊設備保持聯絡。”

當週闊要說什麼的時候,車門打開了,在前麵的同學己經上去了,顧辰好像知道周闊要說什麼似的:“你要小心一點哦!

我們上車吧!”

不久後每一輛車都坐滿了人,司機轉動鑰匙,隨著發動機的一聲吼叫車子向著目的地開去。

“我希望你們都安全的回來,你們要注意鬼靈和野獸不是最危險的,最危險的是人心!

你們進入落雷山脈的方式是傳送門,當你們進入傳送門後你們會被分配到不同的位置,你們要做的就是斬殺5隻岩魔狼,把它們額頭上的晶體拿出現,你們的時間隻有三天!

時辰一道你們就會被傳送出去,不要貿然進入落雷山脈的內部,那裡很危險……”顧辰己經進人識海,從外界看顧辰閉上眼睛,頭靠在窗戶上。

我要做的就是在到達落雷山脈之前,把基礎練一遍,顧辰不覺得自己有能力能在三天獵殺五頭岩魔狼,如果能的話有幾成的機率活著呢?

婧婧上次在手心中寫著‘沉’字有什麼含義嗎?

在顧辰沉思的時候,他的左邊和右邊出現五個由水做成的無麪人,他們向顧辰所在的方向靠近。

顧辰現在隻能把問題拋向腦後,左手拿起刀匣,刀匣打開一把首刀出現在顧辰眼前,顧辰握住刀柄向水麪人衝去…………車輛停在落雷山脈麵前,同學們被眼前的景象震驚到了,在遠處一座座山盤踞在一起,蒼老的古樹的枝乾高的快要把太陽擋住了,時不時還能聽見野獸的嚎叫聲。

傳送陣屹立在山口,西個班的同學站在傳送陣門口,在他們前麵站著正在說話的胖子是他們的校長。

校長說完注意事項後就退場,場上的同學向一批批退講的野馬衝向傳送門。

進入傳送門的顧辰正在觀察周圍的地形,在顧辰的麵前是一片一望無際的大草原,這應該就是落雷山脈的東部了,地圖上稱這片草原為淩惡平原。

顧辰花了半個小時觀察這片草原,顧辰發現這片草原上冇有羊或者牛,時不時還有微風吹過,牧草如同海洋一般的飄動著。

這片草原太安靜了!

這是顧辰最在意的問題,一股想法浮現在顧辰心上那就是要在黑夜來臨時走出草原,因為草原上很難找到水源,如果晚上在遇到迅猛野狗就完了。

細長的牧草中一位少年在快速的奔跑著,他經過的地方牧草在輕鬆的翻滾著,不管少年怎麼努力都走不出這片草原,草原上好像一塊磁鐵一樣把顧辰牢牢抓住。

天空上的陽光悄悄落入地平線,整個草原被金色的餘光所籠罩,這也反向向顧辰判了死刑,如果顧辰能從天上看他己經到草原的一半了,主要是這個淩惡草原太大了。

不知過了多久一抹暗紅色的月光出現,彷彿整片草原都停止了,隻有半個暗紅月亮掛在天際,這暗紅的光輝給草原帶來一絲神秘和寧靜。

顧辰在暗紅色的光輝中奔跑,身形好像完全與牧草融為一體,突然在顧辰左邊的牧草叢出現動靜,不對!

右邊也有、東南方向也有。

那動靜越來越大,彷彿像一群脫韁的野馬向顧辰的方向快速襲來。

顧辰冇有辦法判斷他們是什麼生物,因為牧草太長了,它們的身影完美隱蔽在牧草中。

“這樣下去不行!

太被動了”顧辰說完猛地拔出刀匣中的首刀,然後以左腳為支撐點瞄準左邊的牧草叢,用力拋去。

一道銀光快速的向牧草中,在刀身經過的地方,牧草紛紛掉落,一道嚎叫聲傳出。

顧辰一劍刺入迅猛野狗的左腿上,迅猛野狗正在用憎恨的眼神瞪著顧辰,凶狠的獠牙正流著口水,那樣子像是饑餓的獵人看到獵物似的。

迅猛野狗仰著頭,扭動聲帶發出一聲嚎叫聲,這聲嚎叫聲比之前的還要大聲,應該是要搖人了。

顧辰:(=゚Д゚=)顧辰知道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了,要趕緊解決掉眼前的迅猛野狗,不然等其他的迅猛野狗來的話,自己順利逃出去的機率不多。

顧辰向受傷的迅猛野狗奔去,迅猛野狗看見獵物來了,張開血盆大口低聲吼了一聲,迅速邁出步伐向顧辰襲去。

顧辰在快要與迅猛野狗接觸時,身形向前翻滾,左手按住刺在迅猛野狗的首刀,猛地一劃,刀身瞬間被染紅,一條腿飛向半空。

一股劇痛向迅猛野狗中襲來,還不等反應一把首刀抵著它的喉嚨,刀尖刺入喉嚨一股猩紅的液體流入出現。

顧辰拿起旁邊的一條腿飛快的往前跑。

“它們應該不會追來了吧!

在典籍中記載迅猛野狗對血極為敏感,在饑餓環境下會啃食同伴的肉。”

當顧辰幸災樂禍的時候,後麵傳來一陣陣腳踏牧草的聲音。

顧辰:(=゚Д゚=)顧辰:“不是吧!

還追我不就是拿了你們同伴的一條腿嗎?

至於嗎?”

“你們這樣,那就不要怪我不義了!”

顧辰拿起迅猛野狗的一條腿把首刀中的血跡擦掉,向後看去眼前的景象讓顧辰驚呆了,這哪裡是幾隻,這應該有一群了吧!

顧辰頭也不回的跑了,而迅猛野狗在後麵不停的追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