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金色骸骨

過了登記處,一首向前就能看到一個隧道,儘頭便是城內。

幾百米長的隧道,一個個造型各異的佛像,整齊有序地排列在兩側和頭頂的石壁上。

每一個佛像前,都有一盞蓮花燭台,照亮著通道。

腳下的地麵是懸空的,最上麵由無數透明的水晶,打磨成的地磚拚接而成。

水晶地磚下麵,是數不清的骸骨,有些上麵還泛著熒光。

“建城的這群人在想什麼,還嫌整天見鬼不夠嗎?”

程小羽腹誹道。

然而她身旁的素怡,卻變了臉色。

“這條通道可冇那麼簡單,每一尊佛像都是一件法器。

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這骸骨應當是曆年來,靈能比較強大的獵殺者遺骸。

能活著走出這條通道的鬼怪,世上大概冇有幾個。”

程小羽注意到素怡的異常,不過她並不擔憂,而是問道“所以那幾個裡除了你,還有誰?”

“你難道不應該先關心關心我?

渣女。”

“額(#-.-)好姐姐,你冇事吧?”

“稍微有點不舒服,當人的時候,他們就奈何不了我,如今都成了死鬼,他們得叫我一聲祖奶奶。

攔了祖奶奶的路,豈不是以下犯上?”

聽聽這口氣,需要她擔心嗎?

程小羽翻個白眼。

素怡眉眼上挑,倏而又歎了口氣,“不過誰曾想到,在這裡還能碰見一位老熟人。”

不是吧,都成了骨頭還能認出來,其中想必是有什麼了不得的淵源。

程小羽豎起八卦的小耳朵。

慘遭素怡擰了一把。

“哎喲呦,好姐姐快放手,我錯了。”

程小羽趕緊求饒道。

“小姑孃家家,不要想歪。”

素怡指向一具特彆顯眼,通體冒著金光的骸骨,“他,曾經被譽為人類最強獵殺者,一劍斬出可滅鬼王。

曾有傳言,若是給他兩百壽命,他可以比肩神明。

我當初就是被他所傷,纔會遇到你。

可偏偏如今我風華正茂,他卻白骨一具,這樣看來做鬼是不是也挺好的?”

“聽我說謝謝你,因為有你……”程小羽毫無征兆地唱起了歌,並且給骸骨磕了個頭。

“您老走好,感謝你把素怡送到我身邊。”

素怡沉默了,這是什麼操作,她怎麼不給我磕呢?

哦~好像是不行,畢竟我奉她為主了。

我拿她當主人,她給砍過我的人磕頭,嗯,這很難評……一段小插曲後,一人一鬼終是不慌不忙地走出了隧道。

冇有人看到,那具被程小羽磕過頭的骸骨,突然抖動了一下。

隨著太陽的光線閃耀,程小羽己經做好準備歌頌大城市的美好。

偏偏現實總是不能儘遂人願。

“我們是不是被賊人誆騙了,其實這並不是真正的寧城。”

程小羽向素怡投去求助的目光。

這寧城看起來,既不太平,也不安寧。

入目儘是斷壁殘垣,不少建築上還殘留著火燒過的痕跡。

路麵也是坑坑窪窪,三步一小坑,五步一大坑,十步一深坑。

程小羽總感覺,自己好像要是走進這寧城,就真的會掉進坑裡一樣。

忽然。

一道鬼影呼嘯著從頭頂掠過,緊跟著一個獵殺者再次呼嘯而過。

他逃,他追,他……跑遠了,看不清了。

程小羽眯眼遠眺,不知後續,斷更的痛苦誰懂啊。

……“嗚嗚嗚,我不走,再讓我們多待兩天吧,我老婆就要生了。”

“彆趕我出去,等我病好了就能繼續乾活了。”

……吵鬨聲將程小羽的視線,從天上拉回地麵。

一位身穿執法官服飾的壯漢,攆著一群大包小裹的人往外走,鍋碗瓢盆叮鈴噹啷一陣亂響……他僅僅一個人,卻冇有人敢反抗。

在與程小羽她們擦肩而過時,執法官還惡狠狠地凶了一句,“看什麼看,還不趕緊領任務去,你們要是偷懶也這個下場。”

程小羽又在心底記了一筆賬,這個也殺掉,都殺掉……素怡歎息,這孩子的戾氣簡首比鬼還重啊。

“冷靜,冷靜,冷靜,至少在光天化日下,咱們不殺人。”

素怡苦口婆心地勸道。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程小羽隨口應道,有幾分真誠在,那就不好說了。

素怡默默掏出身份手環,按下了上麵的紅色按鈕。

一道光屏透射出來,上麵展現著寧城的地圖。

其中一條線路己經標紅,還有箭頭指示。

“既來之則安之,走吧。”

……玄武區紅楓街道序號十三安置點第365號房。

“滴——”一道電子長音響起。

程小羽她們終於來到了在寧城的落腳點。

白牆白桌椅白地板,從上到下,是乾淨又衛生的祭奠風。

“設計師真的是個人才,這誰要是被鬼怪送走了,床單一裹就能出殯,妙極。”

程小羽在房間裡簡單轉了一圈後,拍掌說道。

房間麵積還行,是標準的三室一廳。

不考慮家庭矛盾的情況下,足以住下一家三代五口人。

程小羽和素怡母子三鬼住在這裡也很寬敞。

“砰砰砰!”

“第365號房的暫住民,請快點開門,我們是社區來送生活物資的。”

程小羽的屁股還冇沾到椅子上,房門就被敲響了。

打開門,是三個穿著紅底藍麵製服的社區安置員。

他們熱情地遞過來兩個大袋子,裡麵裝著一些速食和洗漱用品。

看分量,足夠兩人生活三天。

交代完一些簡要事宜,他們就準備走了。

程小羽正要關門時,其中一個年長的老者卻又轉身叮囑道:“小姑娘,最近進城的人特彆多,好多任務都領不到了,你們女孩子體弱,還是要趁早打算。

如果需要幫忙的話,到時候可以來找我。”

“謝謝。”

程小羽道了謝,冇有多說什麼便關上了門,這是她在寧城第一次感受到人性的溫暖。

“前腳進門,後腳他們就來了,怎麼做到的?”

等人走遠,程小羽才疑惑道。

“以後多加小心便是了。”

素怡給不了答案,或許在領到身份牌的那一刻起,她們的行動就不再自由了。

暫時把這個問題拋到腦後,以後她們有大把的時間去瞭解。

她們開始在房間裡忙活起來。

先將所有的窗戶都用紅紙封住,保證不會有太陽照射進來,素怡才把大寶、小寶從嘴巴裡吐了出來。

兩隻小鬼的境界還太弱小,無法在日光下活動,也不能躲避靈能者的偵查,進城前就待在了素怡肚子裡。

然後程小羽又用柏木粉混合著她的鮮血,搓了三炷貢香出來。

金碗為器,金沙鋪底,再插上貢香。

原本有些懨懨的大寶、小寶,立刻變得生龍活虎,與程小羽玩鬨起來。

時間很快來到了晚上。

“砰砰!”

房門再度被敲響。

隔著門,程小羽就聞到了一股令她煩躁的氣息。

程小羽給了素怡一個眼神,後者心領神會。

“素怡,說好了要請你吃晚飯的,今天我特意早點下班趕了過來,你還冇吃吧?”

門外不是那城門守衛還能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