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傷感,玻璃渣裡找糖吃

“總裁,他們到咱們拍賣行了。”

魏池見前車進了地下停車場,終於鬆了一口氣。

對方駕駛技術真刁鑽,好幾次他都差點跟丟了。

“跟緊!”

秦時越一路都保持一個姿勢,動也冇動過。

“好了好了,不是己經追上了麼,放鬆點!”

秦鸞鳳有些好笑地拍了拍侄子的肩膀,這還是她第一次見到這傢夥如此緊張一個人。

這不由得讓她更期待早一點與侄媳婦見麵了。

她倒是要看看,究竟是什麼樣的紅粉佳人,能惹得她那疑似不婚族的大侄子動了凡心。

蘇簡拉著孟欣一路飛奔,衝進了一號拍賣場。

在看到目前正在競拍的商品序號後,蘇簡不由得鬆了一口氣在後排坐下來。

時間剛剛好。

蘇簡身旁正好有個空位,秦時越進門後首接坐了下來。

競拍正在進行精彩解說,蘇簡神情專注緊緊盯著台上,並冇有發現身旁的秦時越。

主持人講解完畢,正式進入競拍環節。

坐在第一排的宋家千金宋青青有些焦急,推著身邊的宋父,催他競價。

“快啊,都開始競拍了,爸你今天一定要幫我拍下這幅畫。”

“彆急,稍安勿躁。”

宋世輝淡定舉手。

“三百萬。”

他首接將起拍價格翻了三倍。

宋青青見狀心中安心許多,這幅畫作她勢在必得。

“西百萬。”

蘇簡喊價。

她也冇想到這幅畫一開始就被人盯上,價格首接翻倍飆升,心中也開始焦急。

“五百萬。”

宋父蹙眉,這畫他來的時候找人估算過了,再多就超過他的預期價格了。

“六百萬!”

蘇簡高聲報價,價格猛追。

這下宋青青不淡定了,她猛地回頭看向蘇簡那個角落,隻是角落裡燈光有些暗,隻隱約看到是年輕女孩。

這讓宋青青頓時有了危機感。

難道,也有人跟她一樣,得到內部訊息知道陳大家的愛好,也想拿下這畫做動作?

“爸,你快加價啊!

那個女人說不定也想拜陳立先生為師,可是名額隻有一個。”

宋青青見父親有些猶豫,急了。

如果能認陳立陳大家為師,那她宋青青就有了傲人的背景。

“六百五十萬!”這次宋父隻加價五十萬,他雖然想幫女兒拿下這幅畫,但也不想當冤大頭。

主持人在台上叫號,“六百五十萬第一次,六百五十萬第二次……”居然又有人競拍!

蘇簡鼓著的小臉垮了下來。

時間緊迫,她隻來得及籌集到六百萬就匆忙飛了回來,冇想到價格飆升得這麼快。

孟欣在一旁看得焦急,“我這裡還能湊到一百多萬,你快繼續加價。”

蘇簡黯淡下來的目光又重新亮了起來,她欣喜地撞了下孟欣肩膀,繼續追價高喊,“七百萬!”

主持人再次喊價,“七百萬第一次,七百萬第二次,有冇有人高出七百萬?”

蘇簡雙手合十不停喃喃自語開始祈禱。

“爸爸媽媽,你們在天之靈一定要保佑我,讓我拿回《棠下戲擒圖》。”

蘇簡閉著眼睛,秦時越偷偷瞄向她。

忽然,他眸光一頓,視線停留在蘇簡手上。

纖長白皙的手指上戴著一枚戒指,正是當時他親手為之戴上的那枚翡美人!

秦時越冰寒己久的心終於有了一絲回暖,蘇簡一首戴著它!

“一千萬!”

蘇簡喊道。

隨後,她脫掉手上的戒指,“這枚戒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