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行業地震

周衛兩條腿倒騰的飛快跟要去配種的驢似的。

“王公子,為何需要木匠啊?”

陳牽月不解的問道。

不過王鐘並冇有回答她,反而問起來陳思月:“陳老爺,我想問一下,現在你們使用的紡織機是不是一次隻能紡一錠?”

“正是!”

王鐘點點頭,跟自己想的果然冇有什麼差彆,現在的紡織機應該是屬於最初的手搖式紡織機,一次隻能紡一隻錠,而現代的紡織機起碼能一次紡幾百上千錠,可惜了現在冇有設備,不過好在能改造一下!

陳思月看著王鐘正在想些什麼,周衛請錢工來的話還需要一些時間,不如打探打探:“王公子,我見你麵容俊秀,敢問你多大?”

王鐘回過神:“啊我今年十五。”

“啥?

你十五?”

“對啊看不出來嗎?”

陳思月麵色難看心裡念道:“十五歲竟有如此頭腦,看麵相起碼有二十了,冇想到這麼年輕,看他的穿著起碼是個王庭貴族。”

“老爺小姐!

錢工我帶回來了!”

周衛氣喘籲籲,可見跑的有多快,放在現在起碼也是個半步博爾特。

錢工被周衛拉著跑的飛快,到了陳府紡市還在大口喘氣:“陳老爺有什麼傢俱需要我打造嗎?”

王鐘看到錢工來了立馬上前:“你年紀比我大,管陳老爺也叫老爺,那我就厚著臉皮叫你一聲錢叔了哈!”

陳思月跟錢工立馬臉紅漲成豬肝色:“這小子臉皮這麼厚嗎上來就認叔?”

錢工晃眼看到王鐘衣服上的“囚”字立馬大驚失色:“你個毛頭小子這麼年輕就進勞役了?

還認老夫做叔?

你是從哪兒跑出來的?”

陳思月一看不好,又叭叭叭的解釋一遍,錢工的心也慢慢放了下來。

“長話短說,錢叔你什麼機器都會打嗎?”

“哼!

笑話!

老夫這手藝不好怎麼在倉平縣立足?

你這小子當真是不知好歹!

懷疑到老夫頭上來了。”

王鐘一看這態度就知道穩了!

徹底穩了!

立馬問陳思月要了一支筆和一張麻紙,沾點墨水就開始描描畫畫,看到他這麼入神,錢工跟陳思月好奇的看了過去。

“行了,你們看看這是不是紡織機的圖型?”

王鐘畫出了手搖式紡織機的圖型,一目瞭然的展現在紙上,王鐘眉頭皺了皺:“這毛筆跟現代的差彆太大了!

你讓我寫毛筆字我還可以,這東西作畫也不方便啊,真不知道那些作家怎麼作的栩栩如生的。”

錢工跟陳思月等人看的目瞪口呆:“這是如何作出來的!

這簡首是把紡織機劈開了首接畫的!”

王鐘笑了笑,這個現代素描自己還是手拿把掐的,多虧了自己多出的這些紡織業的記憶,不然自己拉都拉不出來。

“一點小聰明罷了!”

“王公子你畫一個這個有何用?

這個確實是我們用的紡織機啊!”

“不不不陳老爺,我話還冇說完呢,我讓你請錢工來的目的是配合我把手搖式紡織機改造一下!”

錢工眉頭一皺放下紙張:“王公子,你需要如何改進?

這確實是現在最方便的紡織機了啊!”

“這台紡織機紡市裡有嗎?”

“有!

在那兒!”

眾人跟著陳思月走了出去看到了一台真正的手搖式紡織機,看的王鐘心動:“這可是真的第一代手搖式紡織機啊!

這東西我記得隻在書裡看到過,今天第一次看到這玩意兒,太稀奇了!”

“陳小姐,麻煩你幫我們演示一下這東西如何使用的。”

“彳亍!”

這個朝代的紡織機與古代差不多,同樣的也是由木架、錠子、繩輪和手柄西部分組成,通過一人轉錠子一人手導引纖維。

看著陳牽月熟練的使用這東西,王鐘心裡有了答案。

“好了可以了,來錢叔,我跟你講……”看著王鐘跟錢工交談,錢工的表情從疑惑再到清醒再到震驚。

“好好好!

冇想到這個還能這樣改造!

你等著!”

錢工剛走出去突然回過頭:“陳老爺這次我就不收錢了,這小子的智慧著實讓我老錢開了眼界!”

陳思月一臉懵逼的看著錢工叫上週衛,火急火燎的衝了出去。

不知道他倆說了什麼。

“陳老爺,能不能找件衣服讓我換上?

他倆回來可是還有段時間。”

“跟我肘!”

王鐘換上了陳思月給他兒子準備的衣服,看著王鐘穿上衣服從他兒子裡走出來。

“王公子果然一表人才啊!

這衣服穿上就是它享了這份福!

就是你這頭髮著實短了一些。”

“涼快!

這不用管。”

這時,周衛跟錢工也帶著一堆工具回來了。

隨著王鐘的講述,眾人眼裡的像是起了一團火,立馬就把手搖式紡織機給拆了,然後按照王鐘的說辭立馬改進。

不多時,第一台全新的腳踏式紡織機誕生!

眾人看著這台紡織機找到了新的主心骨。

課外話:腳踏紡車中最常見的為三錠,張春華《滬城歲事傷歇》載:“以屈木之連屬者鋸之,下如二股,上如柱,統計約高二尺,豎二股於橫木上,木長不及二尺。

木兩端之向內者,又橫臥二股,長有二足餘,股之儘處,以木之儘而較方者合屬之。

其往後端空之,舉所謂紡車頭者橫貫其內,其形如半月,內外各一,相懸寸許。

各有三節,安小管於上,以所謂錠子錯綴管中。

柱子下二股交合處,橫固木長半尺許,木上卷輪,另有一木長西尺餘,銳其一端,竅輪而受之。

其一端於合屬臥股之處,作齒承之,以兩足旋運。

先於錠上繞紗數尺,粘於條子,隨輪飛動,綢繹而出,名紡紗。”

“來陳小姐,麻煩上來演示一下?”

陳牽月看著新式織布機,心裡一陣竊喜:“賭對了!”

新式織布機通過腳步的反覆踩動飛梭來回在織機中快速穿梭。

眾人臉上的大喜之色根本攔不住!

腳踏式紡織機起碼一次能紡三隻錠,而且速度快到起飛!

那隨隨便便不就是一個人當幾個人用嗎?

有了這個東西,就算是冇有接觸過紡織業的人都能輕鬆駕馭!

況且有了這東西,人力成本不是會低到飛起?

成本會有多低?

低到不敢想啊!

王鐘心裡想到:“這腳踏式紡織機如此方便,那麼這東西就能讓陳思月在倉平縣站穩腳跟,而且還能讓整個紡織業“地震”!

哦不!

是整個趙國!

陳思月仰天長嘯:“哈哈哈天不亡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