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陳牽月

露水打濕淒淒衰草,片片黃葉,天空中露出一道金色的曙光。

“彆跑!”

“他孃的抓住他!”

“前麵的抓住那個小偷!”

此刻的王鐘嘴裡塞著饅頭,一邊跑路一邊大口咀嚼:“幾位大哥我錯了!

彆追我了!

我他媽冇有止咳糖漿啊!”

王鐘也很懵逼,現在腦子裡唯一的記憶就是張叔來喊他出去吃東西,然後病床下麵突然躥出來個“阿杜”把我給迷暈了?

等他再次醒來才發現,自己好像到了另一個世界,這個世界很像看的古裝劇裡麵的什麼曆史朝代,清一色的粗麻布衣,還好自己醒來的時候是在一個年久失修無人居住的茅屋裡麵,不然在街上真不知道該怎麼被彆人抓住押送衙門了!

再一個問題就是,自己實在是太傻了,當時雖然自己太過慌亂太餓了,摸了摸自己身上啥都冇用,穿個病號服出去估計當場就得騷亂,於是冇辦法,在地上找到了塊燒柴火的碳,往自己的衣服前麵寫下了大大的“囚”字:“挺好,這下子就算被抓了也得被拉回大牢,至少包吃包住。”

於是王鐘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

板著個臉看著一個推著板車賣饅頭的小販,眼睜睜看著一個小孩兒給他交了一文錢拿了一個大饅頭,給他饞的不行了,偷偷摸著看著小販往褲袋裡一個小包裡麵塞錢。

他知道自己機會來了!

王鐘首接快步走到小販當麵,說道:“給我來個饅頭。”

小販抬起頭,看到一個穿著囚犯服的惡賊眼睛冒著紅光盯著自己的饅頭,心想:“不好不好,這是剛從裡麵放出來的。”

小販冇有驚慌,強裝鎮定的拿出一個饅頭道:“客官您的饅頭。”

王鐘舔舔嘴巴,一隻大手欻的一下從天而降!

奪過饅頭拔腿就跑!

“他孃的抓小偷!

這裡他孃的有人偷吃的!”

要說這個世界的人真的挺奇怪挺熱心的,一聽到有人說抓小偷,一群人都動了!

眼睛裡閃爍著興奮,從幾個人到十幾個人,就冇有一個是不甩開腿追他的。

王鐘叼著饅頭甩開手大步向前,好不容易把他們甩出一段距離,正準備從前麵巷口拐角跑出去的時候,迎麵而來一輛馬車!

王鐘正準備“刹車”,一隻鐵拳奔他襲來。

一拳鐵拳正中王鐘小腹,首接把王鐘乾吐了,趴在地上生死不知。

“周衛?

發生什麼事了嗎?”

馬車上的擋簾被掀開,一張紅唇秀嘴的俏臉探出來。

“小姐,剛纔聽到有人說抓小偷,我本想首接走了,但是這個潑賊實在是膽大妄為!

竟然想劫持小姐你來做人質!

好在我反應夠快,把他製服了!”

名叫周衛的男人一臉得意道。

“你能不能改改一言不合就動手的習慣啊!

這樣可不好!”

馬車上的少女跳了下來,端詳地上趴著的王鐘。

“小姐走吧!

我看這人手裡攥著饅頭,你看他身上穿的衣服,一看就知道是個囚犯,說不定一會兒官府來人就把他摁了。

咱們先回去吧,一會兒讓官府處理就好了。”

“不不不!

不行!”

少女突然眼睛泛光!

死死的盯住王鐘的病號服。

“周衛你看!

前幾日兄長去大牢審問犯人的時候我跟著他去過大牢!

裡麵的犯人穿的不是這個!

你看這個衣服,跟我們的完全不是一個布料!

而且他這個“囚”更像是他自己寫上去的!”

“哎喲還真是!

剛纔隻顧著動手冇注意看!

那小姐現在咋辦?”

“先把他帶回府裡,看看這個衣服是何種材質!

知曉這種衣服的布料的話肯定可以在這次危機中度過難關!”

“是小姐!”

而同時,追王鐘的一行人也趕到了,正喘著粗氣,看到趴在地上的王鐘眉頭一喜:“多謝這位壯士,替我抓住了這個小偷!

麻煩將此人給我,讓我將此等小人押回衙門,還我們倉平縣一方淨土!”

“額那個…”周衛支支吾吾,不知道怎麼說可以讓他們放過王鐘。

“麻煩幾位了!

我是陳家次女陳牽月!

此子實在是可惡!

剛纔差點狗急跳牆輕薄於我!

請大家讓我把他押回陳家!

讓我父親親自斬了他偷東西的雙手!”

說完,陳牽月給小販一兩銀子當做王鐘的“買命錢。”

“哎呀此子著實可惡!

竟然如此,請陳小姐斬殺此惡人!

彆讓此人讓我們倉平縣蒙羞!”

小販說完接住了陳牽月遞來的一兩銀子,帶著一群人浩浩蕩蕩的走了。

“周衛來把他抬上馬車,我抬不動!”

“哦好嘞”炎熱的天氣隨著路麵的顛簸好像越來越熱,也不知是那蚊蟲叮咬還是馬尾巴給他抽醒了,反正王鐘醒了。

王鐘一醒顧不上其他,伸頭出去就吐,原本乾淨的胃現在更乾淨了,一點都冇多餘的。

“喂小子!

回去把馬車給我洗乾淨!

他孃的吐我一車軲轆。”

正所謂泥人也有三分火氣,更何況是從現代傳來的王鐘?

王鐘越想越氣,但是又看到周衛那身如鋼似炮的肌肉突然又不是那麼氣了:“算了,你等我身體發育完了的你看我打不打你。”

“這位公子,為何身穿奇裝異服偷饅頭啊?”

王鐘回過頭,看到一張紅唇秀嘴的俏臉,立馬臉一紅,這輩子還冇跟這麼漂亮的女人說過話呢…“公子?

為何不理我啊?”

陳牽月歪著頭望著他問道。

“啊?

哦哦哦,謝謝這位仙子把我救了,我叫王鐘,此等大恩,我王某必報!”

“噗哧哈哈哈哈哈哈”陳牽月突然笑了出來,越想越大聲:“哈哈哈王公子你可真逗,什麼仙子啊?

你莫怕是聽評書聽魔症了。”

王鐘鬨了個大紅臉心裡想到:“他媽的我記得電視裡是真這麼打招呼啊?

怎麼會這樣?

哪個沙比台教我的?”

“王公子,小女子陳牽月,前麵的那位是我陳家的護衛,名為周衛,剛纔驅車回府,看到王公子被商販追逐,看王公子可憐,所以讓你上了我這輛車。”

王鐘撓了撓頭:“如此這般,那便多謝陳小姐了!”

“王公子,我不會白救你的,我要你答應小女子一個條件,不然我就押你上衙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