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廁所倆狗

的確,文卜,耿一,程長,荀泉西人成了張扒皮近幾天的重點觀察對象,這幾天也不敢摸魚,搞得耿一很憂鬱啊,隻能去廁所裡摸會魚,文卜也是,兩人狼狽為奸,在廁所裡連上幾個小時。

此時的耿一在廁所裡,正與文卜聊得儘興,兩個人也算是無話不談了,當了兩年的同事。

“張扒皮是不是有病啊?”

耿一埋怨道。

“可能有點。”

“我們都成了重點觀察對象了,那其他人上班都吃雞腿了怎麼辦?”

“最缺德的主意:舉報。”

“這個主意不隻是缺德,是得罪人,完全不知道什麼是人情世故。”

“是自己死也要把彆人拉下水。”

“好一個自己死把彆人拉下水。”

“我真的真的真的真的想辭職,但是現在社會找工作又不容易,這整的……”“要不你去那個傅雷書家的公司乾活?”

“好入職嗎?

我感覺不好入啊?”

“我舉報,我向張扒皮舉報你要跳槽!”

“你什麼意思啊?

文卜,搞背刺可就有些不道德了吧。”

“兵者,詭道也。”

“嘖嘖嘖嘖……我不跟你說話了。”

耿一在廁所左晃右晃,又說道。

“還有幾小時下班?”

“再堅持兩小時,準時下班。”

“我們在廁所裡待了幾小時?”

“從中午12點開始,現在2:45。”

“有點久啊。”

“張扒皮還以為我們掉茅坑裡了。”

“要不現在再出去摸會魚?”

“趕緊走,還以為被馬桶沖走了呢。”

兩人唯唯諾諾的離開了廁所,迎麵正好碰到了張扒皮,兩個人低頭憋笑,不小心耿一噗嗤笑出了聲。

“還笑!

在廁所待了快將近4個小時了,被馬桶炫走了呀?!”

“啊對,剛從馬桶裡鑽出來。”

張扒皮氣的臉色通紅。

“我跟你倆說相聲呢,啊!”

“미안 ,阿尼嘎思密達。”

“你還飆上韓語了?

扣工資。”

“抱歉老闆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老闆老闆老闆老闆老闆那個老闆……”耿一一首拽著老闆的衣衫,後麵的文卜實在是冇發了,嘴角抖的厲害,手也跟著顫抖。

“文卜,你也是彆笑了,我還以為你真是那種溫和善良的老實姑娘,我現在終於看見你的廬山真麵目,一個一個的都懶。”

“誰想工作呀,都想擺爛。”

“你再說一遍,耿一。”

“我冇說,我冇說,我冇說,我冇說,我冇說,我冇說,我冇說,我冇說,我冇說,我冇說,我冇說,我冇說……”耿一一首在慌張的重複一句話。

“趕緊滾回去, 住廁所裡的嗎?!”

“好嘞好嘞好嘞……”耿一和文卜回到了自己的辦公桌前,冇,過了一會兒耿一又睡覺了。

“還睡覺呢,不嫌丟人啊”?

“昨天晚上熬夜了,和同學打遊戲打到1點多,廁所又冇地方讓我睡覺。”

“好六。”

程長突然竄過來,說。

“誰昨天打遊戲打到1點多,怪不得回回都遲到了呢,有黑眼圈在家補妝是不是?”

“你再逼逼就嘴給你打爛。”

“我的老姐嘞,素顏不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