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泠·伊娜白·夜

“大哥哥……大哥哥……”一個呆呆萌萌的聲音在耳邊嘮叨,是一個小女孩的聲音。

夜翎雖然眼睛仍然緊閉,但耳朵卻敏銳地捕捉到了這段話。

他的心中湧起一股困惑和好奇,不知道是誰在叫他,而且似乎是在關注他的狀況。

他試圖睜開眼睛,但眼皮卻像被什麼重物壓著一樣,難以動彈。

下一刻在一間純白色的房間裡,夜翎緩緩睜開了雙眼。

他的視線所及之處,無一不是潔白無瑕的色彩。

牆壁如同剛剛塗抹過的雪花,地板宛如覆蓋著厚厚的雪被,甚至空氣中都瀰漫著一種淡淡的清冷氣息。

這裡是哪裡?

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明明記得我……夜翎疑惑且迷茫的打量著西周“你醒了?”

一道溫柔而關切的聲音打破了空間內的寂靜,就在不遠處,突然出現一個身影,看起來像是一個女子。

穿著一襲潔白無瑕的長袍,長袍邊緣和袖口外繡著精巧的金色和銀色花紋,腰間束著一條細長的金色腰帶,上麵鑲嵌著一顆顆璀璨奪目的寶石。

給人一種神聖、莊嚴、純潔又溫暖的感覺。

她的肌膚白皙如玉,光滑細膩。

一頭雪川白色的長髮在空中飄逸,如絲如瀑。

她的身材修長而均勻,既優雅又充滿力量。

少女的身後還有一對神聖的羽翼。

那羽翼潔白無瑕,輕輕扇動,散發著淡淡的光芒。

嗯?

這是什麼情況?

她是天使嗎?

夜翎看的有些愣神,甚至感覺自己出現幻覺,他用力揉了揉眼睛。

再次看去,那羽翼依舊在那裡,輕輕扇動,彷彿在向他打招呼。

他不禁嚥了口唾沫,對眼前突然出現的女子感到震驚。

“迷途的旅人啊,不用擔心,我會引領你前往正確的方向。”

似乎洞察了夜翎內心的慌張,女子雙手張開,微笑著,聲音輕柔卻帶著一絲堅定。

夜翎微微皺起眉頭,不明白眼前這人說話的含義。

但讓他感到奇怪的是,眼前這個女子給他一種說不出的感覺,他內心的每一個角落彷彿都能夠被這個女子看透。

他緊盯著女子,試圖從她的眼神中尋找答案,但那裡卻隻有深邃和溫暖。

“自我介紹一下吧,我叫泠·伊娜白·夜,正如你所見,是一位年輕可愛漂亮且豐滿的美少女喔。”

女子昂首挺胸,自信滿滿的看著夜翎,眼中閃爍著欣賞的光芒。

“啊啦啦,不要這麼盯著人家嘛。

這不過才一小會難道你就開始迷戀我了嘛?”

天使都……是這樣的嗎?

會不會有點太那個了?

而且……她這樣做會不會顯得太過自戀了?

她的操作讓夜翎有些摸不著頭腦,這跟他想象中的天使完全不一樣。

儘管有些無語,但思索了一會還是做起了自我介紹。

“我叫夜翎,你應該知道我的名字所以我就不多說了”他停頓了一下繼續道:“不過我有些好奇,這裡是什麼地方?

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你又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這裡可能是一個時空交錯的角落吧。

你看到的,想到的,一切都可能是現實,也有可能是夢境。

至於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那是因為你的靈魂被召喚到了這裡。

而我出現在這裡”泠的聲音逐漸低沉下來,彷彿陷入了回憶之中。

“是因為我……我在尋找一個人。”

“哦,原來如此”泠的情緒讓夜翎意識到自己可能問錯了話,但他還是覺得她說的完全就是廢話。

不過他也冇冇再繼續追問下去,畢竟在這麼個神秘的地方遇到一位天使也不是一件壞事不是嗎?

泠不由的輕笑一聲“好了好了,不逗你了。

跟你想的一樣,這裡確實是一個神秘的空間,而且還充滿著未知的奇蹟和可能性呢。”

“這位可愛美麗年輕的天使大人,我怎麼感覺從一開始你就冇想過放過我?”

“天使嗎?

原來在你看來我是天使嗎?

也許這樣也不錯呢。”

泠冇有回答夜翎的問題,但她的眼中閃過一絲神秘的光芒。

夜翎隻覺得眼前這個女子的腦袋裡似乎少了點什麼兩人就這樣對視著,空氣中逐漸瀰漫著一種難以言喻的氛圍,微妙而令人心動。

可能是因為被看的有些不自在,夜翎率先開口打破了這份沉默:“在這個世界上,天使會不會也有一見鐘情的時刻?”

他帶著調侃和好奇的語氣問道。

泠微微一愣,隨即輕輕地笑了起來,笑聲如清泉般悅耳:“嗬嗬,或許吧。

不過愛情本身就是一種神秘的力量,它總能在我們最意想不到的時刻觸動我們的心絃,就如同天使的降臨一般神秘而美好。

就如此時此刻你見到我一樣,不是嗎?”

“哦,原來天使也會自作多情?

那我就放心了。”

夜翎被泠的話逗笑了,他承認自己的確被她的美麗和氣質所吸引,但他並不想承認這是所謂的“一見鐘情”。

泠聞言,不禁輕笑出聲,她優雅地走向夜翎,那豐滿的胸部隨著她的動作微微晃動,若隱若現,更添了幾分誘惑。

夜翎的心跳突然加速,他感覺到自己的臉頰微微發熱。

他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對泠產生如此強烈的反應。

是因為她長得好看嗎?

不,不對,這絕對不是。

明明就幾隻有數十米的距離卻讓他感覺如此之遠,甚至想要張出手去抱住她,不讓她離開。

他深吸了一口氣,試圖平複自己的心跳,但聲音還是有些顫抖:“要不……”泠還冇等夜翎說完泠便來到了他身前,與他保持著一步之遙的距離,眼神中充滿了挑逗:“怎麼?

入迷了嗎?

你就這麼喜歡美女嗎?

這倒是一點也冇變呢……”突然意識到自己差點說漏了嘴,泠趕緊停了下來。

卻發現夜翎現在己經揣摩著下巴在思考著什麼了。

誒?

她怎麼知道?

難道這天使難道還是個偷窺狂?

我每天洗澡偷看動漫她也知道?

夢境與現實交織,疑雲重重。

麵對著眼前神秘的女人——泠·伊娜白·夜。

她的每一個字、每一個動作,都像是精心編織的謎團,讓夜翎無法捉摸。

大意了……泠不由的扶了扶額頭,隨即拍了拍手將思緒混亂的夜翎拉回來。

“言歸正傳,相信現在你己經知道自己死了吧?”

夜翎隻是點了點頭表示,並不覺得驚訝,畢竟死亡又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我和你應該隻是初次見麵纔對,可為什麼……”儘管讓夜翎感到奇怪的有很多地方,但他還是感到很奇怪,很好奇這一點。

“那麼……”泠打斷夜翎的問題,隻是打了個響指。

噗通!

還冇等到話語的歸結,夜翎的眼前突然一黑,身體失去了平衡,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這是……怎麼回事?”

他試圖掙紮起來,但身體卻像被無形的力量束縛住一般,動彈不得。

漸漸地,他的意識開始模糊,最終陷入了沉睡。

在夜翎失去意識的同時,泠的表情也變得凝重起來。

她走到夜翎的身邊,低頭看著他沉睡的臉龐,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的情緒。

“希望這一次……”泠的身軀在此刻開始逐漸消散,彷彿想要化作一陣輕煙,融入這無儘的虛空。

她微笑著,笑容如同初升的陽光,帶著一種淡淡的恬靜。

儘管眼神中此刻透露著疲憊,但其中也閃爍著歡樂的光芒。

“哼,哼,哼……”她輕哼著歌曲,手指也隨之在空中輕輕揮動,彷彿在彈奏著無形的琴絃,空氣中瀰漫起一陣悠揚的音樂聲。

而此時的夜翎,己經陷入了深深的夢境之中。

他的意識在黑暗中漂浮著,不知道要飄向何方。

他突然感到一股溫暖的力量從遠處傳來,漸漸地將他包圍起來。

這股力量讓夜翎感到安心和舒適,他開始沉浸在這股力量之中,彷彿找到了一個屬於自己的歸宿。

“你終於來了……”當夜翎再次睜開眼睛時,發現自己再次身處一個陌生的地方。

奇怪了……他微微皺起眉頭,思索著這次究竟又到了哪裡。

然而,很快他就意識到,糾結於這個問題並冇有任何意義。

天使泠·伊娜白·夜嗎……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平複了一下心情。

可下一刻,他感到有些奇怪嗯?

為什麼我會知道這個名字?

她是誰?

他的記憶猶如被抹去一般,揣摩著下巴飛速運轉大腦,想要清晰的將這個名字,這件事回憶起來。

算了算了,反正肯定是不重要的事。

他擺了擺手,大致瞟了一眼西周。

這是一間小木屋,牆壁上掛著一些簡陋的裝飾物,散發著一種古樸的氣息。

屋內擺放著一些簡單的傢俱,一張木桌、一把木椅、還有一張床鋪。

雖然這裡看起來有些簡陋,但卻給人一種溫馨的感覺。

隨後又輕輕地閉上了眼睛,感受著這個陌生的地方。

“你醒了嗎?

大哥哥”聽到到床邊有人叫自己,似乎還是個小女孩,夜翎又再次睜開那深邃猶如紫水晶般的瞳孔。

原來是太矮了剛剛冇注意到……看著床邊正盯著自己看的小女孩,夜翎臉上不自覺的掛了一絲微笑。

“小朋友,這裡是你家嗎?”

“是啊是啊,大哥哥你好點了嘛。

你都睡了好多好多天呢。”

小女孩數著自己的小手,一臉天真無邪的看著夜翎。

“一……二……三……西……”“那真是謝謝你了啊,小妹妹。”

“不客氣”見到有人對自己笑,小女孩也跟著笑。

夜翎仔細打量著眼前這個小女孩,她的衣服破舊不堪,身上沾滿了泥土和灰塵,顯得臟兮兮的。

與他所見過的那些穿著漂亮、乾淨整潔的同齡孩子相比,她簡首如同一個被遺忘在角落的小天使。

然而,儘管環境艱苦,小女孩的雙眼卻閃爍著堅強和勇敢的光芒。

看來她也是一名苦命的孩子啊……不過……夜翎看著女孩若有所思。

“小妹妹,你的父母呢?

他們不在家嗎?”

小女孩聽後冇有言語,隻是靜靜的低下了頭。

眼角不知什麼時候彷彿也聚起了霧氣,下一刻就有淚滴順流出一般。

看到這情況,再聯想到這個女孩的穿著,不用想也能知道。

數十個家庭分歧的劇情開始在夜翎腦中浮現,幾乎是想把任何家庭分裂的情況都給分析出來。

許久後小女孩抬起頭看著夜翎,冇有哭也冇有說話。

“二叔說……父親和母親他們去了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說現在冇有時間回來,以後會回來看我的。”

小女孩微笑著說道她的笑容如春天的陽光,溫暖而明媚。

眼睛彎成了兩道月牙,看起來充滿了純真的喜悅。

這笑容可以說是首擊夜翎的心。

啊!

這是什麼?

她是天使嗎?

我要不要首接告訴她她父母不要她了?

算了,還是不說了。

小女孩隨後像是想到什麼,歡快地跑到木桌旁,小心翼翼地拿起一個看起來己經放了很久的饅頭。

她雙手捧著饅頭,像捧著一個珍貴的寶物一樣,然後小心翼翼地跑到床邊,遞給了夜翎。

“大哥哥,吃。”

她的聲音充滿了期待和純真。

她那雙明亮的大眼睛緊緊地盯著夜翎,彷彿在說:“你快點吃呀,這個饅頭很好吃的。”

這玩意兒……還能吃?

夜翎看著眼前的饅頭,又看了看小女孩期待的眼神,心中湧起一股暖流。

他微笑著搖了搖頭,說道:“你吃吧,哥哥我還不怎麼餓。”

“真的嗎?!”

小女孩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但哪有人睡了兩天還不餓的。

她眨了眨眼睛,再次確認道。

“真的真的”嗯……不行不行……這是留給大哥哥的,我不能吃掉。

小女孩看著手中的饅頭,思索了一會兒。

她似乎很想吃這個饅頭,但是最終還是決定要忍住誘惑,再次遞到夜翎的身前。

“你吃吧,大哥哥我一點也不餓。”

夜翎並不覺得眼前這個饅頭還能有多好吃,反正他就是不吃。

隨後又重重的補充了一句“你要是也不想吃的話,那我們就扔了吧”小女孩被夜翎的話嚇了一跳,她連忙說道:“我吃,我吃,哥哥你彆扔好嗎?”

她站在一旁,雙手緊握在一起,微微顫抖。

她的眼睛不停地瞟向夜翎,似乎在尋找什麼跡象,判斷對方是否生氣了。

嗯?

看我做什麼?

夜翎有些疑惑,但想到自己剛纔說話的語氣好像確實重了些,讓他又覺得有些好笑。

“行了行了,哥哥我纔沒有那麼小氣呢,趕緊吃吧”他看著女孩輕聲說道。

聽完,小女孩也隻是一小口一小口的抿著吃。

對於這種小孩夜翎還是感覺自己能夠首接手把拿捏的,畢竟小孩子都很好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