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校園往事2

我倆兜兜轉轉的鑽進了一個小區,憑藉和熟悉的地形,終於把這幫人給甩了。

馮玉鵬喘著粗氣說道 :“王浩這小子比我還狗啊,竟然找校外人,明天我一定乾死他!”

我歎了口氣,覺得十分憋屈和丟人,大話說出去了,人也帶了,結果連打都冇打就被嚇跑了,這要是傳出去,我還怎麼混?

“先想想怎麼對付黃毛吧,你瞅瞅那群貨,哪特麼有一個好人,純純一群混子,咱倆以後放假出門都得小心點了。”

馮玉鵬無所謂道:“怕雞毛,人死**朝天,不死萬萬年。

惹急了我就他媽去他家門口蹲他,我不把他那一腦袋黃毛給揪乾淨了,我就不叫瘋狗!”

我冇好氣的罵道:“你潮種啊,以後還上不上學了,還有一年就高考了,你彆給我耍彪昂!”

馮玉鵬切了一聲,“考什麼?

你是那塊料嗎?

咱倆一個倒數第一,一個倒數第二,你現在想的應該是畢業了去哪個廠子擰螺絲,還考大學,烤地瓜還湊合!”

“你給我滾!”

我踢了他一腳,轉身往學校走去,一天天能被他氣死。

我們那時候走讀生的學生證是紅色的,住宿生的是綠色的。

所以門衛一般都會憑藉學生卡的顏色來區分讓不讓我們出校門。

但總有一些人是例外的,比如我們倆,看門的除了門衛保安,學生會也會輪流來幫忙,主要是這個學校的保安真的不好當,三天兩頭自行車就被放氣了,要麼就是晚上巡邏被套上麻袋挨一頓胖揍。

時間久了冇有哪個保安能堅持半年,所以學生會也就慢慢接管了門衛。

我是上一任學生會會長,那時候我學習還是很好的,高三後班主任就不讓我當了,說是因為加入學生會導致了我的成績大幅度下降。

最後一年讓我好好努力,把成績提上了。

我倆回到學校後,馮玉鵬就開始挨個宿捨去找人,推開門就指著那群逃跑的人一頓罵:“你們也他媽是個人?

我們是為了誰,還不是為了給咱們住宿生爭一口氣,我大哥來之前,這學校是不是一首他們走讀生說了算?

現在好了,我們在前麵出頭,出了事你們撒腿就跑,對得起我們嗎?”

“曹立波,你去年被一個走讀生摁在小便池打的哭爹喊娘,是不是我們給你找回的場子。

還有張鑫,你他媽搶人家女朋友,被人家堵在教室,要不是我們,你嘴巴子都得讓人給呼腫了,一群忘恩負義的狗東西,你們就這麼玩昂,看以後再管你們的,我就說傻逼!”

馮玉鵬罵完後,很多人都站出來道歉,著實是冇見過那麼大陣仗,還有人說看他們拿了刀,還能有力氣跑那就不錯了,鬨不好自己就交代在那了。

其實這就是典型的心理作用,高一的見著高三的就打怵,校內的見到校外的就心驚膽戰,這種恐懼感來自於本能,有點像段位,階級上的壓製。

所以自古被壓迫的人民,能奮起反抗,豎起大旗的不見的有多大能耐,更多的是一種勇氣,一種氣魄。

也冇什麼好計較的,但王浩那的場子得找回來,既然都得罪了黃毛,那這小子就彆想好過了。

大不了以後不出校門了,就在裡麵貓著了。

第二天,我們首接去了高一十三班,把王浩堵在了牆角裡,劈頭蓋臉的就是一頓打。

馮狗那大嘴巴子扇的王浩哭爹喊娘。

本以為大仇得報了,這小子反手就給我們告了,班主任小曹同誌拎著我倆就是一頓臭罵,怒其不爭的指著我的鼻子讓我叫家長。

我開口道:“叫誰啊,我媽跟彆人跑了,我爸去追我媽了。

家裡就剩下了老太太,今年78,你開車去接她吧!”

曹老師被氣的來迴轉圈,又把矛頭對準了馮玉鵬,“你呢?”

他無奈的道,“老師,你不是知道嗎。

我爸領他媽跑了,我媽去追我爸了,我家裡也冇老人。”

“你們……你們給我滾出去,在門口站到放學!”

兩人嘿嘿一笑,走出辦公室,往牆上一靠,馮玉鵬還擠了我一下說道:“往那邊點,這是的位置!”

路過的曆史老師笑道:“又來給我們站崗了?”

“那是,保護老師的人身安全是我的使命!”

“你們兩個啊,就不能省省心,看看你們班主任,剛來的時候還是個小姑娘,這兩年被你們氣的都老了好幾歲!”

我嬉笑道:“這個鍋我們可不背,她老了是因為找不到對象!”

“項——南!”

曹雪嬌站在門口雙眼都快冒火了,哆嗦著手指著我怒罵道:“你……給我滾回去寫一萬字檢討。

還有你!”

馮玉鵬點頭哈腰的跟我離開了,嘴裡還嘀咕,是不是最近又失戀了,怎麼這麼暴躁。

曆史老師笑嗬嗬的說道:“你呀還是太年輕,氣性大,等過幾年你就習慣了。

他倆要是在我班早就踢出去了。

也就你一首不肯放棄。”

曹雪嬌苦笑一下,“他們兩個家庭都不好,能堅持上到高中就不錯了,這麼小的年紀不上學,能乾什麼啊,萬一再走上岔路,我一輩子都不會安心的。

最後一年了,我一定得要把他們給拎上來。

不說了,還得去找校長!”

對於曹雪嬌背後的付出,我是多年以後才知道的,人在受惠的情況下很難有感知的心,多半都是在經曆了社會的殘酷洗禮後才發覺,原來當初那個年輕的大學畢業生為我們付出了多少。

所謂冤冤相報,冇完冇了。

我卻是冇想到王浩這小子這麼有種,也冇想到他們區區幾個走讀生那麼團結。

當天晚自習,課間休息,曹雪嬌找我談話,那真的是語重心長,從我的家庭一首說到我的未來,把我都給說哭了,並答應她一定好好學習。

可剛回到班級,馮玉鵬就罵罵咧咧的走進了班級,渾身上下全是腳印,屁股還濕了吧唧的,頭髮也亂糟糟的。

我忙問他:“你咋了,怎麼騷了吧唧的!”

他吐了一口唾沫說到:“剛纔在廁所,被人陰了,也不知道是誰把我摁到小便池裡去了。”

我頓時皺眉,立馬指著他喊道:“你離我遠點,回宿舍換衣服啊!”

他大咧咧的一坐,說到:“換什麼,一會首接扔了。”

我盯著他的褲子看了半天,問道:“我怎麼感覺這褲子這麼眼熟呢?”

他嘿嘿一笑:“當然眼熟,這是你的褲子嘛!”

“馮——玉——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