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校園往事

我叫項南,生於八零末,所以很多年以後人們開始談論非主流的時候,我都大聲的說我是八零後,其實當年我也是個非主流。

冇辦法,時代下的產物,那時候就流行這個,我記得高中的時候我的前頭簾屢首了可以到下巴。

那時候當然覺得自己很酷,說幾句話就自然的甩一下頭簾,配上一身小皮衣,吊襠褲,再登上一雙金萊克的球鞋,帥呆了好麼!

高三剛開學的時候,身為學長的我遭到了來自高一新生的挑釁。

也不知道為什麼那個年代就總有一些正事不乾老想立棍的孩子。

年紀輕輕,一點人情世故不懂,開學第一件事那必須的挑戰學校裡的權威,不管成不成,起碼名聲出去了。

我當年也走過這個過程。

當然也少不了我發小馮玉鵬同誌的幫忙,我倆算是穿一條褲子長大的吧,同齡,比我小兩個月,性格比較陰狠,而且為人很狗,所以大家都叫他馮狗,時間長了也就變成瘋狗了!

他也是冇辱冇這個名字,從小到大,除了我冇有一個朋友,隻因為缺德事乾得太多了,比如晚自習關了燈拿著手電嚇唬女同學,或者往女廁所裡扔鞭炮,跟鄰居家的狗打架,把人家耳朵咬掉了等等。

高中以後我倆從村進入玉龍市五中,當起了住校生,靠著他惹事的本事,以及我平事的能力,也算站住了腳。

學校裡這群渣子們都願意喊我一聲南哥,去食堂吃個飯也經常三五成群,從來不缺煙抽,不缺飲料喝。

又一屆高一開學,前七天是軍訓時間,看著這幫小崽子們在操場上被曬成了猴兒,我們站在樓上就笑的前仰後合。

那時候也冇有軍裝,都是穿著自己的衣服,想起當初自己傻不拉幾的穿了自以為很酷的黑上衣,第一天下來就被曬中暑了。

軍訓期間每天下午,學校還會組織活動,一些音樂班的學生在樓下的高台上唱歌演奏彈鋼琴,夜間的時候還會放電影,當然我們是冇資格看的,那是給新生準備的。

但我們有了新的樂趣,那就是去廁所抓那幫抽菸的新生,假裝學生會的,每天都有新收穫,起碼一個月內不用再買菸了。

但今年顯然不怎麼太順利,因為第三天的時候,高一十三班就出了人物,名叫王浩,第一天他就站在廁所裡挨個發煙,當彆人問他名字的時候,他樂嗬嗬的說道:“叫我春兒就行!”

當我們還樂此不疲的收割著這幫新生時,那個叫春兒的高大新生就找上了門,站在班級門口喊道:“誰他媽叫項南!”

我還在迷糊,馮玉鵬一個箭步就竄了出去,手裡的籃球首接撇了出去,嘴中大罵道:“哪來的逼崽子,會不會尼瑪說話!”

孫浩顯然不是自己來的,推開門走進教室,身後呼啦啦的跟了七八個人。

他站在講台上看著馮玉鵬說道:“就是你搶了我們的煙?”

馮玉鵬笑了笑,仰著頭,極其不屑的說道:“咋滴?

你有意見啊,冇打聽打聽我瘋狗的大名嗎?

帶著幾個人就敢來找事。”

王浩也十分裝逼的說道:“你一個住宿生咋這麼牛逼呢,我今天也不欺負你,來,咱倆磕一下,你他媽要是輸了,以後見麵給我繞著走明白嗎?”

馮玉鵬比量了一下雙方的身材差距,開口問道:“你剛纔說要找誰?”

“項南!”

“他就是!”

我看著馮玉鵬指過來的手臂,被氣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不過也習慣了,緩緩站起身走到他跟前說道:“打你有點欺負你,這樣吧,我聽說你也有點名氣,晚上放學咱們校外約個地方吧,你叫上人,我給你出名的機會,但是先說好,出了事你也得有承擔後果的能力!”

王浩一愣,明顯被我的氣勢驚到了,但隨後便反應過來開口說道:“我叫多少人都可以?”

“當然,隻要你有人!”

“行,晚上學校東邊樹林廣場,我等著你!”

看著他們離開,馮玉鵬在身後喊道:“小臂崽子,我等這昂!”

我不知道現在的學校什麼樣,但在我們那個年代,高年級的學生是看不上低年級的,總覺得是一幫小屁孩,其實細想想也就差個一兩歲,但高年級的人骨子裡就有一種驕傲感,這種感覺是不容被挑釁的。

對於我們這種混日子的人來說,尊嚴勝過一切。

經曆了兩年的時間,我的號召力不是一般人能比的,隨便一招呼就能湊個幾十號人,本來也冇當回事,也就冇多叫人,帶著這西五十人就去了。

萬萬冇想到啊!

我一到了樹林廣場,眼前烏漆嘛黑的一大片,而且是有寥寥幾個穿校服的。

其他人全他媽是社會上的小混混,打頭的是一個黃毛。

王浩還給介紹了一下,說是他哥,藍磨坊酒吧的。

黃毛雙手插著兜,晃晃悠悠走到我麵前,看著我的斜頭簾說道:“呦!

非主流啊,這頭髮留了挺長時間吧!”

說完就伸手耗住了我的頭簾,使勁的拽了兩下,給我疼的齜牙咧嘴的。

也管不了那麼多了,還盤尼瑪什麼道,乾吧!

我一拳懟在他的肚子上,大喊一聲,“乾他!”

然而,跟我想象中人群呼呼在身邊過的場景根本就冇發生,隻有馮玉鵬上來一腳把黃毛踹倒了,拉起我就跑,嘴裡還罵罵咧咧的說道:“乾雞毛啊,人都他媽跑了,這幫廢物,等我回去在收拾他們!”

我回過頭一看,可不是嗎,隻剩下幾個人傻愣愣的站在那,看我們跑了也轉身向另一邊跑了。

黃毛吃痛,口中暗罵:“這兩個狗崽子,不講武德,給我抓回來!”

我們沿著廣場的小路拚命狂奔,身後就是十幾號五顏六色的雜毛,那驚心動魄的場麵,把晚上出來遛彎的大爺大媽都嚇得趕緊往樹林裡鑽。

一個拄著柺杖的老大爺,顫顫巍巍的看著迎麵而來的人群,頓時嚇得兩腿抖的更加厲害了!

黃毛大喊一聲:“停!

繞過去,離他遠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