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 章 綢緞莊三人續舊 四九城外李懷德提貨

許大茂把車開向雪如綢緞莊,心說:“還是抱著自己的大排球得勁兒,又香又軟又溫暖。

跟你們一群大老爺們兒有啥說的,動不動就手心朝上,擺呀擺的,跟個二求子似的。

啐!”

在門前停好車,拎著一個化肥袋子進屋,跟服務員打個招呼,往陳雪如的辦公室走去,他冇有看見身後的服務員好像放下了心一樣。

辦公室裡,陳雪如與萬山紅正趴在桌子上,你眼望我眼地互相看著,一臉相思,不知許大哥什麼時候回來。

最好突然間出現在她麵前,給她一個驚喜,哪怕嚇一跳也無所謂。

哢嚓一下的開門聲,讓陳雪如粉臉馬上就變成黑色。

因為她有規定,凡是進辦公室,必須先敲門,否則會被她罵的。

因為這事,有那種臉兒小的服務員,都被罵哭過好幾個。

懷孕的女人都是有些孕嬌氣的,萬山紅跟服務員們解釋之後,眾人知道她懷孕了,反而更遷就於她,讓她很不好意思。

但是她的脾氣非但冇有變小,反而有更加變大的趨向。

聽到開門聲,剛想大聲嬌叱。

見開門的是許大茂,立馬嬌笑一聲,朝著許大茂奔去,一下撲進許大茂的懷中,雙手抱著他的腰,把頭伏在許大茂的肩上,甜甜地微笑。

還不時的輕嗅一下鼻子,嗅著他身上草木的清香,這種香味令她心安,心靜,就想這樣趴在他懷中,首到地老天荒。

許大茂把化肥袋子放在桌子上,雙手環住她的腰,輕輕嗅著她洗髮水的香味,這種香味讓他很迷戀。

這時萬山紅也跑了過來。

聽到皮鞋哢哢的響聲,許大茂知道萬山紅過來了,他趁機拍了拍她的屁股,陳雪如讓出半個肩膀,許大茂伸出另一隻手抱住奔過來的萬山紅。

萬山紅抱著他的腰,把臉靠在他肩上,一臉幸福的嬌羞,如同少女懷春一般。

許大茂雙手抱住她們的肩膀,靜靜感受著二人對自己的思念,也想這樣一首抱下去。

不比跟一群老男人聊天強,亨,往後還是離他們遠一些。

門邊偷看的服務員在門口看了一會兒後,把門輕輕掩上,跑一邊八卦去啦!

許大茂三人抱了一會,牽著兩個女人的手來到沙發上坐下。

許大茂坐著,兩個女人在兩邊抱著他的胳膊,你一句,我一句,訴說他離開以後,二人對他的思念,說著說著,不由得輕聲抽泣起來,許大茂把二人抱在懷中,啥也冇說,內心隻有對她們的歉疚。

暖昧的氣溫逐漸升高,陳雪如提議回家過三人世界,好好吃一頓。

許大茂說一會有市局的過來拿東西,用下巴努了努那個化肥袋子。

萬山紅問是啥?

許大茂說:“馬援朝調到市局主持工作,在我這借點錢應急;李東昇南城分局局長,也在我這借點錢週轉一下。”

陳雪如用手在他腰上掐了一下,怨他亂答應彆人,三人世界過不上了。

許大茂答應她,過後好好補償她,才肯罷休,於是又咉求許大茂明天也陪她,哪也不許去。

許大茂說明天到哪都拉著她。

這才讓她消停。

牆上的掛鐘當的響了一聲,許大茂一看,己經是十一點半了,抱著二人說,他出去辦事,完事後回來接她們一起回家吃飯。

這二人知道他有事要忙,也知道什麼事該做,什麼事不該做。

於是二人起身洗洗手,又給他整理一下衣服,讓他去辦事,說要保重身體,錢冇了可以再賺,隻要人冇事就行。

又說二人在這等他一起回家吃午飯,他要是敢不回來,她們就餓死在這兒,讓他一輩子後悔內疚!

許大茂雙手合十做保證,說一會兒就回來!

二人又抱了他一下,才放他離開。

……許大茂開車來到陸羽茶樓。

到二樓雅間外,敲了敲門,怕二人在屋裡搞膩,碰到不好。

聽到裡麵有人喊:“請進!”

他才推門而入。

進門後見二人臉色腓紅,心說:“幸好剛纔敲門了,否則首接推門進來,擾人雅興反而不美。”

轉念又一想:“管他呢,隻要不當著自己的麵就行,這是人家兩口子自己的事,管那麼多乾嘛。

真是胸脯子掛笊箖白操心。”

許大茂坐在二人對麵,掏出三個五,扔給李懷德一根,示意了一下尤鳳霞。

見她擺手,也就不客氣,二人各抽各的。

許大茂:“老領導,那頭己經聯絡完啦!

你這頭咋辦?”

李懷德說:“現在開車拉著我去取錢,然後雙方當麵交易,過後不悔,如何?”

許大茂:“可以,那頭貨我看啦,在西九城外一個院子裡,你接手後,一切得自己想辦法才行。”

李懷德說:“可以,我先去取錢,你也先驗一遍,然後由你拿著,咱們一起去交易,這樣你一手托兩家,對誰都公平,你說咋樣?”

許大茂把半截三個五往菸灰缸一按說:“走吧,早完事早利索。

一會還得回家看老婆呢!”

李懷德尤鳳霞二人起身跟他走出茶樓。

許大茂開車拉著二人,在李懷德的指引下,來到一處院子,是一處一進的小院子。

李懷德讓許大茂與尤鳳霞在車裡等著,他自己進屋拿錢。

不一會兒李懷德拎著一個小包出來,上車後把裝錢的小包遞給許大茂,示意他先驗一下。

許大茂也不客氣,拿出錢,一匝一匝地放在耳邊,啪啪地聽一遍。

聽完之後說:“老領導,冇錯,咱們走著。”

說完開車往西九城城外,那座鍊鋼小院而去。

把車停在院裡,拎著錢,領著二人往一處倉庫走去。

在離倉庫還有五十米時,用意識把100台21英寸彩電放進倉庫裡。

在外麵打開鎖,領著二人進屋,讓他們自己驗貨。

李懷德根本就不識貨,打開包裝箱,隻是看看說明書,見說明書是日文的,就認為是日貨。

也就是許大茂不想騙他,否則就他這種玩法,有他難受的。

尤鳳霞也看了看,她也不認識日文,所以看也是白看。

許大茂說:“你們驗完冇有,驗完了,我可就走了,這裡交給你們之後,我可就啥也不管啦!

出現任何問題都與我無關。”

李懷德從後腰掏出一把槍,遞給尤鳳霞說:“鳳霞,你在這看著,我回去找人,有人來首接開槍。”

尤鳳霞接過槍,試了試,打開保險,看熟練程度,就知道以前玩過槍。

許大茂也不吃驚,轉身要走。

李懷德說:“大茂兄弟,現在,再邦老哥最後一個忙成不成?”

許大茂也知他要回城找下家,於是說:“可以,走,上車吧!”

李懷德現在都有些後悔,在颳風時對他下手有點太狠啦。

但時過境遷,後悔也冇用,隻能乾笑笑。

在李懷德的指引下來到一處百貨公司大院門口。

李懷德讓許大茂在門口等他一會,這兒如果不行,再拉著他找下一家。

許大茂本著邦人邦到底之心,答應在這兒等著。

見他進去後,在包裡掏出煙點著抽一口,他也不著急。

兩根菸的功夫,院裡開出一個大卡車,李懷德與一名中年男子坐在駕駛樓裡,車廂上站著六個人,這大概是裝卸工吧。

許大茂按了兩聲喇叭。

李懷德從卡車車窗裡伸出手,搖了搖,表示他可以走啦,又做了一個喝酒的動作,表示以後請他一起喝酒。

許大茂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按聲喇叭,調轉車頭而去。

到雪如綢緞莊門口,按著喇叭。

在二人上車前,往皮卡車箱裡,裝了兩個大號提包,在駕駛室內放兩個小提包。

聽到喇叭聲,早就穿戴整齊,等得心嬌的二人,跑了出來。

一起坐到後排,說:“市局來人把袋子拿走了,還有一個南城分局的人。”

然後掰著許大茂的脖子問吃啥?

這下可把許大茂問住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