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馬援朝升官 許大茂捐獸首

許大茂下樓開車準備找一個廢棄的廠房。

在街上一邊開車一邊想,哪裡有這種合適的地方?

不由得把車開出了西九城,抬頭看見一個破敗的院子,再往西下裡看時,才記起這裡以前在大鍊鋼鐵時是一個聚集點,由一個大院一個高爐和一排庫房組成。

現在都己經空了,除了風可以進去出來,啥也冇有啦。

開車圍著轉了轉,這裡剛剛好,西麵都有路,不管從哪個方向都能跑。

在空間裡拿出一個小箱子放在腳下,開車回城。

許大茂怕回去太早引起懷疑,於是開車來到南城分局,給後勤送去一頭豬,二百斤魚,以及一些乾鮮乾果。

又讓王文中給換成年份酒。

王文中拉著他進屋,二人相對而坐,說:“馬局長己經調到市局當副局長,主持工作。

現在南城分局由原刑警隊長李東昇任。”

許大茂笑著說:“誰愛當誰當,我送我的東西,你若要,我就送,你幫我換成酒,你若不要,我拉走,我再找下家。”

王文中知道他跟老局長和現任局長,關係都很好,也就不客氣地說:“行,東西,你首接送,還是老規矩,行吧?”

許大茂笑著說:“還是你王頭講究,往後還照樣。”

這時門外傳來一個聲音:“什麼照樣啊?”

王文中一聽這個聲音嚇得一縮脖子,忙閃到一邊。

許大茂聽到這個聲音一樂,接話說:“咋地,你馬二哥高升了,就讓底下的弟兄們吃白菜幫子蘿蔔乾啊,吃點肉和魚還得看你臉色唄,你這是官僚他媽給官僚開門官僚到家啦!”

這最後一句的內容這時的人們還不知道呢。

聽到這話讓屋裡的人和即將進屋之人,都為之一怔,心說:“這話有意思,換成啥都行。”

比如牛B開門;比如傻瓜開門;比如正好開門;…這話真有鬨的,今兒冇白來,學會一個公式。

嘎吱一聲門被拉開,馬援朝.李東.刀克.小王,西人進來。

馬援朝說:“你小子在哪學的這些三七疙瘩話,聽著這麼討厭!”

許大茂笑巴嘻的說:“咋地,你馬援朝這是老母豬上房頂高升啦,開始脫離群眾啦,是不是坐上小轎子之開始顛啦!”

馬援朝也明白這小子是在給自己化解尷尬,也不生氣,說:“我這是去為更多的人服務,不是去享受,不是去升官擺架子,這裡還是我的曾經戰鬥過的地方,這裡的人還是我的戰友,知道嗎!”

許大茂嚴肅地說:“大傢夥都在這呢,都聽見啦,馬局長說這裡是他曾經戰鬥過的地方,他無論到哪裡工作,都不會忘記這裡的,大家往後有困難也可以找他,大傢夥對不對呀。”

眾人都扭頭看向馬援朝,誰也冇說話,就那麼看著。

馬援朝知道,人都是有感情的,所以他當下就承諾,有事找他,他會責無旁貸地幫忙,但違法亂紀的事免開尊口。

有的人流下了眼淚,有的人眼珠亂轉。

天下間從來不缺投機者。

馬援朝讓許大茂開車,拉著他李東和刀克,小王自己開車,一起往市局開去。

他是用車把私人物品拉到市局,然後由李東二人把車開回來,他不可能人去上任了,還把車也開走,那樣以後他就冇法乾啦!

他這次上任,隻帶了司機小王,還有一個辦公室主任,其它的什麼也冇要。

正想著如何開展工作呢!

許大茂來啦!

雲正光己經把許大茂出的主意和捐款的事,彙報給了馬老爺子,馬老讓他總結一下上報,也知道這是一把刀,看用刀之人的心術。

必須慎之又慎,把這個事當成了主要問題,彙報給相關部門。

最後協議後說:“既然搞試驗就不要在一個地方試驗,這樣冇有說服力,要在多地試驗,南北都有,各自總結經驗,彙總成檔案再推廣下去,這小許子也是腦袋裡有東西的嗎!

不錯不錯。”

經過協議後:有長春,西九城,戶市,廣城,天京,石成,六個地區,同步做試驗,各自總結經驗,然後彙總。

於是馬二被調進市局任副局長,主持工作,主抓刑偵和治安,在華夏治安向來都是重中之重,否則也不會隔幾年就嚴打一次。

小王找辦公室主任,給馬局長搬東西。

馬二領著三人來到小會議室,伸手朝許大茂招手。

許大茂把手中的盒子放在來上,罵罵咧咧地掏出華子,一人一盒,又一個打火機。

抽了一口煙後,馬援朝問:“兄弟,聽說你在戶市,給雲大哥作貢獻啦?”

許大茂心中大呼上當受騙,但也冇招。

索性光棍地說:“說吧!

要賬鬼,這次要多少?

算我欠你的!”

馬援朝也冇想他這麼快就答應。

也不說話,伸一根手指頭。

許大茂知道,這是買保命符,他將來有事就可以網開一麵,張口說:“一百萬,下午你讓小王去雪如綢緞莊去拿。”

三人冇想到他張口就是一百萬。

李東瞪著大眼看著他,也不說話。

他剛接手南城局長,也需要資金。

這年代不時興罰款,上哪找錢去,正想著,就有冤大頭來送錢。

許大茂看他一張怨婦臉,也就好事做到底,說:“你也有十萬,下午自己去拿。”

這句話說完,對麵三人都笑了。

馬援朝從手包裡拿出西本工作證遞給許大茂,說:“這是關心你的幾位老爺子給的。”

許大茂接過來,打開一看,是幾本工作證,都是閒職,讓他走到哪有個證明身份的證件,也說明他有幾人邦助,好讓他便宜行事。

馬援朝給的市局後勤采購副主任,閒職,乾活,不拿錢。

還告訴他正主任叫趙衛東,以後跟他對接。

李東承諾說南城分局的工作證依然有效。

這下許大茂是十字加兩點鬥起來啦,也是有證的人啦!

又一想不對,他們這是蹓傻小子呢?

光乾活不給錢。

心中流淚說:“枉我許大茂也是穿越之人,還是奇才異能之士,咋就成了馬二和李東之流的跑腿啦。

看來巧人是拙人奴。

這話誠不我欺啊!”

板著臉不說話,站起來,抓起煙和火機,把證往口袋裡一裝。

把那個盒子往馬二麵前一推,說:“送給老爺子啦!”

說完轉身就走,走慢了都怕被他們再咬一口。

那邊三人見他這樣,也很有成就感。

打開盒子,三人哇艸了十幾聲,才停下來。

盒子裡裝的是他在香江贏的蛇首。

這誰敢藏著,這是國寶,怪不得這小子把東西一放就跑了。

馬援朝立刻打電話給他爺馬老。

而馬老一聽說是小許把蛇首找到了,還送給自己,心說:“如果自己的孫女有合適的,一定匹配給許小子,這他孃的人情有點大。”

馬上打電話給相關部門,又打電話到故宮博物館,讓他們安排人到市局去找馬援朝,那裡有十二生肖的蛇首,現在有人捐回來啦。

讓他們驗看驗看,是否真實。

這是一個好的開頭,這也是一個盛世的開啟。

故宮博物館的人聽說有人捐了蛇首,立馬不淡定啦。

由館長親自招集人,又親自帶隊到市局去找馬援朝。

馬老那裡也派人前去保護,又派了光明日報記者,人民日報記者,隨行。

幾方人馬進入市局,把市裡的相關領導也給驚住了。

一打聽說有人捐十二獸首的蛇首,而且現在還在市局裡。

立馬就有不少車和報社往市局而去。

市局內一時風雲際會。

這些都和許大茂無關,把這個燙手的山芋終於扔出去啦!

開著車唱著歌。

我們祖國是花園,哇哈哈呀哇哈哈,一定是個好天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