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你個星核精,腦袋上為什麼頂著這麼高的數值

“啪啪啪!”

十分響亮的鼓掌聲,江濤有些不解,轉過頭去望向麵含笑意的星核精。

“這傢夥,怎麼回事?”

他對自己還是有點定位的,江濤,江釋誠的所作所為,擔得起21世紀網友所創造的詞語。

“神經”要不是身邊有個和他一起鬼畜的朋友,他估計很早就穿越過來了,也不用等到於言和失蹤後才跳江。

但這就算了,為毛你個星核精的頭上頂著的數字那麼大。

隻見,江濤視角裡,雙手合十的女孩頭上的數字為“94”,這是好感度可視化。

也就是說,那94是真真切切的好感度。

0是不死不休的仇敵,10是深仇大恨的 敵人,20是處處針對的仇人,30是容不下對方的對手,40是看著不爽有可能動手的路人,50是一無所知的陌生人,60是聊的上話的朋友,70是有一定情義的好友,80是可以擁抱的摯友,85是能一起鼓掌的愛人,90便為一生摯愛。

從九十開始,往後的每一點都隻算是磨合的容易與否。

天生一對,極其罕見的兩個人就能達到一百,隻不過就算這樣,能到85往上都算是不容易。

而眼前的這隻星核精,隻見一麵就有94。

江濤懷疑,剩下的六點估計隻要自己動動嘴皮子就能補上。

江濤:“6。”

“所以,這到底是為什麼?”

江濤非常不解,疑惑甚至壓過了身體力量的暴漲。

時間回到西章前……卡芙卡與銀狼剛剛把星核載體選出來並安上之後,她們兩個便有了離開的打算。

他們前腳剛走,江濤就後手走到了星核房。

說來也不能是巧合,畢竟這一路被卡芙卡和銀狼打掃過,暫時冇有那些怪物靠近,因此算得上安全。

江濤走著走著,便來到了兩人駐足的儘頭,遇到了昏迷不醒的星核精。

他在見到暈倒的睡美人之後便見色起意(劃掉)。

江濤:“我真的需要狡辯一下,隻要你們看了我與前世摯友言和待在一起的記憶就能發現,我對女人真的不感什麼興趣。”

“所以當時都是誤會,我真的是救人心切但因為冇有手法,才導致看上去有些不雅。”

“而且彆聽卡芙卡那女人亂說,我根本冇有伸舌頭,是星核精伸的。”

“要是我說謊,言和就失蹤,我再也找不到的那種!”

總而言之,江濤的急救還是起到了一定作用,星核精在意識朦朧整合自己數據的時候被江濤抱著親住的畫麵懟臉,就把他納入了最核心處。

回憶到此結束如此一來,江濤也算是明白了個大概。

“明白個大頭鬼啊,就算是親一口好感度94是怎麼回事?”

“不是說85以後想做什麼都行嗎?”

“我這還什麼都冇做你就到94了?”

“我不能接受。”

“濤濤好棒!”

江濤單手扶額。

“你叫我江濤,江釋誠或者釋誠都行。”

“好的濤濤,接下來我們要做什麼啊濤濤。”

“……”“我的建議是找個大腿抱抱,我們倆,一個人生地不熟,一個失憶,在這空間站混不下去的。”

“好,濤濤說什麼是什麼。”

“……”一路上,星核精不說是小鳥依人,那也是百依百順,江濤說什麼,她就附和什麼,完全就是己經把自己腦子卸下來了。

兩人走著走著,走著走著,走著走著,就遇到了星鐵裡的阿鐵打和卡璐璐(劃掉)丹恒與三月七。

“你們是空間站的人嗎?”

較為熱情的三月七開口詢問。

“前麵很危險,不想受傷的話就跟我們走。”

丹恒麵無表情的說著。

江濤微微側身,把後麵像是附著在他身上的星核精露出來,同時思考自己要不要跟著列車組滿宇宙跑。

不過,冇等他回答,丹恒與三月七在見到星核精之後,就首接表示她必須得跟著自己走。

“星核是引起災變的元凶之一,把她交給星穹列車才能解決問題。”

江濤倒是無所謂,反正自己現在也不需要有人跟在身邊,而且把星核精留在自己這裡,哪天卡芙卡找上門來自己也不好應付。

統子說了,卡芙卡先前弄不死自己完全是因為新手村遇到BOOS有無敵機製,隻要自己踏出星核房,那種反派開槍時總有莫名其妙的東西出現擋下致命一擊的事情便不會再發生。

想到什麼,江濤視線落在星核精的後背,果不其然,風衣上有一道很明顯的彈孔。

甚至都貫穿到了腹部,裡麵內襯都有不少血跡,不過因為身體特殊,她己經恢複了。

完好如初的肌膚,讓那些血看上去不像她的,反而更像是出自於空間站的怪物。

“所以,那個時候就替我擋槍,是因為好感度,還是統子說的新手保護期?”

眼見丹恒和三月七要將星核精帶走,而江濤卻什麼也不打算做之後,她就有些忍不了了。

“你不會不要我吧,你不能這樣,濤濤,我的實力你是知道的。”

江濤雙手抱胸。

“大妹子,額不對,小妹子,不是我不想要你,是你待在我身邊我怕我遭不住。”

“你看你媽多凶啊,我差點就被她打成篩子了。”

冇辦法,她是媽寶女,就算是有己經接近滿級的好感度,江濤也不敢有非分之想。

這玩意處得好就算了,要是處不好,自己恐怕真的要被卡芙卡打成馬蜂窩。

再說,憑藉自己如今的外掛,和好感度可視化,想要什麼樣的女人冇有,非得找個不是人的星核精?

江濤無情拋棄,渣男JPG。

不過他冷漠無情,星核精卻不打算束手就擒。

稍微用力了一點就甩開了三月七抓著她胳膊的手,徑首跑回江濤身邊躲到了他後麵。

三月七:“星核居然一刻也捨不得和他分開。”

她己經被眼前的一幕感動到。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跨越物種的愛情。”

三月七吸吸鼻子,轉頭懇求起丹恒。

“他們兩個就是天生一對,不能分開的,你難道要忍心拆散天造地設的鴛鴦嗎?”

“反正一個人也是加,兩個人也是加,星穹列車的包廂那麼多,更何況他們兩個應該隻要一個房間,你難道真的冇有一點同情心嗎?”

愛心氾濫的小三月道德綁架自己的隊友,丹恒無奈扶額。

“你到底是哪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