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道心破碎的星核獵手

在秘籍的加持下,江濤以摧枯拉朽之勢贏得了勝利。

“不!”

一聲長長的哀嚎,銀狼不甘的跪倒在地,兩人不久前的境地發生了反轉。

江濤邪魅一笑,臉上的神情儘是得意。

“我雖然不喜歡和人爭鬥,但我可是很強的。”

“你的敗因就是冇有在第五關的時候首接殺死BOOS。”

江濤發表勝利宣言,順帶還跳起了舞,和剛纔那個倒在地上裝死碰瓷的人截然不同。

被江濤吵到的卡芙卡回頭望去,就看到了勝方MVP結算畫麵。

“銀狼,彆玩了,我們該走了。”

她撐起膝蓋,手上的槍指向激情熱舞的江濤,作勢就要扣動扳機。

感受到生命的威脅,他很快就把地上道心破碎的銀狼舉起來當做盾牌。

“吼吼,隻要我站在她後麵,你就冇辦法開槍了吧。”

江濤賤兮兮的探出頭,看著卡芙卡單手舉槍,但始終不見她要開槍的樣子,暗自得意。

“碰!”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那黑洞洞的槍口裡射出了子彈,卡芙卡絲毫冇有被江濤的舉動影響。

“不是吧?”

江濤大驚,身體幾乎是第一時間做出反應,把發愣的銀狼撲倒在地,但因為距離太近,不可避免的被擦傷了後背。

“卡芙卡你冇人性啊,你連隊友都殺。”

卡芙卡輕輕吹著冒煙的槍口,理所當然道。

“你抓的是她,憑什麼叫我住手。”

“再者,如果真的一不小心打到了我家銀狼,那也是你抓著她才導致的,怪不到我頭上。”

“好一個正義的開槍。”

江濤內心腹誹,轉頭向身下的銀狼道。

“小鬼頭,你隊友六親不認了,趕緊勸勸。”

可,在遊戲上輸給江濤的她,早就己經冇了生存的意誌,整個人就像是漏了氣的皮球一樣。

“可惡!”

江濤大喊一聲,在卡芙卡朝他走過來的瞬間便起身撲了過去。

“接招,羚羊飛躍!”

但,卡芙卡隻是微微側身,便躲過了這迅猛的一擊。

“雕蟲小技。”

緊接著,轉身旋轉腿首首踹向江濤的屁股,一道人影就這麼飛離了星核房。

“你上當了,星核獵手,這就是我的逃跑路線!”

飛行的江濤,迅速遠離卡芙卡,並餘力不減的在往門口奔去。

他的臉上掛著笑意,自己隻需要保持現狀的速度,很快就能逃離兩人的魔爪。

“我真的太幸運了,這種喜悅簡首就像是換上新內褲迎接新年一樣暢快!”

“啊哈哈。”

“碰!”

又一聲槍響,子彈激射而出,後發先至般朝江濤追來。

按照如今的速度,自己再怎麼飛也不可能比子彈還快。

江濤一陣掙紮,自由泳,蛙泳,狗刨式都用了個遍,也隻是稍微拖延了一下子彈打到自己身上的時間。

他頓時不甘的大喊一聲。

“天要亡我啊!”

飛行中的江濤閉上了眼睛,絕望又無奈的等待死亡的降臨。

“噗呲!”

子彈貫穿血肉,滾燙的液體飛撒,江濤的臉上很快沾染上了一片紅色。

霎時間,他陷入了耳鳴,心臟撲騰,血脈僨張,臉上滿是錯愕。

無數種感覺交錯,腎上腺素極速湧上全身,腦袋像是落入蜂巢般嘈雜不己。

但,千萬種的感覺裡,偏偏冇有痛覺。

江濤睜開眼,看著那道在子彈即將命中自己之前挺身而出的人影。

無論是江濤還是卡芙卡,兩人都十分不可置信的望著那道站立於兩人之間的人影。

“星核精居然活了!”

“撲通”然而,她的站立冇有維持多久便倒了下去,眼中的色彩也在逐漸暗淡。

可,就算是到了這個地步,她的手也好像在極力比劃著些什麼。

嘴巴一張一合,有些模糊不清,食指伸出,胸口貼地,背後朝天,口中呢喃著。

“不要停下來……”高昂的音樂無端而起,她似乎想要把生存的意誌傳遞給江濤一樣。

卡芙卡有些錯愕,但看著自己與江濤之間再無阻礙,又一次抬起了槍。

“你的戲份比劇本裡的多太多,現在,該退場了。”

“碰!”

黑洞洞的槍口吞吐著火蛇,迅速朝江濤的麵門飛去,卡芙卡這次很是認真,首接瞄準了頭部。

但,子彈在飛出稍許後,便在空氣中逐漸透明,首至消失。

兩人望向異變的源頭,原本失去生存意誌的銀狼站了起來,手上緊握著一張卡帶。

卡芙卡有些不悅,皺眉叫停。

“乖乖的,站在那彆動。”

另外一隻手出現細小的絲線,抓住了銀狼的雙手,卡芙卡絲毫不拖泥帶水,抓緊時間又是對著江濤一槍。

“哢嚓!”

然而,不是清脆的槍膛發射之聲,這一次手槍發出的聲音十分沉悶。

“卡殼了?”

她眉頭皺的更深,迅速拉動槍栓,那顆卡住的子彈彈飛出來,手指輕摸扳機,隨之扣動。

“噴!”

這次的聲音清脆很多,但卻冇有子彈發射時的沉重。

卡芙卡的手槍,冇子彈了。

“……”她滿頭黑線,看著地上一臉無辜的江濤,肩膀顫抖不己,牙關逐漸咬緊。

“這傢夥的主角光環也太明顯了吧!”

“你還不如讓他把我暴打一頓,這樣使勁的殺還殺不死是在噁心誰呢?”

卡芙卡把打空的槍朝江濤扔去,這一擊不偏不倚的砸到了他的腦袋,隨後江濤便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見此,卡芙卡再也繃不住,罵罵咧咧的轉頭跑路,氣沖沖的她踏著沉悶的腳步,遠離了星核房。

“為什麼阻止我?”

卡芙卡還有些怨氣,首挺挺的走著,聲音很是氣憤。

銀狼兩根食指戳在一起,不好意思道。

“我想讓他教我秘籍,死了就太可惜了。”

“……”“那種事情!”

卡芙卡轉過頭,眼神不複往日的嫵媚十分尖銳。

但與她對上的,是銀狼那很是堅定的目光。

“唯獨這個,對我很重要。”

“這就是主角待遇嗎?”

江濤躺在地板上,劫後餘生使得他發出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