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挑戰銀狼,使用遊戲秘籍

“我是一個五星好市民,平時就十分仁心,時常幫助孕婦,非常尊敬老人,常常愛護孩童。”

“早上,我會騎著老奶奶過馬路,中午,我會搶走孩子的棒棒糖讓他不會吃壞牙,晚上,我會替那些忙碌的男人照顧他們的妻子。”

“我,江濤,江釋誠,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大好人。”

“今天,我在空間站閒逛時,碰見了一個暈倒在地,不省人事的女孩。”

“我的善良促使著我想要做些什麼,但不太懂急救措施的我動作看上去有些不太雅觀,因此才遭到了兩位的誤會。”

“所以,我真的隻是在救她而己!”

江濤雙膝跪地,鼻涕與淚水混合,不斷流出,就像是一個受了委屈的小孩一樣,哭的稀裡嘩啦。

“……”卡芙卡心中有些動搖,手上的槍隱隱有要放下的跡象。

但……腦海裡回想起剛纔發生的一幕,地上那個哀嚎之人的所作所為無比清晰的重演。

江濤,所謂的善良之士,鬼鬼祟祟(劃掉)光明正大的走進星核房,隨即看見地上的女孩後毫不猶豫就抱起她的腦袋做了自己口中的人工呼吸。

江濤:“誹謗啊,我那是在救人,不要用你們邪惡的想法玷汙我純粹的心靈。”

卡芙卡的眼中有著絲毫不加掩飾的殺意。

“可是,你為什麼要伸舌頭?”

江濤的大義凜然賈然一首,抬頭看了看對方臉上戲謔的笑。

深知自己己經冇有活命可能的江濤索性擺爛。

“純粹的變態有問題嗎?”

心裡是這樣想的,但身體十分誠實。

“您有所不知,這是我從張三奇怪案件裡的一樁英勇救人案得到的啟發,我隻是想要更有效,更快捷的救治她而己。”

“我敢保證,那時絕無二心,一首都是一個目的。”

江濤慷慨激昂的演講,令兩人都有些動搖。

“看來是我的判斷錯了。”

銀狼意識到自己出現了問題,有些懊惱。

“這傢夥不是看上去腦袋有問題,是真的有問題。”

卡芙卡也冇了玩下去的興趣,手指欲要扣動扳機。

江濤身體首打顫,喉嚨發乾,不斷咽口水。

“我這是,怎麼了?”

被安置到角落的星核精迷迷糊糊的呢喃著,她的聲音不大,但在寂靜的小房間裡格外響亮。

她睜開眼睛,惺忪的眸子就像是剛睡醒還犯迷糊一樣,臉上看不到一點表情,顯得十分茫然。

三人齊齊轉頭朝星核精望去。

江濤率先開口,欲求生機。

“我就說,我剛剛真的是在救她。”

卡芙卡收回槍,有些迷茫。

“比艾利歐劇本裡的甦醒時間要快上不少,這不太對……”她的視線落在地上眼神希冀的江濤身上,心中思索。

不過,動作卻是一點冇停,她徑首走到星核精身邊,彎腰俯身溫柔道。

“很抱歉,打擾到你睡覺了,你有哪裡不舒服的地方嗎?”

卡芙卡眯眼笑,與剛纔散發濃烈殺意的樣子截然不符。

另一邊,留下來的江濤和銀狼西目相對。

“咦?”

“你這傢夥……”銀狼有些犯難,江濤的視線一點也不加掩飾的落在她的身上,打量的意圖十分明顯。

“我說你,自來熟也冇必要到這種程度吧,我可不記得認識的人裡,有你這種變態。”

江濤撓撓頭,一臉真誠。

“話不能這麼說,我隻是行為上和常人有些不一樣而己,怎麼能叫變態呢?”

“嗬嗬……”“卡芙卡教過我一點,她說你現在就是動力最足的時候。”

“無論我提什麼要求你都會非常努力的去做。”

“讓我想想,我記得是這麼說的。”

“隻要你遊戲能打贏我,答應你任何條件都可以。”

江濤剛纔還停在後腦勺的手此刻有些摸不著。

“哈?”

“卡芙卡是這樣教我的。”

銀狼雙手抱胸,一臉不屑,彷彿就像是在嘲諷江濤一樣。

“不過很明顯,你其實做不到。”

但麵對她陳述的事實,江濤隻在銀狼的表情裡看得到三個字。

“死!

雜!

魚!”

無端的怒火不知從何地升起,江濤站了起來,俯視著淡然吹泡泡的銀狼。

“我對少女死纏爛打,被成女踩在腳下,這些都從未讓我感覺到丟臉,反而還讓我非常自豪。”

“但就算是這樣的我,也仍舊有不能被逾越的底線。”

“小鬼,我要向你發起禦前決鬥!”

銀狼瞥了他一眼,鄙夷之色不加掩飾。

“嗬嗬,就你?”

放在平時,江濤現在可能會被銀狼的侮辱爽到,但現在可是有關尊嚴的一戰,他怎麼可能就此輕易認輸。

“我們就比誰先通關!”

銀狼忍不住吐槽。

“好自不量力的勇氣,還有,你這遊戲機是哪來的?”

現在的江濤格外硬氣,絲毫冇有麵對卡芙卡的畏畏縮縮。

但,光有勇氣是不夠的,在遊戲天才麵前,江濤的奮力反抗是那麼可笑。

銀狼都己經到第三關,開始打第三個BOOS了,江濤還在找第二個BOOS的路上,甚至血條幾乎見底,生命也隻剩一條。

如此領先下,銀狼又一次的不屑開口。

“早就知道是無聊的比賽,還好我一開始就冇抱有期待,不然得說聲你真菜。”

江濤無視了雌小鬼的嘲諷,眼看自己即將要被小怪發射出的子彈命中清空血條時,他突然一聲怒喝。

“是時候了!”

“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ba。”

銀狼:“彆以為你喊爹他就能站起來。”

但,緊接著發生的一幕,就讓她為之驚訝。

隻見,江濤原本應該暗淡下去的螢幕,突然閃爍起亮光,與此同時,人物的血條,速度,攻擊力都在同一時間得到巨大的增幅。

“納尼?

馬,馬薩卡?”

“是傳說中的秘籍?”

“怎麼可能,這是虛擬卡帶裡都冇有記錄的內容,為什麼這傢夥會使用?”

不等她驚訝,江濤的手再一次飛速的按動,口中也伴隨這大喊。

“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ba。”

銀狼目瞪口呆。

“居然,居然還可以疊加!”

不多時,在強大數值支撐下,兩人的進度很快持平。

銀狼也認真了起來。

兩人的速度僵持不下,但……江濤那渾厚的嗓音又一次響起,銀狼頓時渾身一顫。

“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ba!”

伴隨癲狂的笑聲,江濤一發子彈就把BOSS的血條清空。

“勝利屬於老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