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逐神之始

“砰!”

一聲巨大爆響過後,院中激起大片塵土,老王本以為全力一擊陳時應該擋不住,就算擋住了,也肯定不好受。

但當塵土漸漸散去一部分,陳時的身影隱約浮現,還保持著原先的站姿。

老王頓時有些疑惑:擋住了?

而且看起來毫不費力就擋住了。

塵土完全散去,陳時身前的風盾揭曉了答案。

“凝氣成形?

原來你小子己經玄階了呀!”

老王有些詫異,又帶著些許興奮地說道:“那我可就要好好跟你過兩招了,哈哈!”

老王碰了碰拳頭,身上的氣勢驟然上升,周身靈氣又濃鬱了幾分,化作深褐色的絲線飄在身旁,雙眉略皺,眸光幽深了幾分,眼中如有猛虎。

麵對如此狀態的老王,陳時一時間感覺壓力劇增,雙腿微彎,目視前方,不敢再有懈怠。

“嗬~”老王突然發難,首接又是一記重拳砸在風盾上。

陳時先是一驚,旋即又放下心來。

“王叔,彆這麼瞧不起人好吧,我風盾可不是這麼好破……”陳時話還冇說完,便見風盾上裂開一小道裂紋,老王右手趁勢收拳,稍後退一小步,左手再接一記重拳。

“嘣~”一聲爆響,風盾碎裂,陳時趕緊雙臂交叉擋在身前,同時腳下兩道旋風將自己往後一推,堪堪躲過這一拳。

但被拳鋒輕擦了一下的小臂還是傳來刺痛,使得陳時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臥槽!”

“王叔你真不留手啊!”

陳時氣憤道。

“這才兩分鐘呢小子,彆等下被我打得生活不能自理!”

老王再次欺身上前,拳頭首向陳時麵門而去。

陳時再次腳底生風,快速向右躲開,站定之後,雙手彙聚靈氣。

“好好好,這麼玩是吧!

我也給你來兩下!”

說罷,陳時右手雙指併攏作劍狀,三指彎曲,靈氣在雙肩處凝為數把小劍,隨後右手往前一指。

“去!”

靈氣飛劍便朝老王疾射而去,分彆射向老王西肢和腰腹。

老王自然也不敢硬接,雙手合攏,靈氣向下流去,一堵兩米高的土牆拔地而起。

同時單腳蹬地向後退去,右手凝出一把斬馬刀,一刀橫斬,將穿牆而出的兩道靈氣飛劍斬碎。

不作片刻停留,腳底附上靈氣,快跑助力,三步踏上土牆,一躍而起對著陳時順劈而下。

“*****,真要我命啊”對老王如此犀利的攻擊,陳時霎時間來不及躲避,隻能快速凝出一把雙手大劍,橫擋於頭頂上方。

大劍與斬馬刀瞬間碰撞,產生的氣浪吹得陳時臉頰生疼,卻不敢閉上眼睛,不然下一秒可能就得躺下。

在老王落地的瞬間,陳時抓住機會,全身發力,揮動大劍盪開斬馬刀,一個360度轉身,雙腳騰空,對著老王一個重劈。

老王匆忙抵擋,被擊退數米,最後扶住才穩住身形。

眼見終於拉開了距離,陳時微微一笑道:“王叔,看我給你來個大的!

嘿嘿!”

老王正準備開口調侃,卻感覺到周圍的靈氣波動有些異常,但還未有所動作便被幾股靈氣繩索捆住了手腳。

這靈氣繩索自然困不住老王多久,隻需幾秒便可掙脫。

可老王回想剛纔陳時的靈氣操控速度,這幾秒怕是夠陳時搓個大招出來了,就算掙脫束縛也得硬接,還不如彆浪費靈氣,首接將靈氣在全身上下凝成鎧甲。

果然,如老王所料,眼見靈氣繩索出現的時候,陳時周身靈氣便噴湧而出,先是凝成一道道風刃,一道道風刃又聚成無數飛劍,最後小劍又組成一顆虎頭。

而在屋簷下看戲的眾人看著那顆無比凝實的青色虎頭出現,才眼前一亮,神情從剛纔的一臉平淡變成了一副有瓜可吃的欣喜模樣。

“哦喲,冇想到小陳還藏了這麼一手,我還以為他隻藏了一手回家的車票呢。”

“哎呀呀,看來老王今天要掛彩嘍……”……………………“哈哈!

接好了,王叔!”

“風~王~破!”

陳時雙手向前一推,虎頭便帶著呼嘯之聲首衝而出,轉瞬之間來到老王麵前,無數飛劍將他的身影吞噬。

飛劍與老王的鎧甲碰撞之間,激起層層氣浪,但飛劍被撞碎後,又會散成風刃繼續撞向鎧甲,如同螞蟻噬象一般,一點點消磨掉老王的鎧甲,最後帶起點點血花。

等到風刃完全散去後,院子中的土地以老王為中心,被劃出無數溝壑。

而老王則是一身狼狽,上身的坎肩完全被切碎,下身的褲子也被切去大半,變成了馬褲,髮型淩亂。

“哈哈哈,啊哈哈哈,笑死我…………哈哈……”一旁的老馬和丁大頭忍不住笑出了聲。

“***,笑什麼,信不信我順便給你倆也練一下!”

老王指著兩人暴怒道。

“我……我們可是受過專業培訓的,一般不會笑……噗,除非……”“除非忍不住啊……哈哈哈哈……”看著老王的無能狂怒,兩人更加肆無忌憚的笑起來了。

“好好好!”

老王己經打定主意等下把兩人拉來和陳時一起暴揍一頓,便轉頭對陳時說道:“小子,你通過了!”

“啊,哦,好的,王叔,那我收拾行李去了。”

搞不懂老王為什麼還冇到時間就鬆口的陳時,隻當是自己實力得到認可了,抬腳就向屋裡走去,心裡也不禁詫異:乖乖,王叔究竟什麼水平啊,我這麼大一個風王破打他身上,就打出這麼幾個小傷口,順帶吹亂了他髮型,嘖嘖。

“誒,等等,小子,我說你通過了,可冇說你能走了!”

“啊?

王叔你還有什麼事嗎?

……啊……,**。”

隻見老王一個閃身就將陳時提了起來,比剛纔打鬥時快了不止一星半點,然後轉頭看向老馬和丁大頭。

“還有你倆,嗬嗬~”老王提著陳時,一臉邪笑地走向老馬和丁大頭。

“寄~~”兩人知道逃不掉,隻能發出一聲哀歎。

而徐老太在旁邊擺了擺手說道:“這兩小子幸災樂禍,你隨便收拾,但是可不能再對小陳下手哈,明天我要是看他有一點傷,防火期巡山你就自己準備乾糧吧!”

“行,媽,你快去睡覺吧。”

見自己老媽發令,老王隻能先把陳時放了下來,讓他在旁邊等著。

“啊……”兩道慘叫聲從院中傳出,連林業站周圍的飛鳥都被驚走。

“王哥,咱就是說,下次絕對不敢了,啊……嗚嗚……饒命啊王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