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護林員

黃昏時分,太陽漸落,鬱鬱蔥蔥的鬆樹林間傳來一聲聲枯枝斷裂脆響,一名少年從山頂悠閒的走了下來,嘴裡哼著歌,手中拿著一簇鬆針隨節奏上下襬動,蠻有一副指揮家的樣子。

“大王叫我來巡山~~,抓個和尚做晚餐~~…………”一路唱著向山下的林業站走去。

待到一輪新月稍掛枝角,少年推開林業站院門走了進去,脫下外套隨手掛在護欄上,拿起曬在院牆上的拖鞋,坐在樓梯上換下水靴,結束了一天的巡山工作。

“哎喲~~~,啊~~,真累啊~~”少年連歎幾口氣抱怨道。

這時少年身後一個留著絡腮鬍子的壯漢抱著紙箱子走過來說道。

“你小子,天天喊累,信不信明天就讓你滾回家!”

少年回過頭,滿臉憨笑地看著壯漢,撓了撓頭說道:“王叔,我這不就是感慨一下嘛,這活兒本來就累嘛,不至於這麼嚴重吧。”

“你感慨?

你都感慨兩年了,你不煩嗎?

你不煩我都煩了,天天聽你喊累,我說你小子是不是故意每天都等我路過的時候喊啊?”

說完老王立馬放下箱子,一把掐住少年後頸質問。

“說!

你小子是不是故意的,想消磨我的意誌,然後你好偷懶是不是?”

“冇有,王叔,你怎麼能這麼想呢?

我雖然懶散點,但不至於這麼下賤啊。”

“真的?”

“你都扼住我命運的咽喉了,我怎麼還敢說假話呀。”

老王假裝皺皺眉,才緩緩鬆開少年後頸,抱著紙箱子轉身朝庫房走去,走到少年看不見的地方,嘴角纔敢微微上揚。

“你這臭小子,一天就知道變著法欺負小陳,說了多少次了,要好好帶著人家小年輕做事,真的是!”

一位阿婆從廚房罵罵咧咧的走出來,手裡的擀麪杖上下揮舞,虎虎生風。

老王回頭瞥了一眼老媽,趕緊快步走進庫房順手把門反鎖,嘟囔著:“就開開玩笑嘛,又冇和他較真。”

同時心裡不禁歎息,小時候害怕老媽的擀麪杖,長大了還是害怕,現在都快老了,還是害怕,誒~而樓梯處的陳時則是放好水靴趕緊起身,小跑到阿婆旁邊,搓著手問道:“徐奶奶,咱們今天吃什麼好吃的呀?”

“今天有你最喜歡吃的豬肉大蔥餡餃子,還有紅燒肉、辣子雞、鹵豬蹄、油燜大蝦……雖然手藝不能完全趕上你媽,但還是有個七八分的。”

徐奶奶轉頭滿臉笑容說道,隨即又轉頭對著庫房惡狠狠的罵了兩句“正好過幾天要到防火期了,今天讓這群臭小子沾你光,多吃點好的。”

說完轉身走進廚房,陳時也趕緊跟上去,幫著端飯,端菜,擺凳子。

等林業站所有人都回來之後,正式開飯。

陳時拿著大碗狼吞虎嚥,坐在他對麵的老王吃完後,靜靜看著他吃,待到陳時將最後一口扒拉完時才說道:“陳時,跟我出來一下。”

“啊?

哦好~”正一臉享受正準備拍拍肚子的陳時楞了一下,隨即跟著老王來到院牆邊,兩人倚在院牆上,老王拿出一包喜貴抽出兩根,一根遞給陳時。

陳時擺擺手說道:“王叔,你知道我不抽的。”

老王隻能訕訕收回煙,笑著搖了搖頭,給自己點上煙,輕輕吐出一口菸圈,問道:“你決定好了?”

陳時一時有點懵圈,但很快反應過來是說逐神會的事。

“哦,逐神會啊,己經決定去參加了,我都報好名了,哈哈。”

旋即拿出手機打開逐神會報名介麵,報名成功西個大字映入老王眼簾。

老王怔怔地看著手機螢幕,又看看滿臉神氣的陳時,記憶裡某段往事如煙花一樣被點燃引線,怦然炸開。

“王叔?

王叔?

喂!

睡著了?”

陳時在老王眼前揮手晃了晃,見老王冇反應,便一巴掌扇了過去。

“啪!”

一聲脆響之後,老王才終於回過神來。

“**,臭小子你乾嘛?”

“我這不是看你被鬼迷了嗎,這才趕緊把你拉回來呀!”

“你……”老王捂著半邊臉,頓時有些語塞。

“這事兒先翻篇,給你說正事。”

老王突然一臉嚴肅地說道:“你知道逐神會到底是乾嘛的嗎?

就這麼草率的報名了。”

“我當然知道了,咱們道元國最大、獎勵最豐厚、最有挑戰性的大賽,連省賽前十的獎勵光是獎金就有五百萬啊,我這輩子冇見過這麼多錢呀,更彆說還有各種修煉資源……而且,王叔,十年才一次啊,下一次舉辦的時候我都過了規定年齡了,這是我此生僅有的機會呀!”

陳時邊說邊比劃,彷彿五百萬的獎金就在眼前,眼裡的光彩,就像己經奪冠了一樣。

“可是你要知道,這獎金不是白拿的,能拿到獎金的最後都要加入軍區的各個作戰小隊,國賽最後的十二名選手要加入的還是全國最頂尖的星次小隊,而這份榮耀的背後,是要麵對最恐怖的敵人,搞不好頭天加入,第二天就冇命了~”老王神情激憤,希望可以勸住眼前的少年,因為他心裡有種強烈的預感,這個明天懶散度日的少年真的可能衝到國賽。

“冇這麼嚴重吧王叔,你也太高看我了,我這怎麼可能打得到國賽啊,省賽都是高手如雲,我這種純屬是去湊熱鬨的,哈哈~”老王突然的嚴肅讓陳時有些不自在,隻能尬笑著解釋。

“好,既然你執意要去,那就先過我這關,看看你有幾分真本事,彆到時候去丟咱護林員的臉。”

老王眼神突然變得犀利,少了幾分往日中年人的那種頹喪感,熄了煙,脫掉外套,便擺出架勢。

“啊~這~”陳時看著老王一身腱子肉有點犯難。

陳時表情:òᆺó“半小時,隻要你在我手裡堅持半小時,算你過關。”

說完老王往前探出一步便準備動手。

“王叔,等等,我需要做一個很重要的準備!”

陳時連忙伸手攔住要動手的老王,然後再次從兜裡掏出手機,說道:“等我找一下BGM。”

“啊?”

老王頓時額頭青筋暴起,靈氣瘋狂向右手彙聚,整個拳頭覆蓋上一層石甲,一拳向陳時麵門砸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