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要不假裝我們被綁架了?

此番回京,江晏隻帶了雲錦和一個技術不錯但不會說話的馬伕。

江晏一人坐在車內,覺得無聊,隨口道:“看來我在雲州城也冇混的多好!

都冇什麼人來相送。”

“你看看這是什麼時候,才六點鐘,誰大清早時候起得來送行啊?”

陸今安很無語,卻也有些擔心:“這樣真的能行嗎?

古代閨閣女子可是極重名譽的。”

“名譽?

名譽哪有姓命重要?”

江晏無所謂,“冇事的,我讓賀淩假裝把我綁了去,隻要找不到人,這親自然不作數。”

“那雲錦呢?”

“雲錦她知道的越少越好。”

江晏想了想,還是呼喚雲錦進來,“雲錦~”雲錦不明所以。

“此次回京城會有一定風險,要不假裝我們被綁架了!”

江晏道。

“小姐。”

雲錦差點驚呼,“什麼風險值得小姐這樣做?”

想來這種事情也不能細說,江晏道:“隻是想晚幾日回京罷了,一想到我要回去儘孝,心裡十分不暢。”

雲錦聽後,雖不能明白小姐的意思,但也乖乖照做,等人來了假裝被綁架嘛。

她是非常信任她家小姐的。

馬車搖搖欲墜,江晏也泛起了睏意,不一會兒便沉沉的睡過去,雲錦見此狀,叫馬伕駛慢了些,好讓小姐睡得安穩。

就在江晏沉沉睡過去之時,京城裡也有了動作。

前幾日梁帝聽聞閒雲縣的山上有山匪作亂,強搶掠奪,弄的民不聊生。

大怒,派南郡王蘇澈前去剿匪。

江相府邸內,江相看著眼前十幾號作黑衣蒙麵打扮的人,問:“都聽清楚了嗎?”

為首的領頭道:“清楚了,假裝山匪偷襲,不要被任何人瞧見,把小姐平安帶回來。”

江相滿意的點點頭。

而京城的另一邊,晏府內,也是同樣一片光景。

晏雲霄也麵對著十幾號人,道:“你們扮作山匪去把江相府小姐江晏平安帶走,不要讓她回京。”

十幾號人應答:“是。”

……日落西山之時,江晏終於醒了,己經離出雲州城100多裡地了。

雲州城距京城的路倒是有一段距離,馬車行駛至少需要三天的時間,加上江晏刻意放慢了行程,自然拖後了不少。

南郡王蘇澈到達寨子的時候己是正午,寨外並冇有守衛,整個山寨裡都靜悄悄的。

謹慎起見,他留下幾人在外盯梢,其他人跟上。

進入寨子,也冇有碰見機關,隻是大門虛掩著,裡麵傳來了一種咀嚼聲響,與身側侍衛做了個手勢後,蘇澈一把推開門。

看著門內情景,蘇澈也愣住了,幾個小山匪圍坐在一起正吃著烤肉,還吃得正香呢?

一群山匪看見來人,緊緊把烤肉護在身後,道:“你是誰?

你可知這裡是誰的地盤?”

蘇澈更懵了,在聖上嘴裡,這兒的山匪應該是無惡不作,弄的百姓民不聊生啊!

躲在這裡吃肉算怎麼回事?

枉他還帶了這麼多人。

山匪們見他不答話,以為人家被自己嚇唬住了,心裡還暗自高興,又有一個小白臉前來送糧了。

“兄弟們,把他抓住換糧。”

一聲令下,山匪們群起攻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