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京城有什麼好的?”

這十年都過去了,京城早己天翻地覆。

江晏雖為江家的長女,但從小不在相府長大,身上還有著生辰相剋的命數 ,江相自然是冇多喜歡。

如今江祖父去世,江丞相這才寫信讓她回家儘孝。

表麵上是儘孝,實際上卻是……想到這兒,江晏對江丞相的不滿越來越大,惡狠狠的把葡萄籽一吐,“呸。”

陸今安見此,“噗哧”一笑,道:“等回了京城,我定要好好替你數落一番你這薄情的爹。”

“京城有什麼好的?

還不如雲州來的自在。”

江晏嘟囔著,嘴裡又咬了葡萄,“京城的葡萄肯定冇有這裡的好吃。”

還說著話呢,門就被“吱呀”一聲推開了,雲錦走了進來,“小姐又在低估什麼呢?”

雲錦放下一盤子桂花糕,熟練的收拾桌麵上的雜亂,無奈:“這是廚房張嬸叫我拿來的,說是要讓你熟悉熟悉京城口味,以免在京城了露了怯。”

江晏聽聞,莞爾一笑,“叫她放心好啦,我絕對不會給她丟臉。”

“小姐慢些吃。”

雲錦很擔心她家的小姐,照她這種陰晴不定的性子,進京容易惹下禍端。

聽說京城裡達官貴族的小姐們,個個都是嬌生慣養之輩,再不濟,也有學識涵養傍身。

可自家小姐既不是嬌生慣養,也冇讀過幾本書,話本倒是看了不少,而且還整日舞刀弄槍,雲錦也不由得擔心起回京後的生活。

“砰。”

門被用力推開了。

“阿晏,聽說你明日要回京了。”

未見其人先聞其聲,賀淩迫不及待的推門而入。

進來的是兩人,前者雖急匆匆的推門而入,長相與他的聲音一樣乾淨溫和,若不是親眼所見,根本不能認定是他所為。

後者麵部柔和,模樣更為清麗,雖身著男裝,但一眼就能看出是個姑娘,這兩人的氣質大相徑庭,都流露出一股俠義之氣。

“阿晏,你要回京還不告訴我們,還把不把我們當朋友?”

沐晴兒滿眼不滿。

見沐晴兒滿眼不爽,江晏內心倒是有些難過,回京之後,也不知道能不能再見到她們了。

不過表麵上可冇有表現出來。

“好啦好啦!”

江晏安撫道,“剛想和你們說來著。”

說完就拿起桂花糕,“我拿這個當賠罪啦!”

“好吃的!”

沐晴兒看見糕點滿眼放光,迫不及待的伸手去拿,趕忙把糕點塞嘴裡,全然冇有了剛剛的不滿。

“沐晴兒!”

賀淩見沐晴兒這麼快就被收買,心情鬱悶,“說好了一塊逼問她的,你就這麼被一塊糕點被收買了?”

說著還不服氣,趕緊搶了一塊。

這一盤桂花糕也是見了底,雲錦正好收拾了帶出去,走時還特意把門重新關好了。

這一鬨騰下來,賀淩和沐晴兒的不滿也消失了大半。

特彆是知道她因祖父過世要回家守孝後起氣得罵爹。

“要不是他說的什麼破詛咒,你會在這待著嗎?”

沐晴兒氣不過,“憑什麼你還得回去替她守孝啊?”

“就是,這天下也冇見過這麼薄情的爹。”

……終於到日暮時分,兩人才依依不捨的回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