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生之子皆有平庸

-

森特從德裡的窗戶下來,向小鎮的學院飛去。學院還保留著古式的建築,隻是翻新過,不像森特城堡般破舊。他飛到一棟樓房頂尖簷的下方,敲了敲玻璃。此時一個戴著眼鏡的老年女人過來給他開了窗戶。

“進來吧。”

森特道:“尊敬的巫女,給我辦個入學吧!”

“入學?”巫女坐在辦公桌上,老花鏡鬆鬆地搭在鼻梁上,眼睛上抬,疑惑地看著森特,重複他的話。

“最近發現很多血統不對的新生代,烏托鎮的獵人來找我的路上也遇到這些新生代的攻擊,懷疑有人不想讓烏托鎮的訊息傳到我的那裡。”森特說完變出一瓶紅酒兩個杯子,給高腳杯裡倒了四分之一的酒,端起其中一杯,示意對方隨意。

巫女拿起杯子思考了一下,抿了一口說:“好酒,還得是老怪物有好東西。”然後又抿了一口說:“既然遇襲了,你怎麼收到訊息的。”

森特眼神沉了下來,說:“最近我一直在烏托鎮。”巫女像是領會了什麼,冇再說話。

“你是不是早就發現了,所以找了新地方讓我待著。”森特用著似乎刻意是毫不在意的語氣問。但是其中難以隱藏的情緒還是被巫女捕捉到了。

巫女拿起高腳杯,示意森特,然後將最後一口紅酒下肚,用手扶了扶老花鏡,拿起旁邊不知道用了多久略顯滄桑的檔案夾,變出一支羽毛細筆,在紙上嘩嘩寫著,嘴裡緩緩說道:“既是孽緣,何必如此。”

“我是去調查的。”森特用蒼白的理由解釋道,也將杯中的紅酒一口入肚。

巫女將推薦信遞給森特,說:“快走,彆打擾我睡覺。”

森特佯裝要把紅酒拿走的樣子,巫女按住森特的手,說:“事不能白辦,酒留下。”森特放開了手,笑道:“年紀大了,少喝點酒。”於是便不再逗留。

活了這麼久,森特看得最多的就是月色。雖然說近半世紀來,托巫女的福,大多改良的血族都可以行走在陽光下,隱匿於人類當中過著普通的生活。但是森特卻不願示人。每天孤獨地看著那一輪從上世紀看到現在的月亮。

今日,森特不想飛行,踩著月光行走在小鎮的路上,微風習習,吹得他灰黑色的鬥篷邊捲起微弱的幅度,銀色的長髮與月光照應,與微風相伴。

他回到德裡家,冇有從窗戶進入客房,而是像剛纔那樣,坐在窗台上,看著床上的人深思。

不知道過了多久,有一絲絲微弱光線彷彿示意著森特該向這個窗台告彆。於是他轉身飛回自己的房間,換成平常的樣子,在床上躺著。

過了一會兒,紅日冉冉上升,光照雲海。雖然掩著窗簾,但是那透過窗簾闖進來的光線,刺痛到了森特的眼睛。多久冇看過陽光了,森特心想。

他伸出手,蒼白的皮膚在光下如同灑滿銀粉發亮的光滑銀塊。“還是得疼啊。”森特自嘲道。這陽光下美麗的皮膚,是吸血鬼用灼燒的痛感換取的。對於森特是這樣的,對於一般吸血鬼,早就自燃了。

森特變出一個戒指,擦了擦灰塵,戴在了無名指上。此時,加裡敲了敲門,在門口說:“森特先生,我們要去學校了,你有什麼安排?”

森特打開門,加裡看他毫髮無損,在光下行動自如,看向他無名指的戒指,便放下了心。

“我也要去學校。”說完,森特把介紹信亮出。

“要不你先去樓下等一下,我去叫我弟弟起床。”加裡露出無奈的表情後,走向儘頭的房間,冇有敲門,徑直而入,將床上人的被子掀開,說:“遲到了。”

森特冇有走開,在後麵看到床上懶洋洋的德裡,像是一隻貪睡的小白貓,撓著他的心頭。森特盯了一會兒,隱忍著情緒收回目光,向樓下走去。

樓下的餐廳早就備好了早餐,有一個裝滿鹿血的杯子放在餐桌的角落。森特此刻覺得心裡暖暖的,心想:仇敵嗎,現在好像也不見得。於是走下去坐在位置上享受著主人家為他準備的早餐。

德裡和加裡下樓來,坐在對麵。“謝謝。”森特說。

“你好歹救了小鎮的人和我弟,我弟昨天特意吩咐,呦不過他。”加裡邊吃邊回道。森特也聽出了言外之意,不是他自願。剛剛一刹那間的期盼也煙消雲散,是啊,現在隻是表麵的盟友,能心平氣和地坐在餐桌上吃飯已是奢求。

德裡不滿意了,說:“什麼叫救了我,我是去救彆人的。”加裡扔了塊麪包在德裡的嘴裡,塞住他的嘴,說:“算了吧,你那三腳貓的功夫,下次再敢單獨行動把你鎖家裡。”德裡撇嘴不說話。

加裡看德裡慢吞吞的,還撇著嘴,催促道:“快吃,要遲到了。”德裡看了一眼森特說:“那他怎麼辦?”

“他和我們一起去學校。快點,第一節課是校長的曆史課。”說完加裡拿起書包出門開車,德裡連忙往嘴裡塞了一塊麪包,揹著書包趕上。森特緊隨其後。

在門口時候,德裡嘴巴裡的麪包太多,有點哽住,森特把桌上的德裡冇來得及喝的牛奶變了過來,遞給德裡,德裡接過狂喝下去。嘴巴空下來說:“謝謝啊。”於是左看右看,看把杯子放在哪裡。於是森特又把杯子變了回去。

“真不錯啊,兄弟,我要是有個這樣的吸血鬼家傭該多爽。”說完德裡捂住了嘴巴,發現自己說錯了話,真的是膽大一不小心把心裡話說出來了,誰敢請吸血鬼做仆人,保不齊哪一天命就冇了。“那個,我不是那個意思。”德裡剛要找補,就聽見森特說:“也不是不行。”

“上車。”加裡在車裡搖下窗戶對外麵的人說道,“森特先生是自己飛去還是和我們一起。”

“和你們坐車吧,既然要入學,還是低調一點好。叫我森特就行。”森特說完給德裡打開了前車門,示意他先上去。然後自己坐到後排的位置。待森特坐上車,加裡說:“那還是叫森特先生吧,畢竟。”加裡突然說不出話。加裡也不笨,突然意識到似乎這個男爵大人不想讓其他人知道他的身份。

森特也意識到,加裡已經知曉了他的身份。所以儘管厭惡吸血鬼,對他還是有一點禮節。加裡的天賦比德裡高多了,早就感受到了自己身上的血統純正。隻不過,為什麼德裡會如此的平庸?難道也是因為詛咒?

他們一行人來到學校,就有一群人圍著這兄弟倆。準確來說,圍著加裡。

“加裡幾天冇來學校,怕不是又去救他冇用的弟弟,受傷了吧。”

“他們身邊的是誰,好帥。”

“德裡空有一張好看的臉了,可惜是個冇用的獵人,還享受著獵人的特權。”

德裡彷彿對身邊人的閒言碎語習以為常。也是他脾氣好,再不濟的獵人,想要他們閉嘴還是綽綽有餘的。

森特將那幾個女生的嘴巴封了起來,德裡笑著輕聲對森特說:“冇事,我習慣了,我確實菜。冇毛病。”

於是森特隨著他們走到了櫃子旁邊,森特看見德裡的櫃子上被紅色顏料筆惡意寫著:“冇用的獵人。”旁邊還畫了一個鬼臉。森特眼神挑了挑,眼神微凶,有銀光閃爍,德裡發現森特這個人挺愛打抱不平,怕是已經將自己當作朋友了,就早上一杯鹿血就把他收買了?連忙安撫說:“冇事,冇事,習慣了。你入學第一天就想被退學,學校對吸血鬼的要求可多了,你還是夾著尾巴做人吧。”

森特平靜了下來,問:“他們為何這樣對你?”

“我和我哥是雙生子。”德裡邊打開櫃子,邊拿書說:“你先去校長辦公室報到,然後辦入學手續,領你的櫃子鑰匙。我來不及了,先上課去了。”

森特心想:這傻子,怕是忘了他哥說的第一節課是校長的了,我找誰去。雙生子,原來如此。但是這些人鐵定不至於隻是因為德裡是雙生子中弱勢的那一方而如此相待。

閒來無事,森特去廁所打了一盆水,借了一張帕子,站在德裡的櫃子前把那些紅色的字跡一點點抹去。一遍還擦不掉,森特不停地擦拭。終於在下課前,將櫃子變回原樣。於是朝校長辦公室走去。

上次來的時候,是飛上來的,這次森特隻得一層一層地爬樓梯。校長內部的電梯,他用不了。等上去了一定讓老妖婆給他開綠色通道,太難趴了。

森特到了門口,推門而入,閒散地坐在沙發上休息。校長上完課回來,推開辦公室的門,還是熟悉的老花鏡,頭髮稍微打整了一下,整個人多了一點嚴肅的氣質。

“來了。”巫女說。於是把早就準備好的入學手續給他,把自己寫給他的推薦信收了回來。森特準備要走,又倒回來說:“你們學院有人欺負同學你不管?”

巫女抬頭,說:“這不有你管了。”說完便低頭處理公務,“忙著呢,彆煩我。”

森特繼續說:“能不能把校長專用電梯給我用用,這麼高太難爬了。”

“你上次不是飛得挺好,這個學校的結界又耐你何。”

“我不能帶頭打破校規不是。”

森特說完,巫女便變出了一塊石頭,給了森特。於是森特得了便宜就走了。巫女看著森特的背影,無奈地說道:“這哪是像活了快一百年的人啊。”

森特辦好了所有的流程,到教務處領鑰匙,選了一個和德裡挨著的櫃子,回到走廊時,德裡和加裡剛好上完課過來換書。

“讓我看看你大學的第一節課是什麼課?”德裡抽出森特的課程表,看了眼,開心地說:“你的課和我完全重合誒,我上課有人陪了。”德裡開心地給他哥炫耀道。

傑特森心想:德裡和加裡,一動一靜,想來選課的興趣也不一樣。老妖婆還是會辦事,這都考慮到了,嘴硬心軟,嘴上說著何必,身體卻實誠。他還冇有反應過來,自己手上的鑰匙已經被德裡拿去,德裡嘩嘩把自己手上的書雜亂地放進傑森特的新櫃子裡,拿出一本和自己手上一模一樣的書,關上櫃子,拉著森特給他哥打了招呼就走了。

此時德裡牽著森特的手腕,疾步在走廊上穿梭,繞過人群,森特看著眼前的人,有一種不真實的幸福感。就這樣不帶腦子地跟著德裡轉過一個又一個走廊,森特多想反手牽上德裡的手,但是他不能。

“還好冇遲到。”到了門口,德裡放開森特的手,長歎一口氣。

森特跟著德裡進入階梯教室,然後在同學們的目光下走到了最後一排,極好的耳朵聽到同學們的竊竊私語。

“還有人敢和他做朋友?”

“不過這個人挺帥的,冇見過,新生嗎?”

“新生吧,也難怪會和他走這麼近。”

森特此時攥緊了拳頭。德裡拉了拉他的衣袖,示意他坐下來,森特旋即放了拳頭坐了下來。“他們為什麼對你偏見這麼大?”森特冷著臉問。

德裡看著森特的臉色,覺得自己這個新朋友真給力,不過脾氣真差,要不是在學校真擔心他和彆人打起來,是吸血鬼都這麼急躁嗎?

“這說來話長了。”德裡低著頭說。

“你說。我聽。”

短短四個字,德裡已經好久冇有聽到彆人對他說過了。他確實已經被孤立半學期了,學校裡除了他哥,冇人和他說話。

“上學期突然出現外來吸血鬼,應該是看到我的吸血鬼獵人的標記,對著我和我同行的夥伴攻擊,我冇能夠護住我朋友,我哥趕來,分身乏術,為了救我,我朋友就被咬了。”說到這德裡彷彿不太想說下去了。

森特拍了拍德裡的肩膀,示意過去了。這事他彷彿有印象,那是他第一次見加裡,加裡當時來到大本營向自己借了一小罐血,說救人。自己便給了他。這或許也是加裡對自己不那麼排斥原因之一。原來那血是這個用處。不用問後續森特也知道了,德裡的朋友變成了吸血鬼,因為有自己的血的緣故,不像那些新生代吸血鬼般痛苦。可以依靠戒指過著普通的生活,隻是,他的生命永遠定格在了二十歲,承受著生離死彆的痛苦。

“冇事,冇事。”森特邊拍著德裡的肩膀,邊安慰道。

此時,卡爾走進教室,看向教室最後德裡,然後看到旁邊的森特,眼神微顫。德裡抬頭剛好看到卡爾的眼神,倉皇地低下了頭,森特順著方向看向卡爾,卡爾在對上森特的眼睛時,突然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壓迫,強迫他低頭,卡爾與這該死的壓力對抗,最終還是承受不住,低下了頭。這就是血統的力量嗎,卡爾意識到。

看來這個卡爾就是當時受傷的那個同學了。森特看到卡爾中指上的戒指,更加確定了心中的猜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