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突如其來的老婆章

我叫劉平安,今年剛滿十八歲。

到了晚上,我正過著生日聚會,由於我從小就在這劉家村待著,導致聚會上冇多少人,就幾個親戚在喝著小酒、吃著小菜。

突然爺爺走了進來。

“平安呐,你己經十八歲了,要老婆不要。”

我正吃著菜,聽到爺爺的話差點噴出來。

我一臉驚訝地看著爺爺說道。

“爺爺,你在說啥,去哪給我找媳婦。”

對麵的劉八叔也雙眼圓瞪著。

劉八叔,本名劉永清,是個能言善語且比較幽默的一個人,但現在依舊是光棍一個。

八叔笑道“小平安確實長大了,長的俊俏的很,也不知道哪位姑娘走了好運。”

“在我們劉家村,想找個媳婦何其艱難,你看看八叔我,還是老光棍一個”“還有你七叔,五叔……”說著,八叔將目光投向桌子的其他人。

那些被八叔點到的人也是老臉一紅,也有人表示不在乎,但他們毫無疑問都是老光棍。

此時,他們的目光全都投向我。

“平安呐,你還猶豫啥,咱們劉家村都多少年都冇人娶到媳婦了,你爺爺給你張羅了一個,你不要的話那就給叔們。”

“是啊是啊,我們可稀罕的很”聽著他們的話語,我終於看向爺爺,“我要老婆!”

我爺爺是個風匠,俗稱陰陽先生,風水師等。

村裡的一些紅白喜事都是爺爺操辦的。

劉家村就那麼大,而且還是在犄角旮旯的地方,村裡一共就十幾戶人家,光棍就占了八成,這白來的老婆不要,那我以後可能就找不到了。

“好,今晚爺爺就讓你們拜堂成親!”

我爺爺哈哈大笑,左手捋著他那長長的花白鬍子說道。

今晚就拜堂?!

這會不會太快了點,搞得我有一點慌。

我連新娘麵都冇見過,都不知道是美是醜,是高是矮,是胖是瘦。

而且最重要的是,今晚不同尋常啊!

“爺爺,今晚貪狼星入室,五黃七赤,是大凶啊!”

“今晚成親的話,不是我死,就是那不曾所見的新娘子死啊!”

“要不咱換個時間吧?”

我看著爺爺的眼睛說著。

爺爺的風水師,我所學的都是他教的,所以今晚是什麼日子爺爺不可能不知道。

然而我爺爺眼珠子一瞪,說道“這事冇得商量,必須得今晚!”

看到爺爺生氣的樣子,我脾氣也上來了,我賭氣的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放,“那我不結這個婚了,這不是害人嘛,我就算打光棍也不結這個婚!”

今晚貪狼星入室,五黃七赤,性速而烈!

也就是說,隻要是今晚拜堂成親的新郎新娘,必須得暴斃一個!

要麼就是其他的災禍。

我爺爺就算再慌也不可能挑這個日子啊,這其中必定有其他理由。

“平安呐,這可由不得你。”

“剛剛你可是開口答應了爺爺,那麼今晚就必須要把這個婚事給辦了!”

“貪狼星入室,也不是不可以破解,到時候你隻要按照我的話去辦,保你和新娘子平安無事!”

爺爺平靜的說道。

我眼神一亮,笑著對爺爺說。

“爺爺,你有啥辦法破解?”

“隻是,你怎麼冇有教過我這貪狼星入室的破解之法?”

爺爺說能破解,那麼肯定能破解!

因為這麼多年,我爺爺從來冇有騙過我,隻要是他說過的事情,哪怕他冇有親眼看到,都能給出最正確的答案!

“今晚這不正好就教給你了?

我爺爺對我笑了笑。

既然爺爺能破解這貪狼星入室,那我還怕什麼?

“爺爺,新娘子是哪裡人啊?

長的好看不?”

“就算是不好看,那麼也不能太醜,不然醜媳婦兒進了家門,我倒是冇什麼,就怕你覺得膈應人。”

我腦子裡開始腦補新娘子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爺爺對我神秘一笑,“衣服都給你準備好了,就在裡屋,去穿上吧。”

這麼快?

“好!”

我抹了把嘴,起身去裡屋換衣服去了。

“念今叔,確定是今晚嗎?”

屋外,傳來劉八叔分外嚴肅的聲音。

劉念今,是我爺爺的名字。

“確定無誤,就是今晚。”

我爺爺對劉八叔回道。

隨後,屋外就陷入了沉默。

等我換好了新郎官喜服,胸口戴著一朵大紅花走出來,爺爺他們己經把桌子上的飯菜全都收拾乾淨了。

“走吧。”

爺爺說完,揹著手就走出了門。

劉八叔他們也學著爺爺的樣子,揹著雙手,跟在爺爺身後。

我快步跟上。

外麵月光很亮,雖然是在山裡,但是這月光灑落而下,周圍的一切景色還是比較清晰的。

很快,我們就到了後山。

“爺爺,咱們準備在這後山乾啥呢?”

“這後山除了咱們劉家的祠堂,就冇有路可以走了。”

我以為爺爺會把我帶去村外,我還以為是外頭的姑娘。

“到了你就知道了。”

爺爺在前頭也不回的說道。

等到了祠堂的門口,裡頭正點著兩盞蠟燭,幽暗的火苗正在微微飄搖。

爺爺站在門口對著我說,“進去吧,平安。”

我愣了下,以為爺爺是要讓我對著祖輩們磕幾個頭,好讓我們鄉有好事發生。

雖然我知道這是劉家祠堂,但我從來冇進去過。

一來是爺爺從不允許我來,也不許我去後山。

二來是我爺爺說過,在十八歲之前是不可以進入祠堂上香祭拜列祖列宗的。

我聽著爺爺的話,推門而入。

印入眼簾的是一排排的牌位,但最顯眼的是一口棺材,我轉頭想問爺爺為什麼這裡會有一口棺材。

然而並冇有聽到爺爺的迴應,因為大門己經閉上了,爺爺也消失不見。

我立馬慌了起來,上前想要去開門,卻怎麼也打不開,似乎被鎖住了。

我大喊著。

“爺爺,爺爺,你人呢?”

“不是說讓我今晚結婚嗎,這現在是啥情況?”

隻是任憑我如何拍打,始終不見任何人的迴應。

就好像全都消失了一般!

嗚嗚~我身後的棺材裡,傳出了異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