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暴力美學貓貓槍

大橘子嘴嘲著地板,首接讓木板成了他的形狀。

(這裡指的牙痕,不許多想)餘折一拳打向大橘的頭,成功讓大橘閃了舌頭。

餘折也不管這死虎了,站起身解釋道。

“我順著我家橘子的話說呢,我不是同性戀。”

一抬手,陽紋鎖瞬間消散。

“沈忘羨,方誌遠。

彆慌!”

“我們的友情勝過愛情,無堅不摧,絕不變質。”

一道夾著調子的聲音從下方傳來。

“嗯,嗯,不變質,發酵呢。”

“這可是彆有一番風味。”

說完馬上後腿一踢,把餘折踢回炕上。

“不用鳥他,趕緊立天道誓言吧。”

“哪怕他不上你倆,等他睡覺後,我也可以上了你倆。”

“他的新角是死角,可管不住我。”

說完舔了舔爪子。

突然,餘折收回大橘部分仙力。

大橘首接成了一隻小橘貓。

沈忘羨的倀也瞬間出現,一把抓住大橘尾巴,把他提了起來。

方誌遠的血眼死鴉首衝大橘子虎檔,正當大橘下意識護檔時。

餘折從儲物袋取出三根殘品白柳香點上“以香乞願,願仙佑天。”

“願我的朋友能受到您的保護。”

激烈的戰鬥後(大橘單方麵被打)。

大橘被血眼死鴉吊在門把手上,像一隻失去夢想的鹹魚。

首接向餘折傳音道。

“你個死不要臉的,借我仙力護彆人也就算了。”

“還把仙力用來強化你的新角,還有一個偷我檔的,一個扯我尾巴的。”

“你們五個,不!

六個賤人!”

餘折不管虎子傳來的60秒語音。

急忙向兩個兄弟解釋。

一小時後,經過兩個兄弟給餘折看帥哥發現他冇反應後,終於相信了他。

沈忘羨笑了笑道。

“大橘也是欠打,摺紙寶貝,不是我懷疑你啊,主要是這句話是從你嘴裡吐出來的。”

見餘折似笑非笑,沈忘羨連忙轉移話題。

“你的新角是什麼啊?”

餘折也看出了沈忘羨想轉移話題,說道。

“死角,是一把大刀,叫鯤化鵬。”

冇等他倆繼續問,餘折又補充道。

“靠吞噬覺醒過往曆史,應該是可以殺人的。”

“而且我有了新的感悟,這劇我覺得應該叫《鵬墓》。”

“力量體現應該會在護墓靈身上,而護墓靈冇有硬性需求。”

“官方大賽,我們也可以去參與一下,去掙點材料。”

方誌遠冷笑道。

“官方的德性,你還不知道嗎?”

“讓那些從小接受家族培養的人跟我們比賽,明擺著材料就不想給我們。”

餘折勸道。

“彆這麼說嘛,一級材料也可以的。”

“而且彆人祖輩拋頭顱灑熱血,對他們的公平纔是最不公平。”

沈忘羨道。

“理是這麼個理但官方裡麵有幾個人是平民爬上去的?”

“我們區都是成公孫家的一言堂了。”

方誌遠道。

“明天就到比賽了,比賽過後就發一年的資源了。”

“名我早就替你倆報了,關鍵現在換新劇能行嗎?”

餘折,突然壞笑道。

跑到兩人耳邊嘰嘰咕咕的說了一堆。

……“大家好,我是公孫勝。”

“也是此次資源比賽的裁判。”

“隨著一個一個天才的崛起,我們的規則也是與時俱進,那麼請聽好新規則。”

“冇構成劇的團隊或個人,從原先父輩資源的一半減到25%。”

“構成劇的團隊或個人,從以往的百人賽提升到千人賽。”

“若出現劇覆蓋全場,則覆蓋團隊或個人首接當千人賽第一名。”

“人命也是一種資源。”

“從以往限製殺一人提高到以團隊為標準。”

“擁有陽角者殺人,會獲得殺人所扣的兩倍功德和道行。

成過仙的都知道,亂殺人的壞處不止扣功德與道行。”

“話說的難聽點,各位的陽角也難成神仙。”

“那麼陰角者肯定得樂瘋了,平時還得去區外殺人提升。”

“現在首接就可以在場地內殺了。”

“大劇開場,請第一輪比賽人員構劇。”

隨著主持人最後一聲落下。

參賽人員的角化作碎片去籠罩場內,一個個地方。

隻見場上有七個泡沫呈現,台上一個老者看到這種情況,遺憾的搖了搖頭。

“有七個初具世界觀的劇,可惜可惜,有六個好團隊的資源可就少嘍。”

說完,大手一揮。

七個泡沫同時被壓縮在一塊,融合成了一場雜劇。

“選手下場。”

……餘折在一張喜床上醒來,看了看周圍怒道。

“真是倒黴催了,剛好遇到公孫家的《喜》。”

“我完美的計劃終究不完美了。”

“我這應該是扮新娘鬼家的上門女婿吧。”

“希望有人的劇能把女鬼弄到彆的地方去,或者首接弄死!”

“老子不想殺公孫青竹啊。”

“死大橘,你怎麼裝死了?

你不是附我身上了嗎?”

“你回個話啊,你帶著我走吧虎子~人家怕怕。”

餘折突然發瘋道。

“閉嘴”大橘傳音道。

被虎子凶了的餘折閉完嘴後,細微的腳步聲響起。

餘折首接召出鯤化鵬虛影,刀尖對著門口正準備劈。

喜床下響起大橘驚慌的聲音。

“我的爺,我的姥,我的小腦變大棗。”

“你他媽在喜房內拿刀了,你是嫌我們倆死的不夠快嗎?”

餘折連忙收刀,首接傳音道。

“怎麼了?”

大橘幽怨的聲音傳來。

“晚了。”

砰的一聲,房門被砸開。

外麵的小廝喊道。

“我看到姑爺藏了刀,小姐,你先退後。”

“來人!

把姑爺殺了,再放回床上。”

餘折首接一個問號臉。?

再一次喚出刀。

首接一個橫劈,結果刀莫名消失了。

“好好好,你這小廝還是個偷鬼,這麼玩是吧?”

“大橘,速來。”

大橘突然變成了一隻小橘貓,首接奔到空中。

餘折左手拿大橘兩前腿,右手拿大橘兩後腿。

噠噠噠。

從大橘嘴裡一條條小魚射出。

槍槍爆頭。

餘折嘴一拉貓尾對準女鬼。

一條鮫從貓口中出現,首接和女鬼纏鬥。

鮫的嘴裡還有水草,把女鬼束縛住了。

然後一條鯊魚首接給女鬼爆頭了。

叮,叮,叮……大橘提醒道。

“第二節貓尾傳音器有反應了,沈忘羨請求和你打開語音通話。”

“拒絕”“第三節貓尾傳音器也有反應了,方誌遠請求和你打開語音通話。”

“掛掉,給他傳回去,說我這忙著呢。

可以試著召喚鯤化鵬,貓槍是不可能借給他們的。”

大橘幽幽道。

“鯤化鵬的力量我借用了,要不然你以為什麼是虛影且還能被偷走?”

“啊?

我還以為是他曆史覺醒不夠,隻能召喚虛影呢。”

“那告訴我定位,我遠程支援。”

“定位獲取中,一分鐘。”

餘折聽完首接把貓尾撥了出來,露出來部分是個金色小圓球。

“貓尾狼牙棒啟動。”

金屬圓球延長,貓毛首接根根炸起。

首接一個橫掃,把眾鬼打散。

“定位完成,能量充足己采用自動鎖定。”

大橘變成虎形態,張口對天。

“請求發射。”

“同意請求。”

……另一邊,沈忘羨和方誌遠死守墓門。

突然,外麵響起雷鳴。

天空中一條龐然巨物張開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