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意識扭曲

“如果不好好包紮的話,傷口可是會感染的,很疼很疼的哎。”

餘笙露出一個甜美的微笑。

“笙笙以前也經常受傷,所以大家也要照顧好自己呀。”

墨依和林聽對視了一眼,皆從對方的眼神中看到了凝重,墨依默不作聲地朝著林聽點了點頭,朝著餘笙走去。

“小弟弟怎麼總喜歡躲在這下麵,我帶你去找爸爸媽媽好不好?”

“好~謝謝姐姐。”

小男孩一如既往的乖巧,甚至於乖巧到有些詭異。

墨依領著餘笙朝著走廊最裡麵那幾間客房走去,但她突然想起一件很詭異的事情,她好像從未再見過男孩的父母而更細思極恐的是,一共九間客房,本來是對應他們五人,一家三口以及前台小姐,但是,餘笙的父母不是應該共用一間房嗎.......“姐姐,走這裡哦~”餘笙拉了拉墨依的衣角,打亂了她的思緒。

“姐姐,我爸爸媽媽不在那裡,他們....住在我心裡呀!”

墨依一愣,異樣的感覺不斷地湧上胸口。

“不對,不對不對不對,這一切都不對....”“明明在這樣的環境下最正常的纔是最詭異的,為什麼我們都會下意識忽略?

為什麼從第一天後我們就冇見過他的父母和前台?

為什麼我們總會忽略一些看似正常實則詭異的事情?”

此刻墨依的後背彷彿被冷汗浸濕,當她回過神來才發現,餘笙早己不知去向。

墨依快步回到大堂找到陳曉婷。

“你昨天送那孩子去找他父母,後來怎麼樣了!”

陳曉婷一愣,正欲開口,卻突然感覺頭部一陣刺痛。

“我帶他,不對,他帶我,不對.....”看到陳曉婷這副模樣,墨依冷著臉對眾人說著“各位仔細回想一下,我們的思想在某種程度上己經被扭曲了”她的目光看向了走廊的轉角處,那是餘笙消失的地方。

“明明剛進門我們就應該察覺到不對的,詭異的旅店裡為什麼會有其樂融融的一家三口?

詭異的前台為什麼會突然消失?

為什麼我們從來都冇懷疑過這些詭異中看似正常的東西?”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感到腦袋一陣刺痛,紛紛被震驚的說不出話,這還隻是模擬測試的副本,就己經有了扭曲意識的效果,倘若有朝一日,他們麵對真正的副本時,又會有多慘烈呢?

墨依努力讓自己保持著冷靜,看向了林聽,後者點了點頭說道:“你剛剛支走那孩子的時候我和大家聊過了,等正午一到,我們就都把票投給那孩子。”

墨依點了點頭,表情也變得重新冷靜了下來。

“各位,今晚也許我們得試著找到離開房間的方法了,時間越來越少了。”

在眾人交流之際,大堂的鐘聲再度響起。

咚!

咚!

咚!

正午時分到了,新的一輪提示以及投票又要開始了。

|第二日線索為:夜晚時分若不讓房門關上,則門不會上鎖,但同時也會被“鬼”盯上,安保室裡有武器,但那裡隻會在夜晚開放||線索投放完畢,請選擇您的投票目標|這一次所有人都選擇了將票投給餘笙,但結果依舊出乎所有人所料。

|投票結果為:餘笙,目標錯誤,“鬼”的所有屬性上漲20%|眾人再度陷入沉默,儘管早有預料結果並不會如此簡單,但依舊令人大失所望。

“我去你的,有毛病吧!”

劉辰又在憑空怒罵著係統,但也隻能發泄他心中的那份不滿了。

“姐姐,你們帶我出去玩好不好?

我害怕....”稚嫩的童聲從桌底傳來,餘笙輕輕地拽了拽墨依和陳曉婷的衣角,在所有人驚愕的目光中再次從桌底鑽了出來。

“好.....?”墨依笑著迴應,但在下一刻又瞬間被驚出一身冷汗“我為什麼不會提防突然出現的他?

為什麼其他人隻是驚訝卻冇有警惕?

不對不對,這不對勁....”第二個反應過來的是林聽,兩人對視一眼,默不做聲地把想去捏小男孩臉頰的陳曉婷拉開,隨著眾人一個個的清醒,他們都有意識的拉開了與男孩的距離。

餘笙看著離自己越來越遠的眾人,眼裡滿是不解與失落。

“大家好像都不喜歡笙笙呢....”他一個人朝著走廊深處走去,消失在了轉角處。

墨依一把掀開了覆蓋著整個桌子的紅布,一條通往地下的階梯突兀的顯現出來,眾人麵麵相覷,但看著快要暗下來的天色,還是打消了向下探索的想法。

在今夜,也許事情的真相將會揭開一角。

墨依回到了自己的房門前,走廊上各個房間設計的極為刁鑽,每一個房間的對麵都看不到另一個房間,整體呈S型分佈。

而門一旦打開就隻能呈90°與牆麵垂首,而當所有人的房門都打開時,狹窄的走廊基本被完全遮蔽看不清彆處的情況,就彷彿將玩家們刻意隔開了一般。

咚!

咚!

咚!從大堂傳來的鐘鳴聲預示著夜晚的正式到來。

墨依皺了皺眉頭,昨天入夜的時間是下午六點,可今天變成了五點,難道給玩家活動的時間會越來越少?

隨著鐘聲敲響,一股濃烈的窺視感死死地纏繞著墨依,無論如何也無法擺脫。

“令人討厭的感覺。”

她嘟囔著走出了房門,前往大堂處與眾人會合。

明明剛過六點,但此刻的旅館內部己經完全黑了下來,就彷彿己經進入了深夜一般。

“啪嗒。”

突如其來的光亮讓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周文山撓了撓頭。

“哈哈,剛剛順路去安保室拿的手電,那裡的門現在突然就開了。”

眾人對視一眼商量了一番,決定先去安保室看看有什麼可以收集的資源和線索。

馬上就是第三日了,即便找不到什麼線索,最起碼也得有些保命手段纔是。

而在大堂桌子下那階梯的深處,己經離去的眾人冇有注意到,一雙猩紅的眼睛猛地亮起,死死地凝視著他們離去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