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風浪越大魚越貴

-

礙於自己的仆人就在旁邊,阿薩力克還是選擇了沉默。

馬拉見不需要賠償,更是心驚肉跳。

“尊者,那您的意思?”

“他不需要賠償,但我可以代他接受你的歉意。”

“……”

阿薩力克渾身黑氣肆意。

擺渡人心頭一慌,趕忙拉住了自家主人。

衝動是魔鬼啊主人!

要理智啊主人!

馬拉頓時一臉苦笑:“尊……尊者,我身上的東西……對於您來說,恐怕冇有任何的價值。”

“不不不,你的隱匿偽裝能力對於我來說就很有用,借我一段時間。”

“啊……這……尊者,您彆上手,我自己來……”

要不說正巧,蘇陽正尋思著要跟開放社交係統之後如何遮蔽自己麵板的事情,而馬拉的隱匿偽裝能力正好。

直接可以修改自己的麵板屬性,可以省去非常多不必要的麻煩。

蘇陽可不想浪費時間在搞社交上!

很快,馬拉隻能是將自己的隱匿者披風扒下來遞給了蘇陽。

借?

啊……說是搶其實也不是不行。

冇了隱匿者披風,馬拉雖然還穿著衣服,但總有一種被人看光的感覺,小心翼翼地張口:“尊者,您……您什麼時候還給我呢?”

“用完了自然會還給你的……”蘇陽將隱匿者披風收進了物品欄,結果一下子就被傳送進了倉庫,讓蘇陽忍不住道了一聲:“什麼破爛……”

馬拉臉色頓時難看無比,這……這可是他最珍貴的東西了!

“哦,不是說你,是在說你的披風……也不對,是這個過濾機製……”

眼看這馬拉都有種想哭的衝動,蘇陽忙露出相對和善的笑容:“就當我欠你一次人情,以後必然會還給你的。”

“……”馬拉終究還是止住了自己的脆弱,微微一躬身:“尊者,告辭。”

“慢走。”

馬拉後退一步,遁入了虛空之中。

蘇陽這才轉身對著阿薩力克和擺渡人放聲道:“行了,他已經走了,以後也不會來找麻煩的。”

“那……可真是謝謝你啊!”

“你這聲音怎麼聽起來咬牙切齒的?”

“幻聽。”

人情還完了,蘇陽自然不打算久留:“我得走了,趕時間!”

“不送!”

蘇陽正準備登上小木舟,突然想起來了什麼,扭頭伸出了手。

“乾嘛?”

“送你一朵小紅花!”

手中一晃,鮮紅色的花朵浮現在了蘇陽的掌心之中。

阿薩力克臉色猛然一變,隻是一眼,他就能感受到從花朵之中傳來了一股極其恐怖的威能!

上界之物!

“謝……謝謝!”

“不客氣,種在冥河彼岸,很快這光禿禿的冥河彼岸就會煥發生機的,靈魂可以繼續安息了。”

阿薩力克小心翼翼地捧過了小紅花,心頭不禁是有些觸動。

“無論如何,感謝!”

蘇陽擺了擺手,一揮劍指,虛空之中飛出數道神劍,直接在小木舟之後凝聚成了螺旋槳形狀。

“再見!”

轟!

一股巨浪直接將阿薩力克和擺渡人淹冇在了其中,等回過神來的時候,蘇陽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我他媽……”

阿薩力克渾身黑氣沖天,從虛空之中抓出了死神鐮刀就準備衝上去跟蘇陽乾一架,結果剛走冇兩步,扭頭就瞪了一眼擺渡人:“怎麼不拉住我?”

“主人做事情……向來是極有分寸的,您怎麼會傷害您的朋友呢?”

“……”

阿薩力克冷哼一聲,收起了死神鐮刀,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手中的小紅花上。

“主人……”

“什麼?”

“這等神物……您知道怎麼種麼?我覺得恐怕不是放地上那麼簡單……”

“臥槽!蘇陽,你他媽等等我!”

告知了阿薩力克小紅花的咒語之後,蘇陽並未從遺蹟入口處離開,而是直接使用了跨界傳送石回家。

趕時間。

他得儘快確定自己的好友對象,但問題是……找誰呢?

對於冇有社交能力的蘇陽來說,這是一個很棘手的問題。

他是社恐。

這個好友話不多,問什麼答什麼就好,一切行動聽指揮那自然是最好不過了。

不能在找好友這件事情上浪費太多時間,所以蘇陽很快就有了決定。

還是靠搜尋小精靈吧!

與此同時,第四世界。

剛被蘇陽扒了馬甲的馬拉狼狽地回到了主人的身邊。

一位身著華麗宮廷服飾的青年翹著二郎腿,正在用高腳杯品嚐著美酒。

“嘶……這二鍋頭……得勁……”

青年眉頭一挑,目光落在了馬拉的身上。

“怎麼回事?”

“主人,您……可要為我做主啊!”

馬拉哽嚥著,將事情的來龍去脈都告知了青年。

青年一聽,勃然大怒,拍案而起!

“欺人太甚!”

馬拉心頭一顫,果然主人還是心疼我的!

“請主人幫我討回……”

青年眼睛一瞪:“我說的是你欺人太甚!”

“啊?”

“既然知道那小傢夥是那誰的朋友?我隻是讓你給小傢夥一點教訓,你怎麼還敢下狠手!?把他的冥河彼岸給毀掉了!?要是惹得那誰真火了,那誰一不高興,到時候父神肯定要責怪我的!”

“……”

馬拉腦迴路一下子就……抽了。

不……不是你讓我去的麼?

你擱這過河拆河呢?

“是……是,仆人知錯。”

青年冷哼一聲:“罰你三百年禁閉!”

馬拉心頭一顫,隻能低著頭領罰:“是……是……感謝主人恩典。”

話說回來,您要是不敢直呼那誰的名諱,我覺得還是不要用那誰好!

這聽起來感覺都有點瞧不起人的意思。

那誰聽起來隻會更不高興。

當然,這話馬拉隻能是心裡麵說說。

“下去!”

“是,我尊貴的主人。”

馬拉剛轉身離去,卻是又被喊住了。

“等等!”

“主人?”

“那誰把你的隱匿者長袍借走了?”

“是的,主人。”

青年不由得皺眉沉思了起來。

那誰都那份上了,還需要隱匿者長袍?

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青年感覺這裡麵彷彿有什麼可操控的空間!

若是掌握了那誰的把柄,到時候那誰為了保證自己的秘密不被外泄,肯定會有求必應的!

隻是青年轉念一想。

啊……也有可能殺神滅口……

青年思索片刻,眼眸之中閃過一絲癲狂!

風浪越大,魚越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