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臣服

-

冇有耽誤時間,來到了盤絲大殿之後就開始讓阿東和夕子準備汙染召喚。

保險起見,還是讓夕子嘗試著進行汙染召喚。

徐子濤立馬躲得老遠,目前實在是習慣不了那種血肉畫麵。

【汙染召喚】

發動技能的那一刻,夕子雙手往前一伸,蔓延出無數的血肉,一下子將蜘蛛大仙的殘骸全部都包裹了進去。

下一刻,血肉之上的無數血管迅速蠕動,似乎在為其注入營養。

一時間竟是衍生出來了一個巨大的肉球胚胎,甚至噗通噗通的還在跳動之中。

這一幕讓蘇陽就感覺更為熟悉了。

與他和歐陽鋒進入肉壁之中看到的胚胎結構極其相似,夕子正在以自己的血肉為養料,嘗試著讓蜘蛛大仙死而複生。

不過隻是堅持了片刻,夕子的臉色就難看了,麵容明顯蒼白了許多。

蘇陽見狀,輕喝一聲:“夕子,停下。”

本來還想再堅持片刻的夕子聽見了蘇陽的聲音,幾乎是本能地收回了所有的血肉,蜘蛛大仙的屍骸一下子散落在了地上,似乎冇有什麼變化。

夕子頓時一臉慚愧:“峰……峰君,對……對不起。”

“不用道歉,你纔剛剛轉職,不熟悉技能和職業……”本來蘇陽還想說一聲大概還需要補充一些汙染或是血肉,但想了想還是暫時冇提,轉而笑道:“而且,你已經幫上忙了。”

“是……是麼?”

夕子一臉激動地望向了蜘蛛大仙的殘骸,果不其然,複活時間竟然一下子減少了三個月的時間!

隻不過一下子冇站穩,差點栽倒在地上。

蘇陽搭了把手,讓夕子先坐下來休息,卻見阿東二話不說也開始進行了汙染召喚。

“阿東,打住!”

阿東有些不明所以,但還是非常聽話的停了下來。

“這已經被夕子汙染過了,你再次汙染可能會導致崩潰。”

“哦!”

阿東趕忙收了手,來到了夕子旁邊,看著夕子一臉虛弱的樣子,忙道:“夕子,你肚子餓不餓?我這有乾糧……”

夕子有些不好意思地點點頭,阿東趕忙拿出來了乾糧和水,遞到了夕子手中,隻是夕子剛吃了兩口就直接吐了出來,五官都扭曲在了一起:“好……好難吃……”

“啊?”阿東結果乾糧啃了一口,下一秒也是五官扭曲成了一團,也是立馬吐了出來:“真的好難吃……”

徐子濤後腳跟了上來,拿過乾糧啃了一口,嚼了嚼就是一股壓縮乾糧的味道:“這不是尋常乾糧麼?正常味道啊!”

蘇陽也掰了一小塊嚐了一下,確實就是普通乾糧。

看來汙染還是讓兩人的認知與**發生了一些不可捉摸的變化。

“可能是跟血肉親和有關係?”徐子濤猜測著,從自己物品欄之中摸出來了烤肉乾:“要不你們試試這個?”

結果兩人一樣都是吐了出來,一臉難吃至極的樣子。

徐子濤頓時一臉驚悚的模樣:“你們倆不會是要吃生的吧?”

趁著三人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蘇陽眼疾手快,唰的一下從須彌袋裡麵掏出了一團無意識的蠕動血肉。

“或許……可以試試這個……”

阿東和夕子的目光一下子就落在了蘇陽的手中,然後……止不住的咽口水。

“歐……歐陽,你從哪兒弄出來這麼邪門的玩意兒的……”

徐子濤嚇得連連後退。

“彆大驚小怪的,反正你以後不習慣也得習慣。”蘇陽笑了笑,將蠕動血肉先給了夕子,夕子想都不想就趕緊雙手捧住:“峰君,我……我真的可以吃麼?”

“隨意。”

“好!”

徐子濤立馬矇住了眼睛,他可接受不了那麼噁心的畫麵。

但好奇心驅使之下,又是忍不住偷偷眯開了一條縫,結果卻是瞧見夕子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用嘴巴去啃,而是雙手蠕動了一番之後,蠕動肉團迅速湧入了夕子的雙手化作的血肉之中。

而夕子的臉上也頓時好轉了許多。

這……這感覺就能接受一些。

阿東嚥了口唾沫,一臉期待地望著蘇陽:“還……還有麼?”

啊……要都要不完。

蘇陽才幾天冇看須彌袋就發現裡麵扔進去的血肉竟然還會自己增殖,甚至已經在虛彌空間裡麵開始蔓延了起來,隱隱要成為新血肉之地的架勢。

蘇陽也意識到血肉之地可能本質上就是為完美軀體提供養料和補給的存在!

但蘇陽有些擔心這須彌袋內部會被汙染,到時候可不太好跟須彌老祖交代。

這畢竟是人家的法寶,臨時借用的。

算了,到時候再想其他辦法,暫時先就放在須彌袋之中。

“有倒是有,不過,適當食用,不然容易把自己撐著,消化不了也浪費,另外,也要學會剋製自己的**。”

夕子和阿東一臉認真地點點頭。

下一刻,一團碩大蠕動的血肉突然湧出。

“媽耶!”

徐子濤扭頭就趕緊跑遠了,背過身去,急道:“歐陽,你到底買了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啊!有錢也不能這麼亂花啊!”

“濤哥要不也來點?”

徐子濤隻感覺作嘔,甚至連盤絲大殿都不想待了,直接跑了出去。

蘇陽也冇搭理他,讓阿東和夕子一邊吸收血肉一邊觀察二人的狀態。

說來也神奇,這些無意識的血肉感受到了阿東和夕子的存在之後,竟是主動地朝著阿東和夕子蠕動了過去。

恨不得讓阿東和夕子第一時間吞噬自己。

有種……莫名朝拜,甚至感覺極其榮幸的樣子。

蘇陽聳了聳肩,有點無法理解。

而二人看到如此之多的無意識蠕動的血肉之時,竟是有一種全身都要肉化的姿態。

“剋製!”

蘇陽一聲輕喝,二人頓時清醒過來,立馬維持住了形態。

“繼續。”

二人幾乎每隔一會兒就會進入一種全身即將肉化的狀態,隻不過每次都被蘇陽強行喝住。

看來這些無意識的肉團之所以如此激動,應該是……打算搶占這副完美的軀體。

這二人心性太差,意誌不夠堅定,還是要好好訓練一番。

感知了一番禁地之外的情況,地府那一位並冇有甦醒跡象。

時間上應該還算寬裕一些。

“守住心神!”蘇陽輕聲一喝:“不要被它們的意誌所影響!”

“你們倆纔是王!”

“讓它們臣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