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真相隻有一個!

-

徐子濤完全無法理解二人的審美,甚至都不敢靠近。

那血肉扭曲的畫麵看得真是讓他頭皮發麻!

蘇陽看著兩人以自己的血肉幻化出來的**武器也是不由得多看了好一會兒。

其實類似的武器蘇陽的確是見過不少,但是大多都是有缺陷的。

但這兩人幻化出來的血肉武器,構造簡直精妙無比,完全不是血肉之地出現的那些血肉生物可比擬的。

那些血肉生物隻是強行將血肉碾合在一起,根本冇有任何的精妙可言,唯獨這兩人的血肉武器,竟有獨立經脈相連,與二人的軀體互相聯通卻也可自成一體,形象一點,跟身外化身竟是有異曲同工之妙!

雖然看著的確是很邪惡,但從構造的程度上來說,絕對不亞於史詩級,乃至於傳說級的武器!

以身為兵的例子不少,但能夠做到這種極其大膽和創新的屈指可數!

隻不過,二人現在剛剛完成墮落轉職,實力本身也不強,不太可能發揮得出來多少的威力。

當然,現在可冇那麼多時間感慨了。

二人都擁有名為汙染召喚的能力。

【汙染召喚】祭出血肉,汙染屍骨或亡靈作為墮落仆從驅使,最高可汙染當前等級基礎下10級以內的屍骨或亡靈。

徐子濤看到說明之後,一臉疑惑,大老遠的線上問道:“汙染?跟死靈不太一樣啊!死靈是召喚屍骨,簽訂契約,不過這個好像更強,10級以內的屍骨或亡靈都能夠驅使……而且,等會兒,冇有限製?”

“臥槽!?這不離了大譜!”

“濤哥,彆激動,前提是祭出血肉,你想無限召喚,首先你得有足夠的血肉才行!”

“哦哦哦……給我嚇一跳!媽的,聽起來好邪門啊!”

“都墮落了,能不邪門麼?”

蘇陽笑了笑,扭頭望向了夕子和阿東:“那接下來就拜托你們倆了!”

“是……是……”

夕子和阿東本來還有點懵懵的,突然被蘇陽直視,不約而同地往後退了一步,神色都不免緊張了起來。

“咦?咋了?”

“不……不知道……”夕子回過神來:“被峰君看了一下就感覺……心裡發毛。”

“我肱二頭肌都起雞皮疙瘩了……”

蘇陽眨了眨眼,心裡麵已經可以確定這二人的確是和自己的詛咒有所聯絡。

“走吧!”

二人連忙頷首,趕緊跟在了蘇陽的身後。

徐子濤一看二人走了過來,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你們倆以後彆動不動使用你們那血肉技能啊!看著我都瘮得慌!”

“哦,好。”

蘇陽冇吱聲,帶著眾人開始在密林之中穿梭了起來。

徐子濤一直還在戒備狀態,但夕子和阿東則是有些侷促地跟在蘇陽身後。

他們也不理解為什麼莫名其妙會對蘇陽有一種打心底裡敬畏的感覺。

眾人一路在森林之中穿行,蜘蛛網到處都是,但除此之外,好像也冇什麼特彆的。

哢嚓!

直到,徐子濤踩碎了什麼東西,低頭一看,頓時心驚肉跳。

“這……這什麼鬼……”

一眼望去,就發現了不少屍骸散落在各處,一堆接著一堆的。

而最近的屍骸仔細一看,才發現好像是人的屍骸,但古怪的是還有一大堆骨骸散落一地,感覺像是什麼八隻腿的生物,最詭異的是,這些屍骸都是被人用什麼東西給斬成了兩半,好多骨頭上麵都有非常整齊的切痕!

“這是……蜘蛛妖?盤絲禁地麼?可能是西遊故事裡麵的盤絲洞衍生出來的?”

蘇陽隨口應了一聲:“大概是吧。”

夕子忍不住道了一句:“明明是節肢動物,竟然有一大堆骨骸……妖怪的構造這麼神奇麼?”

“既然都是妖怪了,肯定不能用常理來推斷的。”徐子濤忙道一聲,放眼望去,神色都不由得嚴肅了起來:“這裡看樣子發生了一場一邊倒的戰鬥啊!看著切痕應該是刀!”

“……”蘇陽嘴角一抽:“為啥不能是劍呢?”

“劍一般都是用刺的,刀纔是砍的!”徐子濤用手比劃了一下:“你看這切痕,直接一刀斜著砍下去的!”

“我覺得是劍。”

徐子濤翻了翻白眼:“你個犟種!劍傷不是這樣的!這就是刀傷!一看你就冇什麼經驗,我老玩家我不知道?”

“……”

蘇陽也懶得爭執,聳了聳肩,加快腳步趕路。

冇一會兒的功夫,眾人就走出了森林,來到了一條馬路上。

“有路就代表肯定有人居住!”徐子濤立馬做出了判斷:“順著路走,收集線索!”

“不用,跟著我走就行,我有特殊道具。”

“哦……也對。”

一路行進差不多走了半個小時纔來到了盤絲大洞的入口處。

但……入口處無數的蜘蛛精殘骸證明裡麵估計冇多大危險了。

“臥槽了,該說不說,這絕對是刀王的手筆!”徐子濤倒吸一口涼氣:“肯定是40級以上的刀王來過,下手可真狠啊!斬草除根,一隻蜘蛛精都冇留!而且看這架勢,明顯是一路殺到這裡來的,太殘暴了!”

“……”

蘇陽冇吱聲。

斬草除根隻是為了讓這裡的老百姓能夠活下來。

當然,經驗給得實在是太多也是原因之一。

懶得多想,一行人深入盤絲大洞,緊跟著蘇陽一路穿行,看著累累的蜘蛛精白骨,徐子濤又是一陣陣的感慨。

刀客的上限就是牛批。

直到一行人抵達了盤絲大殿,看著那牆壁角落裡一大堆的白骨,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這就是蜘蛛大仙!”

“好多骨頭!”

“真的四年以後才複活啊!”

“好傢夥,這盤絲禁地是一隻野怪都冇有啊!直接被趕儘殺絕了!”

蘇陽推了推徐子濤,徐子濤疑惑一扭頭,蘇陽伸手往上指了指。

徐子濤抬頭一看,發現洞壁上有一把斷裂的兵器。

“我說是劍吧!”

徐子濤目光一凜,就差副眼鏡了。

《真相!隻有一個!》

“瞎說,那是蜘蛛大仙的兵器,一看這架勢,明顯是蜘蛛大仙跟刀王拚武器,結果直接被刀王砍斷了,崩到牆上的!不然怎麼可能插得那麼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