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邪狼信徒

-

大古鎮很快就解除了封鎖,靈車恢複了通行。

徐子濤,阿東,夕子以及蘇陽四人又來到了大古鎮門口等車。

“到底發生了什麼啊?”

“不清楚,應該是大古鎮的劇情。”

“媽的,大古鎮果然太危險了。”徐子濤忙道:“此地不宜久留,我們得趕緊走。”

阿東和夕子也是被那突然出現的青麵巨魔嚇得夠嗆,忙點點頭,隻想儘快離開大古鎮這個是非之地。

蘇陽已經和二丫作彆。

許四海已經被他用三昧真火燒了七八遍,不可能複生了。

當然,保險起見,蘇陽決定後麵抽空找時間把這個許四海信奉的偽神給滅了,從根源上解決問題。

而大古鎮躍遷一事,蘇陽並不打算提供幫助。

他已經不是大古鎮的鎮長,二丫纔是。

其次,躍遷這事情不見得就一定是好事。

雖然的確是可以爭取獨立自主,但也就意味著今後要獨自麵對所有的困難,甚至有可能會被其他的遺蹟或是場景吞併。

隻有大古鎮的實力真正強大纔有立足之地。

還是踏踏實實一步一個腳印走出來最好。

他的幫助很可能會適得其反。

當然,有時間他自然會回來看看。

離開了大古鎮,一行人再次回到了陰曹地府,接取抓鬼任務。

隻不過因為上一次僅用半天時間就完成了東山醫院院長的抓鬼任務,鬼差認可了小隊的實力,所以直接給小隊開放了史詩級的抓鬼任務。

小隊可以選擇難度低的,自然也可以選擇風險和獎勵同樣高的史詩級難度。

徐子濤作為隊長,在鬼差帶著一絲期待的眼神之中接取了……高級任務。

鬼差:“……”

講究的就是一個穩健。

畢竟上一次東山醫院的抓鬼任務徐子濤覺著全靠運氣,也讓徐子濤見識到了稀有級的任務也是他們這個小隊目前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院長的強大壓根就不是他們所能夠輕易對付的。

所以,退而求其次,選相對保守的高級任務對他們這個小隊來說剛剛好。

而接到的高級任務難度的確很低,並且是場景任務,冇有規則之類的限製。

【任務目標】潛藏在達拉克城之中的邪狼信徒

【任務難度】高級

【任務需求】0/100人

【該場景目前已有9支隊伍正在進行任務】

接下了任務之後,四人再次坐上靈車。

靈車所需要耗費的時間可不是看距離,而是要看所前往世界的背景設定。

這一次的時間要長一些。

因為達拉克城屬於是十八世紀的西方架空世界。

不久之後,靈車就帶著眾人來到了一個頗具蒸汽朋克風格的海邊城市,海邊停靠著不少蒸汽大遊輪。

海風都夾雜著一種工業氣息的味道。

整條路上的行人都是神色匆匆,忙著上班工作。

因為冇有相關的情報,徐子濤果斷決定去聯絡其他已經先進入達拉克城的隊伍。

這個高級狩獵任務屬於是場景任務,大家的目標一致,而且信徒這種玩意兒殺都殺不完,壓根不用爭搶。

所以絕大部分人都會選擇合作,共享情報。

隻是,徐子濤也不知道該去什麼地方纔能夠聯絡到其他隊伍。

“我知道!”阿東憨厚一笑:“去教堂!”

“是……是麼?”

“再怎麼說我也是西方人!去教堂準冇錯的。”

於是,一行四人問了路,直接奔著最近的教堂去了。

彆說,阿東這一次難得發揮了作用。

最近的教堂之中碰上了三個隊伍,對於合作一事,並冇有什麼異議。

隻不過這三個隊伍情況一樣,都是近三天內前後腳來到的,現在也是冇有任何情報。

等著已經出去狩獵的另外六個隊伍回來。

那六個隊伍已經狩獵了將近三個月了,目前任務進度已經過半,而且也積累了相當豐富的經驗,具體等他們回來了之後先瞭解瞭解情況再說。

倒是蘇陽聽見這已經狩獵了三個月,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彆說三個月了,這種高級任務……三個小時他都覺著嫌浪費時間。

“他們已經離開多久了?”蘇陽忙問了一聲。

“兩天。”三天前就已經先抵達的隊伍隊長道:“明天一早就應該會回來的。”

徐子濤也覺著乾等著不是辦法,忙問道:“你們不是碰過麵了麼?有冇有什麼比較有價值的情報。”

對方隊長倒是冇藏著掖著,分享道:“首先,本質上我們要抓捕的信徒全都是人,而不是狼人,所以冇法用甄彆狼人的方式去甄彆信徒。”

“狼人是月圓之夜纔會變身,體內擁有野獸血脈,戰鬥力非常凶猛,恢複力很

變態,當然,這個世界冇有狼人,所以不需要考慮,邪狼信徒是隻要有月亮就能夠禱告,獲得邪狼的力量,隻有一部分會變化成狼,比如牙齒,手等等……在信徒之中的地位越高,轉化的程度也就越深,更難對付。”

“一般的信徒對於我們來說冇什麼威脅,隻有那些半身化狼的威脅度才高,狩獵威脅度越高的,獲得的獎勵就會越豐厚,這個你們應該是知道的。”

眾人微微頷首。

對方目前知道的情報就這麼多,至於具體該如何甄彆,尋找信徒們的聚會場所之類的,目前大家都是一頭霧水。

隻能是等著其他的隊伍回來才能夠解答。

時間剛好入夜,眾人還在等待,蘇陽則是來到了教堂門口,稍稍一閉眼感知了一番。

果然是……不太好甄彆。

信徒要獲得力量有兩個先決條件,得有月亮,還得禱告,隻有這兩個條件同時滿足纔會獲得邪狼的力量。

在此之前,就是與普通人無異。

確實,難度不高,就是費時間。

恰巧就在此時,其餘六隊紛紛迴歸,讓等待在教堂之中的眾人有些疑惑。

按說正好是夜晚狩獵時間,怎麼就回來了?

這不說還好,一說就讓六隊都來氣。

“媽的,這些信徒太慫了……等了兩天了,一個信徒都冇逮到!”

“啊?”

“還不都是你們之前殺得太狠,一次性把人家其中一個窩點給端了,打草驚蛇了唄!”

“我早說要放長線釣大魚,非要動手!”

“這下子好了,全躲起來了,也不禱告,這得耽擱多少時間!?三個月了,我麪包都快吃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