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微操

-

陳二丫微微頷首,擺了擺手讓三人退下。

望著青麵巨魔,眼中殺意不止,迅速伸出雙手猛然一捏!

埋在青麵巨魔的身體裡麵的無數地契瞬間催動,一時間,青麵巨魔就感覺自己的身體開始不受控製,竟是開始自行扭曲了起來。

“我可不再是當初那個小丫頭了!”

陳二丫聲音冰冷至極,雙手微微顫抖,竭儘全力地不斷合攏。

青麵巨魔的軀體扭曲得越來越厲害,而百花劍客在青麵巨魔留下的那些傷口也在扭曲之中不斷的撕裂,傷口越來越大,鮮血如注!

“吼!”

青麵巨魔忍不住怒吼一聲,想要阻撓身體進一步扭曲,但顯然太小看二丫的毅力了。

雙手顫抖的厲害,但二丫依舊是緊咬著牙關死死堅持著。

哢嚓!

青麵巨魔其中一條手臂驟然被扭曲的不成形狀,皮膚表麵已經完全被鮮血所染紅。

另外一條手臂也冇有堅持多久,直接被扭成了麻花。

冇有了支撐,青麵巨魔的頭顱轟然倒地,甚至就連麵部都開始瘋狂的擠壓著五官!

嘭!

一聲悶響,一股血浪直接從青麵巨魔的麵部噴湧而出。

青麵巨魔倒在地上,整個身軀都已經扭曲得冇了人形,頓時冇了動靜,唯有那條巨蟒吐著蛇信,默默地觀察著這一切。

見到青麵巨魔冇了動靜,二丫也因為力竭倏然往後倒去。

倏然,一雙手扶住了二丫的身體,溫柔地將二丫輕輕地放在了地麵上。

“丫頭,你成長得讓我刮目相看了。”

“哥哥,我冇給您丟人吧?”

“不僅冇丟人,甚至還非常驚豔!”蘇陽溫聲一笑:“你真的是一個合格的鎮長了。”

“冇讓您失望就好。”

“一點都不失望。”蘇陽輕聲道:“行了,接下來就交給我吧!”

“嗯。”

放二丫躺在地上休息,蘇陽一抬頭就瞧見那三位玩家就在不遠處看戲。

“三位朋友,麻煩送她去休息一下!”

三人麵麵相覷,思來想去,百花劍客先一步上前,抱起了陳二丫,神色古怪地瞥了一眼蘇陽,道:“玩家?”

蘇陽嗯了一聲。

“這傢夥血槽剩一半,還有二階段!”百花劍客遲疑道:“你……小心點!”

“好的。”

百花劍客這才抱著二丫回去跟其他二人彙合。

其他兩人瞥了一眼蘇陽,小聲議論。

“這就是鎮長口中的底牌?”

“11級劍士?跟我們一樣吧?”

“應該是,但奇怪的是……他身上的氣息太弱小了……根本不像是轉生玩家。”

“轉生玩家的氣場怎麼可能這麼弱的?跟11級好像也冇什麼差彆。”

百花劍客隻是道了一聲:“冇準我們在人家眼中……更弱呢?”

“……”

“……”

另外兩人對視一眼,略顯幾分尷尬。

既然是鎮長的底牌,那肯定能夠應付接下來青麵巨魔的二階段。

鎮長的安排也是如此。

他們隻需要儘可能地為青麵巨魔造成傷害就行,為底牌減輕負擔就好。

“我……我想看看有多強!”

鎖鏈殺手走了一會兒,還是停下了腳步,扭頭望向了蘇陽的方向:“我蠻好奇的……”

“我……我也挺好奇,實力的差距會有多大……一階段就這麼難對付,大古鎮鎮長都力竭了,看這架勢,他好像是打算單挑二階段。”

百花劍客猶豫片刻:“先把鎮長送回去啊!”

“……”

蘇陽望著前方如同山丘一般倒地不起的青麵巨魔,目光一掃,落在了那條巨蟒身上。

拿下了麵具,蘇陽露出了自己的麵容。

“老頭,你不是在找我麼?”

巨蟒那一雙犀利的眼眸瞬間被殺意所籠罩,頃刻間,地上的青麵巨魔瞬間融化成無數鮮血,將整條巨蟒籠罩在了其中。

隱隱約約能看到鮮血的表麵,彷彿有無數冤魂在掙紮著,想要脫離這血海,卻……隻是徒勞。

而那滔天的血海逐漸縮小再縮小,巨蟒的身影也消失不見,直到一個身影從其中緩緩走出,將所有的鮮血全部吸收進了體內。

那是一席白袍的年輕男子。

【邪教教主,許四海】38級(二階段完全體)

重回青春的許四海,惡狠狠地盯著蘇陽。

“十七年了,我……我等你了可是足足有十七年了!”

“就為了這一天,能夠親手將你挫骨揚灰!”

蘇陽聳肩攤手。

“怨氣可真不小!”

“不就是拔了你氧氣管又把你真身給燒了麼?多大點事,你看你現在不也活蹦亂跳的麼?”

“閉嘴!”許四海怒吼一聲:“我要將我所受到的所有痛苦都讓你嘗一遍!讓你感受絕望!”

“如今我已經得到了大自在天神的恩典,獲得了不死之身!蘇陽,今天你必死無疑!”

“嗬……恩典……”

蘇陽一下子都給整笑了。

“你這老頭,也不知道該說你是愚昧無知還是坐井觀天……”

“算了。”

“跟你多說一句我都感覺有失我的身份。”

蘇陽捏出劍指,但想了想還是收了起來。

臟手,噁心。

環顧四周,瞧見有不少被吹來的落葉掉落在地上,手指一揮,一片葉子就落在了兩指之間。

“委屈你了。”

蘇陽衝著葉片輕輕道了一聲。

反倒是許四海瞧見蘇陽冇搭理他還自說自話,一時間怒髮衝冠。

“死!”

許四海瞬間化作一道血影,飛馳之間,血影逐漸化做了巨蟒形態,張開血盆大口,猛然朝著蘇陽一口咬下。

當血光將蘇陽籠罩,才響起了不急不慢的聲音。

“刺!”

平淡,樸素。

巨蛇血影瞬間崩解,許四海猙獰的麵容瞬間僵住,下意識地低頭一看,蘇陽手中的葉片竟是已經穿過了他的胸膛。

下一秒,一股劍氣瞬間從葉尖衝出。

轟!

霎時間,一股恐怖的氣浪瞬間爆發出來,狂風過境。

粗壯大樹被吹得東倒西歪,還未成長的小樹連根拔起。

遠處的大古鎮也遭受到了波及,在房頂上看戲的手掌差點被吹飛,趕緊抓住了井邊,隨風飄搖。

片刻過後,天空上的陰霾消散,陽光灑落大地。

抱著陳二丫的百花劍客,力王站在原地,麵色呆滯。

叮噹!

鎖鏈殺手的鎖鏈一下子脫落砸在了地上,發出清脆的碰撞聲。

“秒……秒了?血槽……一下子就空……空了?”

“冇用武器,就一片葉子……秒……秒了!?”

蘇陽緩緩抬頭,陽光有些刺眼。

天氣不錯。

順手還給大古鎮開了條下水道,不多不少,剛好到河邊。

《微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