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詭物

-

整個製藥廠還冇來得及掙紮就被蘇陽一巴掌夷為平地,一把三昧真火直接燒掉了所有痕跡。

蘇陽其實很想對方能夠成功的將書籍的主人給召喚出來,這樣他就可以找對方談談解除詛咒的事情。

但是書籍的主人一旦現身,那整個世界絕大部分的生靈恐怕都將變成無意識的血肉。

且汙染是不可逆的。

書籍的主人雖然見不著,但至少書籍在他手裡,裡麵或多或少應該有解除詛咒的線索。

退一萬步講,他就算是什麼都不管,對方恐怕也冇能力和資格能夠將書籍的主人召喚出來,隻會搞得一團糟而已。

而且從遊戲的設定上來說,書籍的主人不確定是已經完成的內容。

就像蘇陽無法升到100級一樣,如果冇有完成,情況隻會變得糟糕透頂。

“麻煩的東西,擴散麵積這麼大……”

蘇陽將空白頁腳收入了須彌袋之中,不得不考慮解決蠱蟲帶來的隱患。

第一,二,三這三個世界的玩家和角色恐怕都遭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汙染。

不清楚對方是要獻祭還是要搞其他的,總之,清除汙染才能夠保持這三個世界的穩定秩序。

不過,蘇陽可冇這個功夫管這事。

思索片刻,蘇陽將自己對於事情的推測一五一十的言明,幻化出六柄飛劍。

“去!”

一揮手,六柄飛劍呼嘯著直衝雲霄。

給上界的人找點事情做。

拍了拍手,蠱蟲一事蘇陽暫時拋之腦後。

女鎮長連忙跟上,恭敬地道了一聲:“車站和大橋應該都選擇跟李豐海合作了。”

蘇陽隨口道:“把李豐海送給他們就行,想怎麼合作就怎麼合作。”

女鎮長想起來了辦公室裡那一團已經無意義的蠕動肉團,忙點點頭:“是……是。”

“我還有事,你忙你的……哦,對了……”蘇陽忽然一扭頭:“丫頭,九天降魔杵是怎麼回事?大古鎮有這東西?”

女鎮長眨了眨眼,透著一絲狡黠道:“您當初留下的木鑿子。”

蘇陽啞然。

十七年前,遊戲入侵現實以至於秩序無比混亂,遠冇有現在這般安寧。

整個第二世界,詭異橫行,陰曹地府還未進駐,讓人惶惶不可終日。

蘇陽來到第二世界的第一站就是大古鎮,一個落後閉塞的小村鎮。

鎮上的活人隻敢白天出門,晚上都是躲在家中,生怕被厲鬼索命。

而蘇陽從鎮長那接取任務,瘋狂地狩獵厲鬼,獲取經驗,直到發現自己隻是被鎮長給當槍使了,大古鎮四周徘徊的無數怨鬼惡靈都是鎮長為了延續壽命,加入邪教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無數慘案。

蘇陽也差點死在了鎮長手中,得虧得到了大古鎮千年靈樹的庇佑,躲過一劫。

萬物有靈,靈樹悲憫蒼生,願意犧牲自己,讓蘇陽將其做成穿心木鑿,最終殺掉了鎮長,平息了大古鎮無數厲鬼的怨氣。

蘇陽是知恩圖報之人,為了感謝靈樹的救命之恩,接過了鎮長之位,反攻邪教,不斷地收容第二世界厲鬼和詭物,化解怨氣,讓其在大古鎮有安身之所,不再出去害人性命。

一直等到陰曹地府入駐第二世界,建立秩序,蘇陽這纔將鎮長之位和地契交給了陳二丫。

一個被加入邪教的父母親手從中間劈開,剖心挖肺,獻祭給所謂邪神的苦命小姑娘。

一晃,已經是十七年過去了。

小姑娘已經成長為了一位合格的鎮長,將大古鎮管理得井井有條,並且努力想辦法壯大大古鎮。

大古鎮在第二世界的定位是大型開放式區域,根據遊戲機製,有機會躍遷世界成為獨立遺蹟!

類似的有附近的新安車站,蕪湖大橋中型區域,跟李豐海合作無非就是想進階為大型區域,隨後躍遷。

說通俗易懂點就是想爭取獨立自主,不用看彆人的臉色行事。

知道了九天降魔杵就是自己擊殺鎮長的靈木鑿子,蘇陽哭笑不得。

靈木鑿子力量冇耗儘之前,確實是傳說品質的,但擊殺鎮長已經將其中的力量消耗完了,現在就是個普通的木鑿子而已,不過對於大古鎮來說,的確是頗具紀念意義,無價之寶。

總之……二丫涉嫌虛假宣傳。

“你給起的名?”

二丫連忙搖頭:“我可冇起名,他們自己給取的。”

蘇陽啞然,不再糾結此事。

繼續做他的打工任務,準備回郵局繼續送信。

做完打工任務再抓兩次鬼,二十萬經驗到手,地府那位應該也差不多該醒過來了。

美滋滋。

回到了郵局之後,郵局負責人瞧見蘇陽又來了,態度頓時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改變。

雖然不知道蘇陽到底何方神聖,但既然連鎮長對蘇陽都如此恭敬有加,那必然是大人物。

我過來接打工任務。”

“您可真是愛說笑,像您這樣的身份怎麼能夠跑腿送信呢?”

“我樂意。”

“……是,是。”

郵局負責人趕忙又取出來了一堆塵封多年的信件,蘇陽翻看了一下,疑惑道:“哪冒出來的這麼多信?不是大古鎮的也有。”

郵局負責人苦笑一聲:“不得不接啊!”

【您發現特殊抓鬼任務,尋找詭異的食人郵箱,是否接取?】

蘇陽一怔。

應該是詭物,他當年就碰見了一大堆詭物,稀奇古怪,是一種遊戲入侵現實之後產生的特殊存在,更像是一種物品被賦予了遊戲某種規則的力量,是鬼也不是鬼,介於二者之間。

大古鎮裡麵都有一堆,被他封鎖了起來。

反正打工任務也做完了,就剩兩次抓鬼任務。

特殊抓鬼任務難度更高,獎勵更豐富,當然,不限製人數,徐子濤三人還忙著打工,蘇陽正好單做,接下了任務。

隨後郵局負責人忽然變得深沉,一臉神秘兮兮說道:“每次我出去郵箱取件的時候,總感覺郵箱再盯著我看,盯得我不寒而栗,最讓我不安的是……”

“好好說話,用得著你渲染氣氛呢?”

“是……是……”郵局負責人臉上露出尷尬的表情:“每次裡麵都會多出一堆莫名其妙的信件出來,我不敢不接,因為我之前派出去的九名郵差都消失了,我懷疑是被郵箱給吃掉了。”

“請……請您過去一探究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