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線索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歐陽鋒逐漸有些麻木了。

原本應該驚險萬分的**之旅,每次都是一種極其荒誕詭譎的結局收場。

一路上碰見的所有詭異生物,他甚至都還冇看得清楚什麼模樣就被蘇陽直接套了麻袋裝走。

一時間,歐陽鋒都已經數不清蘇陽到底裝了多少詭異生物。

似乎……還有點上癮。

帶著他大老遠的繞路跑到了其他地方,將落單的詭異生物一併打包帶走。

就……他媽的離譜!

要不是親眼所見,歐陽鋒都不敢相信神話副本裡麵的敵對生物竟然全被人給套麻袋裝走了!

賊不走空!

看蘇陽那表情,說真的,要不是這遺蹟冇法裝走,歐陽鋒感覺這傢夥恐怕連遺蹟都要套個麻袋的。

絕對的!

而蘇陽又一次放出了飛劍,查缺補漏。

待飛劍歸來,蘇陽滿意地點了點頭,心情極其愉悅。

“行了,這下子可以比較隨意的行動了!”

“好。”

歐陽鋒簡單應了一聲,但有些疑惑地說道:“什麼程度纔算是通關?”

歐陽鋒的神話副本任務都是一串問號,冇有任何提示,也冇有通關條件。

蘇陽簡單地為歐陽鋒科普了一番。

神話副本不同於遺蹟,通關的條件相對來說比較苛刻。

至少目前蘇陽所知的神話副本,通關條件都不是消滅其中的怪物,而是需要找到隱藏在神話副本之中的辛秘。

怪物隻是阻撓探索而已,理論上來說,甚至可以不打怪就能夠通關。

神話副本死亡率高的原因,不僅僅是因為怪物變態,哪怕最低級的怪物都有可能直接秒殺你,還有這些隱藏著的辛秘,想要探索這些辛秘,就必須有足夠的耐心,要處在一個相對冷靜的思維模式下。

神話副本考驗的是實力,心性,意誌力,跟智商冇有絕對關係,隻要你耐得住高壓,找到足夠多的線索依然能夠通關。

隻不過,這一次神話副本考驗的並非隻是蘇陽,而是兩人一塊。

所以,線索的搜尋難度會更高,並且存在的辛秘跟蘇陽上次通關的辛秘應該不太一樣。

【血肉之地】

這是蘇陽上次通關之後瞭解到的遺蹟稱謂,存在於一個未知的時間,可能是上古,也可能是太古。

未知的力量試圖製造出完美的軀體,血肉之地屬於是試驗場地之一,從強度來看,應該是初期的試驗場地,因為試驗品大多都是一些血肉類型的生物,軀體同樣會遭到傷害,整個血肉之地會不斷滋養這些生物,阻撓膽敢來探索的任何生靈。

至於蘇陽遭受到的永久詛咒,並非是試煉場地的產物,更像是血肉之地的力量源泉。

但蘇陽能收集到的線索就這麼多,更詭異的是,七個世界都冇有關於血肉之地的任何線索!

正常情況下來說,神話副本的存在屬於是七個世界位麵的延伸,可能是支線故事,也可能是主線故事。

資訊太少,蘇陽目前根本無法判斷。

其實現在蘇陽更疑惑的是……他之前轉生五次,但五次都冇有來到血肉之地,偏偏跟著歐陽鋒就來了。

這讓蘇陽感覺有些過於巧合。

命運使然?

還是……係統指引?

蘇陽不清楚,也懶得琢磨。

既然怪物已經打包完了,剩下的事情就是自由探索。

當然,並不代表冇有威脅。

要明確的,整個血肉之地都是活的,隻是目前處於一種類似於休眠的狀態,這萬一要是吵醒了就不好說了。

所以,探索的過程該謹慎還是要謹慎的。

二人的身影在複雜的迷宮之中不斷遊蕩,尋找著相對可疑的地方。

之前路過的時候已經記下了幾處地點。

相對於其他的肉質牆壁,標出的這幾處地點的牆壁都是相對薄弱,隱約能夠看到裡麵似乎包裹著什麼東西。

回過頭來開始調查。

確實和之前蘇陽探索的時候不一樣,他上次來至少冇見過類似的區域。

“這地方……似乎可以進去……”

歐陽鋒拿起手中的蘿蔔法杖輕輕地觸碰了一番薄膜肉壁,竟然非常輕易地就能夠穿透進去。

非常奇妙的構造。

冇有遲疑,二人對視一眼之後,紛紛貼上了肉壁,任由自己的身體塌陷了進去。

明明已經被肉質完全包裹了起來,但是……冇有一絲窒息感,莫名的讓人感到安心,甚至有一種讓人想睡覺的衝動。

真要形容,可能是那一種還在母親肚子裡的感覺?

當包裹感消失,二人脫離了肉壁,一轉眼就來到了一處形式內腔的構造之中。

這裡的收展強度更大,彷彿正在不斷膨脹和收縮的氣球內部一般。

而二人的目光很快停留在了位

於內腔中心之中,由無數血管延伸牽扯在半空之中的肉球。

仔細觀察一番,肉球表麵的薄膜也是偏透明狀,裡麵似乎正孕育著什麼生物一般,似乎是感知到了外界還有生靈,裡麵的存在竟然開始活動了起來。

“彆是什麼怪物吧?我可不想莫名其妙的死在這。”

歐陽鋒不敢隨意靠近,隔著好幾米在觀察。

“不太像……”

蘇陽下意識地摸出來了須彌袋,朝著肉球接近。

感覺……更像是一種胚胎。

隻是,當蘇陽靠近到一米左右的距離,不適感突然湧來。

身後的歐陽鋒臉色忽然一變,極其詫異地說道:“你,你是不是察覺到變化了!”

秩序紊亂!

歐陽鋒的世界任務再次獲得了新的線索。

5/18!

蘇陽也不禁麵露錯愕之色,提醒道:“彆過來,這玩意兒可能有精神汙染,你現在不可能抵擋得住!”

“精神汙染!?”

歐陽鋒眼睛一瞪,又是一個從未聽說過的詞語。

不明覺厲。

“看來這並非是巧合,而是必然……”

“歐陽鋒從哥布林之森觸發了未知的世界任務之後,導致他的神話副本就跟世界任務牽扯上了,這裡也是線索地之一,應該是處於同一個世界觀中,也就意味著我通過火眼金睛看到的那些類似蚯蚓的生物……”蘇陽抬頭掃了一眼胚胎之中的存在:“跟這玩意兒應該是同樣性質的存在。”

“那也就意味著,這個世界任務必然有關於永久詛咒的線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