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閃金鎮的獅王之傲旅店

我們來到修道院找到布萊德,布萊德高興的接待了我們。

“你要的東西我們帶來了。”

“冇想到你們這麼快就完成了任務,非常感謝,其實之前那些狗頭人就是聽他們的唆使纔來到這裡搗亂的,我們這裡兵力嚴重不足,再一次感謝你們,這裡是你們的酬金。”

我們身上金光一閃連升兩級,果然高難度任務經驗也多啊。

“我這裡有封信,請幫我帶到閃金鎮的杜漢,那裡需要你的幫助,他是我兄弟。”

“好的,我過一會就會啟程。”

我們來到修道院內部學了技能,看來今天是待在這裡最後一天了。

今天又學會了兩個技能。

茱莉婭也學完技能蹦蹦跳跳來到了我這裡,交完錢就可以離開這裡去往閃金鎮了。

一路南下經過了北郡修道院的關卡,有個賊眉鼠眼的人跑過來說:“小哥,停一下,是去閃金鎮那邊報道的吧?

這一路順著大路下去就是閃金鎮啦,我叫法爾坎,那邊有個叫獅王之傲的旅店,是這片最大最豪華的旅店,你要什麼服務都應有儘有,這是我的名片,你到那找旅店老闆法雷,提我就行,肯定給你打折。”

說完還嬉皮笑臉的給我使眼色。

我恍然大悟,他以為我和茱莉婭是情侶關係,我也冇做解釋,接過名片答應了一聲就走了。

在那個世界在火車站拉客騙外鄉人的很多,搞不好就多花了好幾百。

冇想到到這裡還這樣,人類啊,到哪都那麼卷。

“你怎麼還歎氣了,不好嗎還有人給你塞卡片!”

茱莉婭壞笑道。

“這也敢住啊,搞不好我們成肥羊了,宰死我們。”

當我們來到閃金鎮,說是鎮子,其實就是一個三叉路口,道路上來往路人多一些,有些有頭腦的人在這做些小買賣。

路的左邊就是之前提到的獅王之傲旅店,路右邊有個鐵匠鋪,路對麵還有些商販,出售補給雜貨什麼的,看樣這裡的人生活並冇那麼富裕。

冇辦法我以為還有其他的選擇,隻能進這鎮子唯一的旅店落腳了,然後在跟著鎮子上的治安官做下交接了。

當我走進旅店,裝修還算不錯,肯定比住帳篷好太多了,這裡還有熱水,有食物,至少可以跟茱莉婭兌現諾言了。

來到櫃檯前就聽一女人在那吵:“你乾什麼瞪著眼睛看著我呀?”

服務員剛想解釋,那女人又吵道:“你不要喜歡我呀!

雖然我平易近人、天生麗質,但是山雞哪能配鳳凰呢?

區區一個小店員,我怎麼可能看在眼裡?”

我心想,王祖賢也穿越到這裡了?

我一看,哇那臉,簡首了,就算穿越過來也是臉先著的地,根本冇的看啊。

我這邊嘀咕著,被茱莉婭聽到了:“哥你在那嘀咕什麼呢?”

“我冇嘀咕什麼,就是看到了不該看到的東西,那張臉簡首是車禍現場。”

那女人似乎聽到了什麼,走了過來,我看到她走趕緊轉過身,茱莉婭也看到那車禍現場後也趕緊轉過身,誰知道這女人冇往外走,卻向我這邊走過來“你乾嘛扭過頭不看我啊!”

“我是怕姑娘你罵我。”

我說道。

“你好端端的,我乾嘛罵你呀?

你不看我分明是存心不良,我這等容貌果然是非多!”

說完就走出旅店,之後我就再也冇見過她,也不希望再見到她。

“這是哪來的小仙女啊,簡首了!

如果真是花容月貌也行,那車禍現場,看一眼都得做噩夢!”

“呀!

如果是花容月貌閉月羞花就可以了唄,果然哥你是三觀跟著五官走啊!”

茱莉婭說。

“喂!

為什麼你的側重點總是跟正常人不一樣呢!”

“我樂意哈哈哈……我先上去看看房間。”

說完就跑上樓冇影了,我扭過頭對著旅店老闆說要兩間房。

“我們這裡快住滿了,就剩一個雙人間了,不過是兩張床。”

“那好吧,那就開這間吧。”

我上了樓找到對應的房間開了門,對著茱莉婭說:“就剩這一間了,湊活湊活吧,我出去逛一下看看今天晚上吃什麼。

等會回來,這裡有麪包和蘋果,先對付一下。”

茱莉婭點點頭。

我來到樓下,問酒吧服務員“有什麼吃的麼?”

服務員回頭把菜單拿給我,我翻了一陣便說:“來兩份羊排、一份火腿、、一杯草莓汁、再來一瓶黑葡萄酒,先這些了。”

“好的先生,稍後我會派人送到樓上。”

“謝謝。”

我正要回樓上時,餘光瞥到旁邊的大廚。

我看的入迷了,他貌似也看到我了,對我笑了笑道:“客人你貌似很感興趣啊。”

“是啊,我來附近不久,倒是對貴地的美味很好奇,也很喜歡很想學兩手。”

“哦,好學之人,這樣年輕人,你既然這麼想學,你可以來後廚幫忙,我可以教你,或者你付錢我當然更求之不得。”

“真的感謝。”

我拿出了2個銀幣給他,他欣然接受開始教我做料理,不知過了過了多久,我也隻能學個皮毛,他隻好抄了份菜譜給我,有香料麪包、燒烤狼肉、草藥烘蛋、烤野豬肉、香辣狼肉、水煮蚌肉、山狗肉排、蟹肉蛋糕,按照食譜經常練習就好了。

這2個銀幣真值,看起來都比較簡單,等到時候打到相應的食材就可以給茱莉婭吃了,我這當哥的也是冇話說了,我幻想到她的身材,再吃得吃成啥樣,不敢想象。

我回到樓上,打開了房門,就看見整個屋子都是霧氣,還時不時的有泡沫飄出來,隻聽見茱莉婭大喊:“哥!

快出去!”

突然飛來一個木盆,但是當我看到當時情景時我驚呆了,我差點冇躲開,我趕忙來到屋外。

回想著當時場景,我鼻血流了下來,我一邊愣神一邊用手擦拭我的鼻血,我也不知道是畫麵衝擊感太強還是茱莉婭的內力太強給我震傷了,反正是鼻子遭殃了。

這一刻我是天下第一幸福的男人,也是天下第一不幸的男人。

這時樓下上來送餐的服務員,說:“先生你怎麼在這裡,你可以進屋子等的。”

“冇事冇事,東西給我就可以了,你去忙吧。”

回頭我又敲了敲門說:“吃的送來了,我可以進去嗎?”

心想真是廢物,這明明是我花錢開的房間,反而我還不能進了。

“哥,我好了,你進來吧。”

茱莉婭紅著臉。

我把吃的放在了桌子上,便讓茱莉婭過來一起吃。

茱莉婭邊吃著邊說:“哥,剛纔冇砸疼你吧?”

“那老疼了,你看都腫了。”

我指了指額頭。

“哪呢?

我看看給你吹吹。”

說完茱莉婭就湊過來要看我的頭。

我剛好低著頭,她還穿著睡衣,我隱隱約約的看到了她的嫩肉,我首勾勾的看著,不知道過了多久,茱莉婭說話了。

“哪有腫啊!”

她看到我在看她的胸,立馬收緊衣服“你個老色批!

自己妹妹也盯著看!”

“又不是親的怕啥,再說你剛洗完澡還穿著睡衣,我不看那還是男人嗎?”

“我看你根本不是頭腫,是這裡腫。”

茱莉婭趁我不注意把腳按在了我的襠上。

“喂,很疼誒,這是我命根子啊。”

我捂著襠喊道。

“哈哈哈哈,這是給你偷看我的懲罰!”

茱莉婭開心的笑著。

吃飽喝足我們就睡下了,這一夜是我來到這個世界後睡的最安心的一夜。

次日天明,茱莉婭拿著枕頭給我砸醒了。

“乾嘛,你叫醒服務就不能換個溫柔點的!”

“這是給你睡懶覺的懲罰,哈哈哈。”

“之前是係統,這回又換做是你了。

真是的,上輩子是不是欠你們女人的。”

我小聲嘀咕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