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嗜血小妖怪

“什麼生啊,死啊的,你們這群妖怪,嘴裡總是冇有個好聽的。”

付明衍望著上方,死氣沉沉的,也難怪小妖以為他死了。

“也不知道師尊的傷醫好了冇有,我怎麼這麼廢物,今日還差點忘記定靈術怎麼施法,丟死人了。”

付明衍猛地轉身抱住自己的被子,險些將好不容易爬上來的小妖掀下床去。

“這又不怪你,誰能想到江聖尊會突然出現在林中啊,他身上的靈氣太盛,普通妖靈不敢近身的,他一出現,妖獸自然比見了什麼都害怕,突然失控,說白了,還有一半責任在你師尊身上呢,我看,也不能全賴你。”

小妖怪貼近付明衍,黑乎乎的臉上滿是討好之意。

付明衍不喜歡他說的話,但他一個剛出生冇多久的小妖怪能懂得多少?

他想著不與他計較,將自己的手指遞了過去。

小妖怪看見他做了允許,立刻搓搓雙手捧起付明衍的指頭,一口咬在上麵。

細嫩的牙齒造不成什麼傷害,他用力啃了兩下,付明衍的手指才微微破了一些,流出來的幾滴鮮血足夠它飽餐一頓。

“那你呢,你也怕師尊嗎?”

付明衍看著它吃飯,對他口中的師尊很感興趣。

妖怪看人,與人看人是完全不同的角度,他想多瞭解師尊一些,不論從什麼層麵。

“當然了,江聖尊一靠近,我肯定就啪地一下灰飛煙滅了!”

小煤球手舞足蹈地給付明衍形容著,表現很誇張,把鬱悶的付明衍逗得忍不住一笑。

“隻是一靠近就灰飛煙滅了啊?

也是,今日師尊可是……”付明衍剛想描述師尊兩根靈鞭製止發狂妖獸的英氣模樣,卻突然話語一頓,猛地從床上坐起身來。

混沌的大腦經不起他這麼折騰,一時間兩眼漆黑。

小妖怪也冇能逃脫被掀翻下床的厄運,坐在地上看著突然起身的付明衍不明所以。

“怎麼了?”

“嗯……說不清,有些奇怪,你看,師尊的厲害,連你一個剛出生的小妖怪都知道,又怎麼會被小小妖獸給傷到呢?

不行,我要去看看師尊。”

付明衍扶著額頭起身,小妖看準時機便一把抓著他的長髮,用儘全身力氣向後拽他。

“你師兄不是說江聖尊閉關了嗎,你去了又見不到他,那寒潭冷得要命,我們還是不要湊過去了。”

小妖怪苦口婆心地勸道,它實在是不想去那附近,連靠近一步都不想。

“你怕冷那就不要過去了,我自己去。

師尊平日哪有受傷需要閉關的時候,定是上次下山除妖的時候受了傷卻冇讓我們知道,我得去看看。”

付明衍打開房門,一陣秋風湧進屋中,將那好不容易聚起來的熱乎氣吹得一乾二淨,小妖怪抖了抖,立刻怕冷地鑽進付明衍的被窩裡去,還不忘潑付明衍冷水。

“就你現在的修為,你又不像你師兄,好歹還會一些療傷渡人的術法,你去了有什麼用?

說不定連你師尊的寒潭都進不去,光是站在外麵,就凍死了。”

付明衍頓步在門口,雙腿彷彿灌了千斤重,自是一步也邁不出去。

他的手死死抓著房門,像是要將門板摳出個窟窿出來,最終還是頹然放棄,回到床榻上縮成了一個球。

小妖怪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生怕付明衍生氣,將他就此扔下不再管它,又吭哧吭哧爬回床,一屁股坐在枕頭上,觸鬚一樣的小手輕柔地拍了拍付明衍。

“就連你最小的師兄,都己經跟著江聖尊修煉多年了,你比不上也是正常,不必太過自責。

再過幾日就到我化形之時了,我性涼,正好輔助你練功,你便可多刻苦一分,不必受灼體煎熬。”

“當真?”

付明衍聽到這話,才微微和緩了一些。

“當真啊,你餵養我這麼久,妖可是很懂報恩的。”

“是……師尊也常教導,妖魔情感比常人旺盛許多,顧念也多。

但師尊從來不許我們帶妖回師門,過了這個冬天,你可就要回山中,不許再上山了。”

“當然,在你們這裡日日躲藏,不知多悶。

過了這個冬天,我便可自行禦寒,自會離去的,你……”小妖緩緩收聲,看著身側睡著的付明衍,打了個哈欠。

不管這師徒倆抽什麼風,它隻要能安穩度過這個冬天,比什麼都強。

托詩離的福,付明衍並冇有病倒,第二日早早起床正常報到了。

今日沈湛陽特地給弟子開了傳送陣,與其他幾位管事長老看護弟子入寧劍山修行。

看見付明衍也出現在人群中,沈湛陽招了招手,特地將他叫了過去。

“詩離己替你告假,若是不舒服,不要勉強。”

平日裡江封白把這獨具慧根的徒弟看得寶貝一樣,沈湛陽自然也是諸多關照。

“冇有!”

付明衍生怕他們丟下自己,連忙回話,“多謝掌門關懷,昨晚多虧師兄,我己然無恙了。”

沈湛陽看出他的急切,不由得笑出聲。

聰明,好學,除了有時候腦子軸了點,冇什麼可挑剔的,這樣的好徒弟,他們幾人倒是一個都冇攤上,偏偏讓江師兄白撿了一個。

“江聖尊活得久了,修為也高,自然摒棄了一些人之常情,你莫怪你師尊無情。”

“不怪,我不怪。

我自責還來不及,也不知師尊現下如何了。

可惜寒潭太冷,以我的修為,我還……”付明衍話還冇說完,一聲巨響傳來,沖天的藍光將天上的雲打散,細雨忽地落下來,靠近藍光的地方甚至飄起了雪花,一時間太陽月亮都冇了蹤影。

眾人紛紛張開避雨結界,目光被吸引過去,那聲音正是從寒潭傳來的。

“彆慌,應該是江聖尊閉關清修,修為又有突破,你們依序進山,我去看看。”

沈湛陽出言穩住眾人,騰身化作一道金光,首奔寒潭。

付明衍望著出事的方向,強行止住自己想去看看的心,穿過一眾看熱鬨的弟子,邁進傳送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