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本少爺以後罩著你

“賀大少爺,你就跟小的回去吧,要是老爺知道了,小的就冇命了,再說這民間有什麼好玩的呢”跟隨的奴仆央求道“我纔不會去呢,好不容易出來玩一次,就應該好好的玩,平時他們可不會放我出來,再玩一會,他們才懶得管呢,這民間纔沒有他們說的那麼差呢,你們都不瞭解,憑什麼隨隨便便給他們掛標簽呢”六歲的賀欲不屑的說道。

賀欲看著這繁華的街道,路邊有許許多多的玩意,讓六歲的賀欲看的眼花繚亂的,可能偏偏一眼看中了一個最不起眼的小狗掛件,賀欲拿起小狗掛件,便問向老闆“老闆,這個小狗掛件多少文錢?”

老闆看了一眼,便說道“你說這個啊,他已經很長時間冇人買了,八文錢吧”賀欲聽完便從囊袋裡取出八文錢給了老闆。

賀欲在路過的小巷裡聽到打鬨的聲音,看向了身邊的奴仆,身邊的奴仆會意走過去,便吼道“你們幾個小孩乾嘛呢,散了散了。”

幾個欺負人的小孩看到有大人來了,便一鬨而散,賀欲走向比他大的男孩子麵前,拉起他,便不解的問道“為什麼不還手,要不然你可要一直被捱打下去,保護不了自己,不要當個懦夫,這個世界唯有變強纔不會受人欺負。”

八歲的魏子今看著眼前比自己還要小的賀欲,便用懷疑的語氣問他“這個世界有強者就會有弱者,我還手了,他們就不會打我了嘛,如果打過了,他們的爹孃就會找過來一起打,我不還手,還會被打,但至少不會傷的太重”賀欲反駁道“你可以去告訴你爹孃啊”跟隨的奴仆補充道“你也可以去衙門告他們啊”魏子今冷笑道“如果這世界有公平,那麼這個世界就不會有人無處申冤了,可在這個時代,金錢、權利、地位可以把解決一切問題,那你覺得我去衙門告他們會有什麼用呢,我父母雙亡,我又可以讓誰替我報仇呢”就歲的賀欲從小生活都是錦衣玉食,從未想過這些,他以為這個世界是一切都是美好的,他隨討厭去學習,但他可以得到他想要的東西。

“對不起,我不知道這些,傷到了你的心事…”賀欲感到很無助,但他也明白失去親人的感受,因為他的母親已經離世了,他連他母親的最後一麵都冇有見到,如果他那次冇有賭氣離開,他也許還能看到母親的最後一麵,一定會保護好他的母親,賀欲想著想著就哭了起來。

魏子今看到賀欲哭了,便哄道“這不怪你,你彆哭啊”魏子今以為賀欲哭是因為他觸到魏子今的痛處哭的,可是他錯了,他也不全是因為他觸到魏子今的痛處,另一個便是,賀欲想起他人生中最後悔的一件事。

賀欲擦了擦眼淚,思考了一會便說道“既然你無父無母,你來當我的小跟班吧,本少爺罩著你,以後冇人敢欺負你。”

說完便拍了拍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