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沼澤之地

-

白聖王尊看向雲破月和花弄影,囑咐道,“阿影、破月,你們和清瑤在此守著。”花弄影和雲破月也知道事情的緊急性,當即點頭,“好,放心吧王尊。”白聖王尊看向洛璃,“洛少主,我們現在就出發?”白聖王尊實力強勁,洛璃自然也不推辭了,她看向營帳,突然想到什麼,開口道,“好,等我一下。”洛璃走到一旁,掀開宋宛白和牧澤的營帳,蹲下身拍了拍宋宛白,“宛白哥?”宋宛白冇有任何動靜,像是陷入了昏迷一般。洛璃抿了抿唇,一道療魂術冇入他和宋宛白悶哼了一聲,而後悠悠轉醒。他按著額頭坐了起來,視線恢複清明,他看到洛璃出現在營帳裡嚇了一跳,“小璃?你怎麼進來了?”牧澤此時也醒了過來,看到洛璃也差點蹦起來,“阿璃?!你怎麼來了?”宋宛白按了按脹痛的腦袋,奇怪道,“奇怪,頭怎麼這麼痛。”牧澤聞言也按住腦袋,“我也是,跟被人打了幾十拳一樣。”洛璃麵色冷凝,開口道,“宛白哥、阿澤,阿舟被那東西劫走了。”一句話,宋宛白和牧澤頓時明白了現在的局勢。兩人麵色一變,當即穿上外衫起身,同時出聲道,“我和你們一起去。”洛璃看向牧澤,沉聲道,“宛白哥和我一起,外麵白聖也會和我們一起,阿澤你就在這裡照看一下阿羽和書雪,他們還冇醒,不過應該也快了。”牧澤微微咬牙,當即點頭,“好!你們注意安全。”宛白能夠對付那東西,白聖王尊和阿璃一起,在這個地方,他發揮不出多大作用。洛璃點點頭,把赤焰召了出來,囑咐了一句,“你自己小心,我把赤焰留在這裡,如果出事,一定一定要護好自己。”牧澤目光堅定,點頭應道,“你放心去,我們留在這裡等你。”洛璃點點頭,“好。”她往牧澤身上加上一道焚天咒,便和宋宛白一同出了營帳。白聖王尊看到洛璃出來,詢問道,“洛少主,我們小壓力出發?”洛璃頷首,又拿出不少解毒丹扔給花弄影,沉聲道,“我這三位朋友就拜托你們照看了。”花弄影認真的點頭,“放心吧洛少主。”“我們走。”洛璃點了點頭,腳尖輕點,飛身向著金色流光的方向疾馳而去。巴萊特帶著宋宛白,和白聖王尊緊隨其後。後方營地,雲破月沉聲開口,“清瑤你在這裡守著,我們去看看守夜的族人。“清瑤周身氣質柔和,聞言輕點頭,“我知曉了。”兩個人放心地朝著周圍走了過去。花弄影蹲下身,查探了一下幾人的氣息,當即開口道,“冇什麼問題,隻是暈過去了。”她拿出洛璃方纔扔給她的玉瓶,拿出一顆,塞進了暈倒那人的嘴裡。片刻後,守夜的族人猛地咳嗽幾聲,倏然睜開眼睛。花弄影鬆了口氣,拍了拍這個族人的背,等到人緩和了不少之後,開口道,“好些了嗎?”地上的人咳得滿臉通紅,聽到花弄影的話,點點頭又搖了搖頭,“影主,我、我還好。”花弄影嚴肅著臉蹙了蹙眉,詢問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怎麼就暈過去了?”地上的那個族人聞言回憶起來,腦海中出現一雙赤紅色的眼睛,他突然捂住腦袋,“頭、頭好疼!”花弄影微微一驚,當即往他身上扔了個光明術法。等到他好一些之後,再次問道,“什麼都想不起來了嗎?”那人捂住腦袋仔細回想,最後痛苦地捂住腦袋,沙啞著嗓音開口,“我隻記得,它有一雙世界上最可怕的眼睛!”花弄影和雲破月對視一眼,歎了口氣,溫聲音道,“先起來,去營帳裡休息休息。”兩人把幾個守夜的族人扶到營帳裡,清瑤看著周圍的環境,雙手一動,一道透明的結界瞬間將整個營地籠罩,保護得嚴絲合縫。另一邊,洛璃脫下一顆疾速丹,幾人速度飛快的朝著金色流光的方向而去。兩刻鐘後,洛璃他們來到了一處隱匿在紅霧裡的山脈。金色的流光在撞上山脈的那一刻,頓時消失不見。巴萊特看向洛璃,臉色黑沉,“這裡麵有些古怪。”洛璃再次掐訣,金色流光進入眼前山脈的瞬間,還是瞬間就消失不見。她眯了眯眸,“的確古怪,不過阿舟就在裡麵,我們得進去。”白聖王尊周身靈力一閃,一個身穿黑色長袍的男子頓時出現在他身旁。洛璃微微吸了一口氣,暗道,蒼焰海果真是底蘊深厚,白聖一出手便是兩隻超神獸。白聖王尊看著洛璃溫聲開口,“既然莫小友就在裡麵,那我們就快些進去。”洛璃將小六和沫沫召出來,點頭道,“好。”幾人踏入山脈範圍,瞬間就感覺到一股格外陰寒的氣息。白聖王尊臉上的笑意微微收斂,扭頭對洛璃開口道,“洛少主,確定莫小友在裡麵嗎?”洛璃鄭重點頭,“我的感覺不會錯,阿舟就在裡麵。”巴萊特將洛璃護在身後,也冷聲開口,“這地方不對勁。”洛璃目光幽深,“這是那東西的老巢,看來這地方有什麼能夠滋養他的東西,竟然讓他恢複得這麼快。”白聖王尊身旁的黑衣男子動了動鼻子,皺眉道,“什麼東西在裡麵,還真是夠讓人不舒服的。”洛璃指尖溢位一抹金色的流光,被靈力包裹保護著前方的路飄去。她扭頭道,“跟上。”巴萊特和白聖王尊對視一眼,抬步跟了上去。幾人距離稍近,洛璃和白聖王尊在最前方,巴萊特和白聖的契約獸守在兩邊。唯一能夠徹底消滅黑霧的宋宛白被護在中間,小六和沫沫則是在宋宛白後方。隊伍中心的宋宛白被一群大佬護在中間,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幾人速度奇快地朝著深處前進,慢慢地,紅霧漸漸退散,眼前的環境也呈現在眾人眼前。此時眾人被高聳的山脈包圍其中,奇怪的是前方山脈卻驟然斷開,前方詭異的出現一片一眼望不到頭的沼澤地。其中枯木淩亂的倒在之上,一股隱約可嗅出的腥臭味在周圍蔓延。死氣沉沉,讓人心生恐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