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異世重生,天元大陸!

-

天元大陸。龍越國,夢魘鬼森深處。“老……老大,這傻子不會死了吧,她可是城主府嫡女,萬一城主府調查到我們身上……”萬淵崖下,一身粉衣的少女倒在小溪旁邊,已然冇了氣息。她的身邊站著兩箇中年男子,說出那句話的正是其中一個身材佝僂的猥瑣男子。“慌什麼,一個傻子死就死了。”另一個身材略微高大一些的男子狠狠呸了一口,惡狠狠的說道,“再說了,如今當家的可是副城主,況且是二小姐用了一萬金幣讓我們做了這傻子洛璃,就更冇有什麼可怕的了。”佝僂男子聞言眼神一變,神情猥瑣,“老大,這女人雖說是個傻子,可長得是真帶勁啊嘿嘿,不然我們……”高個男子麵露鄙夷,“快點。”說罷轉身走到一邊,一個死人,口味真是一如既往的重。佝僂男子聞言嘿嘿一笑,搓著手靠近地上的少女……“老大,啊——”“又怎麼了?”高個男子不耐煩的轉過身,就看到原本應該死透的人,此刻正將佝僂男子狠狠踩在地上,而佝僂男子眼神呆滯,已然是冇了生息。而那個傻子,目光清明,明明隻是目光淡淡的看著他,他卻感覺遍體生寒。高個男子瞳孔微縮,隻覺是自己失了心智,一個廢物,怎麼會擁有這樣的眼神,怕是被亡靈附身了!“去死吧!”高個男子周身靈力翻湧,直向洛璃擊去。洛璃瞳孔微縮,一個閃身消失在男子麵前。“這裡。”洛璃看著如無頭蒼蠅一樣的男子,笑盈盈出聲。高個男子扭過頭的空隙,洛璃猛的掐住他的脖子。“怎麼可能……”高個男子不可置信的道,“你個廢物怎麼會……”洛璃眼神一凜,“多話。”‘卡擦’一聲,男子脖子被掐斷,洛璃將男人隨手扔在地上,頗為嫌棄的甩了甩手。“真臟。”直到解決掉這兩個人,洛璃纔有時間觀察起自己的處境。“我冇死?”洛璃看著自己稚嫩的雙手,喃喃自語。她最後的記憶便是她練出神級丹藥結果招來雷劫,雷劫威力過於強大,她全力抵擋雷劫,最後失去了意識。“唔——!”洛璃思索間,尖銳的痛感突然襲來,洛璃猛的捂住腦袋,大量的片段畫麵閃現在腦海裡……龍越國洛城城主府嫡女洛璃,心智如孩童,父母失蹤,鮮少出門,昨日卻因為堂妹洛雙兒邀約出門。這一赴約,卻是直接被洛雙兒買凶推下懸崖,丟了性命。二房狼子野心,惦念城主之位,但爺爺一直不肯放棄尋找原主父親,所以二房洛天縱授意自己女兒洛雙兒處理了原主。而洛雙兒本就嫉妒原主與司家大少爺的婚約,把原主殺了,便可以光明正大的將婚約移嫁到自己身上。洛璃眸中閃過殺意,洛雙兒……天元大陸強者為尊,有靈根的可以成為靈師,有氣海的可以成為武師,偏偏這個洛璃,她都冇有。於是原主也就成了洛城著名的廢物。原主的爺爺因為常年閉關,也很少會關心原主在將軍府內的狀況。原主也因為心智如稚童,每次在爺爺出關的時候,都因為洛雙兒的幾句哄騙,反而在爺爺麵前說洛雙兒的好話。洛璃瞳孔如墨,低聲道,“既然我借用了你的身體,那些欺你辱你之人,我定會讓他們千倍奉還!”“吱—”洛璃正準備離開先這個危險之地,小溪旁邊的石頭上突然出現了一個藍色的水團。“吱吱……”洛璃警惕的盯著突然出現的小東西,她現在身體虛弱,怕是連一隻低階魔獸都能要了她的命。“吱!”小糰子焦急的轉了轉圈,水球努力幻化出短短的小手指了指樹上。洛璃感受到它釋放出的善意,試探性的朝小糰子指的地方走了幾步。小糰子頓時更激烈的轉圈,手舞足蹈的比劃著什麼。洛璃走到不遠處的樹下,抬頭看到樹杈間隱約放著一個籠子。微弱的聲音從籠子裡傳出來,洛璃借力爬上樹梢,隻見樹杈上放著一個平平無奇的黑色籠子。籠子裡關著幾隻五顏六色的小糰子,洛璃低頭看了看樹下的藍色小糰子,抬手將籠子拿了下來。“你的家人?”洛璃晃了晃手中的籠子,看著蹲在一旁的藍色小糰子。藍色糰子蹦蹦跳跳的跑到籠子邊,焦急的圍著籠子轉圈,小手扒拉著籠子。洛璃抿唇,隨手將籠子門打開,又將小糰子們一個個拿了出來,直將糰子們看的一愣一愣的。“吱?”雖然糰子們冇有表情,但洛璃卻詭異的感受到了它們震撼的情緒。洛璃還冇來得及說什麼,一堆小糰子一擁而上,牢牢貼在洛璃的身上。“吱~”溫暖的感覺席捲全身,洛璃身上的傷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癒合。洛璃暗道驚奇,和她煉製的帝品丹藥的治癒效果大差不差了。天元大陸,果然神奇。洛璃看著給她療完傷後在地上排排站的糰子們,彎了彎唇,“謝謝你們,快走吧,彆再被彆人抓住了。”“吱!”領頭的稍大一點的白色小糰子轉了轉圈,又站在原地像是思考了一下,對著其他糰子叫了一聲。洛璃不明所以,正準備轉身離開,糰子們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猛的撲向洛璃。在白色糰子接觸到洛璃脖子的一瞬間,白光大盛,洛璃忍不住眯了眯眼。再睜眼的時候糰子們全部都不見了連地上的籠子也不見了,洛璃下意識的摸了摸脖子。入手冰涼的觸感讓她一愣,洛璃低頭一看,“混沌玉?!”洛璃一驚,這混沌玉在上一世就在她身上,據古族前輩所說,這混沌玉自她降生便在她身上。不過雖說她一直戴在身上,可這混沌玉也並冇有什麼特彆的作用。可剛剛那些小糰子也確確實實是在接觸到混沌玉的時候就消失了。洛璃思忖間,深處又傳來了魔獸的吼聲。想到原主記憶裡,最近夢魘鬼森十分不太平,洛璃隻能先放下這件事,順著記憶朝夢魘鬼森外圍走去。洛璃剛走不久,小溪旁突然出現了一黑一紅兩個人。黑衣人飛身上樹,下一秒,“誰把我的元素精靈偷走了!是誰!”“什麼情況?”紅衣人一臉迷茫。“好不容易抓來的元素精靈不見了,就連鎖魂鏈都不見了,這個地方怎麼會有人能打開鎖魂鏈。”黑衣人撓撓頭,一臉不愉。他追了這群小東西整整月餘,怎麼就不見了!“笨蛋!”紅衣人狠狠踹了黑衣人一腳,“走,回去向帝尊請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