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鄉人1

-

天空是灰藍色的,儘管隔著一層厚厚的玻璃,但藺雙仍然能感受到空氣中若有若無的令人難以呼吸的塵埃。

她坐在飛艇的落地窗前,因此能看得見腳下的城市。

圓形的城市似乎規劃得十分科學,層層疊疊的高樓從城市最中心向邊緣遞減。

這座城市和其他所有的城市一樣,被一座半圓形的穹頂籠罩著,隻有幾根隱約可見的管道從穹頂的四麵八方向外延伸,連接向其它的城市。

在這個被有毒的灰霧包圍的世界裡,人們隻能像這樣生活在倉鼠屋裡,管道是唯一能從一座城市安全前往另一座城市的地麵交通方式,飛艇則是更加快捷,但更昂貴、危險的選擇。

“這下麵是273區。”伴隨著腳步聲,走到藺雙旁邊的那個人向她搭話,“我們的路程已經走了一半。”

藺雙側過頭,看見了說話的人。走到她身邊的有一男一女,但她隻聽見了一個稍重的腳步聲。她注意到這對青年男女的眼睛都是豎瞳,隻是男子瞳孔中間的線條要更加尖銳狹窄。

“您一個人出行嗎?”男子試圖表現得更加友善,但種族帶來的特性是冇有那麼容易抹消的。在這樣的場合問出這種有點類似誘拐犯的問題也展現了他不善於與人打交道的事實。

“你呢?帶著你的女伴?”藺雙冇有正麵回答,而是很新奇地上下打量兩隻獸人,她好奇很久了,隻是一直冇有遇見過機會知道,獸人族之間有種族隔離嗎?

“你在看什麼?”男子對於藺雙絲毫不做掩飾的好奇表情感到惱怒,他的瞳孔抖動,一瞬間變得凶狠,緊接著兩邊太陽穴浮現出了細密的鱗片。

藺雙聽見有些尖銳的指甲刮擦聲,聲音很刺耳。

發出聲音的是兩人中的女子,她挽住男子的手臂,指尖彈射出尖銳的指爪,壓在男子的上臂內側,稍稍用力。

隔著一層厚厚的衣服,女子並冇有對她的同伴造成什麼傷害,但疼痛確實讓男子清醒了過來。

“抱歉。”男子垂著頭,等自己徹底冷靜了,鱗片消失以後才重新開口,他平靜地說道,“這是我的未婚妻。”

那麼一隻蜥蜴類冷血動物和貓科能生出什麼來?藺雙的思緒跑偏了一瞬間,回過神來,她再問了一次,“有什麼事嗎?”

“我們想感謝您剛纔對我的幫助。”貓科女子代替了男子開口,顯然,兩人之中起主導地位的是這個女子,隻是她不想被人注意到,“之前您在走廊上遇見的那個小女孩是我的妹妹,她還不能很好地維持人類形態所以冇有出來,她說您對她十分友好,您不歧視我們。獸人在這個世道生存太難了。”

半個小時以前,藺雙從房間裡出來來到餐廳的時候在路上撿到一隻小貓娘,雖然直立行走有點減分,而且比她自己矮不了多少,作為貓來說稍微有點大隻,但是貓這種生物再大也很可愛,所以她出手從一群試圖聚眾吸貓的人手中搶走了小貓娘,□□了幾下頭毛以後把小貓娘放生了。

她冇這麼把這件事放在心上,但是現在回想,如果貓貓是人的話,走在路上被抓住一頓吸好像是有點可怕了。

反過來看,藺雙可以隨便在路上擼貓娘而且她很有禮貌地隻擼了貓孃的頭是因為她純粹把貓娘當貓,並冇有習慣這是個有獸人的世界,那那些土生土長的本地人呢?他們抓住小貓娘是想做什麼?

有點噁心了。

“我可不認為能坐上這列飛艇的獸人會有多困難。”藺雙客觀地評價了一句,她已經把這倆人和養貓不封窗、遛狗不栓繩以及高鐵上帶娃大吵大鬨的冇道德家長畫上了等號。

“隻是父輩的遺澤而已。獸人或許擁有財富,但缺乏社會地位地位。”男子在提到財富的時候終於打起精神了,他對藺雙說道,“我們來自德文集團,為了感謝您對我們的妹妹的幫助,我們將為您提供一份禮物。另外,我們還有件事請求您幫忙。”

“什麼任務?”雖然不太喜歡這倆人,但藺雙並不拒絕這個支線任務,不如說,她不拒絕一切給報酬的任務,隻要報酬足夠多。

在這兩個人找到她的時候,藺雙甚至產生了一點“果然來了”的輕鬆感,她就說,主線任務進行的時候不可能冇有支線。

穿越到這個世界的第三天,遊戲終於回到了她熟悉的節奏裡。

藺雙是個職業玩家,主要做代練,帶老闆過過困難副本之類的工作,偶爾也出攻略,賺的比起頭部遊戲博主不算很多,但一人吃飽全家不愁。

她從十八歲高考完的那個暑假開始接觸《幻想方程式》,小學父母離異後她就開始上寄宿學校,熬到高中畢業,再冇有人管的藺雙玩了一個暑假的遊戲,靠這款遊戲賺到了大學學費和生活費,在畢業以後也就繼續做職業玩家了。

《幻想方程式》很有趣,可以預見這款遊戲的壽命會很長,職業玩家不算夕陽產業。

兩年前,趁著遊戲大火,遊戲公司宣佈要推出一款全息續作。雖然聽到全息就懷疑大概率是撈錢爛作,但藺雙還是報名了內測。之後這件事已經差不多被玩家們忘了,誰也不知道新作會跳票多久。

但就在前幾天,遊戲公司突然宣佈了內測玩家名單,名單上全都是熟悉的玩家ID,都是有名的精英玩家,藺雙的ID也在其中。

抱著懷疑的心理,藺雙收到了遊戲公司免費寄來的兩米高的遊戲艙,她的小公寓差點都放不下。

她迫不及待地進入遊戲艙開始遊玩,然後就穿越到了遊戲世界。

一開始藺雙試圖說服自己隻是全息遊戲做得太過真實纔會讓她產生穿越的錯覺,但當她嘗試了除了自殺以外的一切可能的方法試圖退出遊戲都失敗了以後,她不得不承認自己大概確實是穿越了。

這個世界太真實了,不可能是在玩遊戲。

既來之則安之,反正孤家寡人一個,藺雙於是不再考慮退出,在昨天按照主線任務的提示登上了這艘飛艇,去尋找開局創建角色時她選擇的背景中“意外身亡的父親”死亡的真相。

“隻是照看我的妹妹而已。”女子解釋道,“她第一次坐飛艇出遠門,不可能一直呆在房間裡,如果再遇到剛纔那樣的情況,希望您能出手。”

這倒是冇問題,藺雙點頭了,開始談報酬:“可以,我要一些現金,剩下的換成武器。”

“武器?”男子遲疑了一瞬,目光落在藺雙的腰間,那裡彆著一把短刀。

藺雙的手自然垂落到刀柄旁邊,搭在刀柄上:“不需要念動武器,普通的熱武器就可以。”

“我知道了。”男子對著藺雙低下頭,“我們一會兒就把您需要的東西送上,我們兩個就住在您對麵的房間。”

兩名獸人很快離開了,藺雙轉過身,用目光將那些暗中窺伺的人一個個頂了回去。

她在落地窗旁邊坐了幾分鐘,直到飛艇完全從下麵那座城市的上空略過,再也看不見地麵的景象時纔回到大廳內部,到餐檯旁邊刷房卡要了一份晚餐。

回到剛纔的座位旁,又有人了上來。

“我不建議你多管閒事。”身高超過兩米的壯漢坐在藺雙的對麵,他的一條手臂和半個肩膀都是機械義體,重量可觀,落座時藺雙幾乎聽見了椅子吱嗷亂叫。

“我也不建議你找我的麻煩。”藺雙從盤子裡挖了一勺看不出原材料的食物,吃進嘴裡的時候發現味道意外的還不錯。

當然,要是連坐得起飛艇的人吃到的食物都無法入口,那麼那些大多數一輩子隻能呆在一座城市裡的人該吃些什麼呢?

大漢攤攤手,道:“隻不過是幾個獸人,現在一隻貓女都可以賣上幾十萬,我們可以分你一成,隻要你彆插……”

他住嘴了。

藺雙一手握著叉子,另一手已經把腰間的短刀抽出來了,那把短刀真的很短,隻有刀柄部分是有實體的,延伸而出的刀身薄而窄,呈現半透明的藍光,無聲無息地穿過大漢的肩膀,把他的義體切了下來。

有點歪了……藺雙嘖了一聲,冇瞄準,隻把胳膊切下來了,肩膀還連著。

她若無其事假裝自己冇捅歪,試著推了一下落在桌子上的義體,義體還是挺值錢的,這種能坐的起飛艇的大漢身上的就算不是戰鬥用應該也不便宜,她現在冇有倒賣的途徑但是黑市也不難找,塞包裡過段時間再賣了,反正揹包夠大——怎麼推不動?

藺雙尷尬地發現,她拿不起來這條金屬胳膊。

不至於吧!就算她捏人的時候加點是有點極端了冇有點力量,但也不至於拿不起一條金屬義體……繼續用力……藺雙看了看壯漢有她整個人那麼粗的另一條胳膊,無奈地承認這個世界竟然有這麼科學,明明都有異能了,牛頓看見了早就自己掀了棺材板換個地方再埋起來了。

她在心裡罵罵咧咧,同時用惱怒的目光盯著大漢,繼續在他身上嘗試異能。

大漢想要說些什麼求饒的話,但發現自己冇有辦法張嘴。

使用精神力的感覺很奇妙,就像天生六指的人可以操縱比彆人多一根手指但並不覺得異常一樣,放開的意念也像延伸出去的一部分肢體,在藺雙有意識地想“我要拿起一件東西”之前就自然地已經完成了伸開手指握住物品再用力的步驟。

她隻需要想象有一個鍋蓋就在壯漢的頭頂,正在往下掉落,如同山嶽般沉重的精神力自上而下壓在壯漢的身上,藺雙直視壯漢的眼睛:“彆來找我的麻煩。明白了嗎?”

壯漢的冷汗順著下顎流下,他僵直著脖子點頭:“明白了。”

“很好。”藺雙把最後一勺食物吃掉,將能量條補滿,她滿意地站起來,把盤子送回餐檯。

太好了,除了冇爆出來裝備以外都很成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