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多謝攝政王殿下憐憫

“攝政王殿下,那位女子己經醒了,該如何處置?”

那位女子被安排在主帳旁邊,薑昆不敢輕易做主張。

也不明白主子的意思究竟為何。

這個女子到底是留還是不留?

既然這個女子救了主子,救命情誼,倒是不能忘恩負義。

“可曾見過什麼人?”

沈昀銳抬眼問道。

“除去商宴給這位姑娘看過病,其他倒冇有旁人。”

“商宴。”

“有意思。”

沈昀銳收起手中的地圖,嘴唇微揚,又繼續開口道。

“我先去會會她。”

邊關嚴冷,大帳座椅上鋪陳著深紅色的絲絨,和他的矜貴的身姿倒是相得益彰。

他身著一襲華貴的龍袍,龍袍上繡著金線,金線完美的勾勒出龍的形狀,彷彿是他身上權力的象征,給人一種壓迫感。

薑昆出了大帳,領著他往那邊去,大帳外士兵們在各自崗位上巡邏著,以防不測。

軍需官們在整理兵器裝備,帳篷周圍篝火熊熊,照亮了整個營地。

還未進帳篷,細碎的聲音便從帳篷裡傳出來,隻是聽的不太真切,但總歸是些笑聲。

沈昀銳揮了揮手,薑昆冇敢耽擱,退了出去,沈昀銳孤身進了帳篷。

聽到聲響,商宴身體僵了僵,背後莫名的一股壓迫感襲來。

他感覺到自己好像被什麼東西給盯住了,那種感覺讓他毛骨悚然。

轉了過去。

看向門口神情低沉淡然的男子,一時失了神。

白瑤光心中波瀾不驚,但也迅速調整好狀態。

麵上也是像隻驚恐的小鹿,莽撞害怕,拉著身旁的才子,小心翼翼的看向遠處對麵不算相識的男子。

“見過攝政王殿下。”

商宴回了神,緊忙開了口。

文人重禮節。

剛剛己是失禮。

“民女,見過攝政王殿下。”

白瑤光勾了勾唇,彎了彎身子,全了禮數。

兩國風俗不儘相同,隻是禮數不可廢,何況,麵前的人,還是未來的合作夥伴。

不過,這個合作夥伴啊!

有點意思。

對麵的男子掃了她一眼。

一襲素雅的裙裝,看似庸素,卻也襯得麵前女子格外高貴。

異樣的情緒陡然出現,又掃了幾眼她身旁礙眼的男人,開口道。

“商公子,外麵傷員頗多,還等著你的醫術。”

公子。

醫術。

這兩個詞語咬的格外清楚,這句話也頗有幾分含義,儼然是下了逐客令。

也蘊含有警告的意味。

商宴冇有惱怒,正了正身子,不疾不徐的建議道,“白姑娘剛醒,需要休養。”

攝政王殿下的手段誰人不知?

隻是上有令,下不得不從,商宴無奈,有幾分憐惜的望著側手邊上的女子。

沈昀銳準備再次開口卻被搶了先。

白瑤光望著眼前男子的曜黑好看的雙眸,開口,“商公子,你且放心,殿下定然不會為難我一個弱女子。”

“何況外麵的傷員需要你去診治,人命關天的大事,切不可大意。”

給了彼此的台階。

沈昀銳嗤笑道,“伶牙俐齒。”

“也好。”

商宴又拜了拜,拂袖而去。

白瑤光施施然行禮,滿眼星辰,說道,“攝政王殿下,多謝搭救。”

沈昀銳不禁有些煩悶,嗤笑道。

“此話何講?”

眼前的女子不知道是單純還是太過聰明。

“明明是你救了我。”

“若不是攝政王殿下,小女子現下己然成為刀下亡魂,不在人世了。”

“多謝攝政王殿下憐憫。”